现实主义题材遇上浪漫主义情怀——《我不是药神》距离伟大只差一步

纪念版
2018-07-07 03:08:0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不是药神》是优秀和成功的电影,她很好地引起了观众的共鸣和社会的关注。但这部电影也有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妖魔化药厂,让现实中没有过错的药厂成了众矢之的。我能理解创作者是站在当时那些患者的视角,在他们的视角里药厂的定价确实是残酷的,远比没有希望更残酷。在这一点上电影并未欺骗和捏造,但确实回避了部分事实。有人认为妖魔化药厂是审查需要,为了降低政府在其中的责任,我觉得根本不存在这个效果,同时也相信创作者应该没有往这方面去考虑。我认为创作者之所以会如此处理是浪漫主义的创作习惯造成的。 由于《药神》改编自真实事件,普遍认为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电影,就连创作者自己也这样声称,于是才有人拿新闻报道的道德标准去质疑。但我认为虽然题材是现实主义的,这却是一部带着浪漫主义情怀的电影。浪漫主义倾向的创作者在表现现实的时候,视角更主观、观点更理想主义。《药神》选择的视角便完全倒向了弱势群体,观点偏向个人英雄主义。 电影宣扬个人英雄主义是没问题的,宣扬勇敢、同情心和自我牺牲都是电影应该做的,但浪漫主义往往会有意无意地回避主人公最真实的人性。比如,徐峥所饰演的人物后半段转变是因为负罪感——他之前把代理权卖给无赖,赚了个服装厂,同时自欺欺人地认为不会出问题,结果却出了问题,在经历了探望王传君和王传君的死之后,这种负罪感让他转变;但徐峥的这一“原罪”在电影中并未被着重刻画,于是很多人认为他的转变是出于圣母心和义气。 如果能把吃火锅散伙那场戏再展开一些,让王传君们更多去追问徐峥退缩的真正原因,让徐峥当时真实的想法暴露的更多一些,让王传君们和观众们对徐峥的自私懦弱看得更清楚些,或许就会更逼近现实主义。这样一来,后面王传君临死也不去求徐峥,以及徐峥的转变,都会显得更合理。 另外,现实中徐峥这种人的转变应该是分两步的,第一步是赎罪,第二步是自我神话(享受当救世主的感觉)。电影里没有表现第二步,这样人物会显得更可爱一些,但也产生了两个问题: 一是使徐峥抛弃事业和儿子,义无反顾以身试法的行为过于超越普通人的觉悟了,让人不太相信。但如果有自我神话阶段,徐峥是不怕犯险的,因为他会坚信自己的行为无罪(我不赚钱还赔钱,何罪之有),同时也坚信群众会保护自己(老百姓都支持我,被抓了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这样他肆无忌惮才更合理。 二是让最后的法庭辩论变得毫无冲突和乏味。现在的电影里徐峥在法庭上迅速认罪,却又让人感觉他无罪,显得无力而自相矛盾,最后只能用长街相送来强行煽情。这和《辩护人》最后法庭激辩相比就显得非常单薄了。 试想一下,如果法庭那一场戏徐峥一开始拒不认罪,并且慷慨陈词,却被药厂律师指出徐峥之后布施的钱恰恰来源于之前乘人之危的盈利,同时他这种助长盗版的行为会破坏新药研发积极性,最终损害患者。徐峥如果能因此认清自己行为的潜在危害,在法庭上真心诚意认罪,反而会让这个人物更加高大和感人。在他出狱并还清了自己的罪,并得知自己当初的呼吁推进了医保之后,可以堂堂正正被封神。如此一来,既增加了结尾部分的戏剧张力,也让电影在反应社会现实时更为全面客观,更为明确正向的价值观引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痛不痒不情不愿地认罪,然后强行博同情。 浪漫主义的故事往往需要一个大反派,但现实中药厂的立场是没问题的,政府也没有故意要为难谁,但困境还是客观存在,矛盾还是异常尖锐,这种困境和矛盾本身就能成为主人公们斗争的对立面。《药神》无需妖魔化任何一方,同样会很有力量,甚至可能会更有力量。 我认为面对一切题材,现实主义都是更有力量的创作方法。创作者可以怀着理想主义、可以煽情,但如果把人物和事件过于浪漫化,反而会使理想失去正确的立场、使煽情变得没有基础和力量。 《我不是药神》看得我很激动,同时也深感遗憾,因为她距离伟大只差一步。浪漫主义情怀可以催生优秀和成功的电影,但如果再有现实主义的冷峻客观和对人性毫不放松的深挖死咬,可能就会诞生伟大的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