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选材,乏善可陈的表达

梦徽之
2018-07-06 23:12: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阵子我在一个初中实习,指导初二的心理学社的原创心理剧,剧本相当简单,讲一个原本成绩优异的学生因为父母关系不好而消沉,但最后渐渐振作的故事,故事本身乏善可陈,立意情节再老套不过,难能可贵的是表演的学生们还能俗上加俗,排练过程中一直提出要求:“给这个故事加点笑点吧!”“现在不够有笑点啊!”“爸妈吵架那里可以加!”……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我当时非常不解,想这剧本虽然立意并不高深独特,但至少线索是清晰的,想表达的东西是明确的,一个个人经历过不幸而振作的故事,与搞笑何干?但学生们的理由也是充分的,他们认为无笑点不成故事,无笑点不足以吸引注意力,所以提出许多匪夷所思的建议,譬如父母要由一对男生扮演,且其中一人可以故意装腔作势地女气,借此引人发笑。我当时觉得毫无意义,试图反对,但正如我不能理解学生们,学生们也不能理解我,所以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今天看我不是药神的感觉很相似,一个鲜明的主题,非要加一些毫无必要的渲染,并不能起到因反衬而更深刻的作用,反而让人浑身不舒服。

这部电影是真实事件改编,看完出来以后去查了当时的事件经过,发现改编的点不少,但也许我与编剧审美不

...
显示全文

前阵子我在一个初中实习,指导初二的心理学社的原创心理剧,剧本相当简单,讲一个原本成绩优异的学生因为父母关系不好而消沉,但最后渐渐振作的故事,故事本身乏善可陈,立意情节再老套不过,难能可贵的是表演的学生们还能俗上加俗,排练过程中一直提出要求:“给这个故事加点笑点吧!”“现在不够有笑点啊!”“爸妈吵架那里可以加!”……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我当时非常不解,想这剧本虽然立意并不高深独特,但至少线索是清晰的,想表达的东西是明确的,一个个人经历过不幸而振作的故事,与搞笑何干?但学生们的理由也是充分的,他们认为无笑点不成故事,无笑点不足以吸引注意力,所以提出许多匪夷所思的建议,譬如父母要由一对男生扮演,且其中一人可以故意装腔作势地女气,借此引人发笑。我当时觉得毫无意义,试图反对,但正如我不能理解学生们,学生们也不能理解我,所以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今天看我不是药神的感觉很相似,一个鲜明的主题,非要加一些毫无必要的渲染,并不能起到因反衬而更深刻的作用,反而让人浑身不舒服。

这部电影是真实事件改编,看完出来以后去查了当时的事件经过,发现改编的点不少,但也许我与编剧审美不同,确实没有发现有什么很大的改编意义。

譬如真实案件里的陆勇是一个企业老板,自身就是病人,代购药品是因为自己使用后觉得很好,所以在病友群内推广,而电影里的主角是一个开印度神油店的连房租也交不起的底层市民,想自己养儿子,父亲又生病,迫于无奈才去走私药品,起初只为了赚钱,后来才开始准备救人。

徐峥演的这个角色底层到什么地步呢?穷,长期对妻子家暴,离婚之后妻子改嫁准备移民,想把孩子也带出去,与主角协商,主角不答应,全然无视自己贫困的条件能否负担孩子的教育,只说孩子是我的,你不能带出去,对前妻询问的“孩子跟了你能做什么,以后继续卖神油吗?”无言以对恼羞成怒,殴打前妻泄愤,律师阻止也一样被殴打——这只是开头的故事,后来主角境况稍微好一点,和黄毛神父三个人打斗地主,黄毛不知道规则,分不清地主和农民,主角输了以后立即开骂,继而上去作势殴打黄毛——虽然没有真的殴打,但至少也掐了脖子打了头,至于后来,在有人解释之后继续要求白血病人摘口罩,在夜总会直接对人砸钱,各种境况不一而足,本性如何姑且不论,无甚素质是真的。

我当然也能理解影片这种设定的感动点,一个小人物,穷,没素质,打老婆,什么也不懂,只为赚钱,后来因为病人的境况可怜,因为曾经的朋友缺药而死,才改变了心意,重新冒着犯罪的危险,甚至自己贴钱,只为让更多的人活命,感动吗?好像也不是不感动的。

但是把一个身为病人的厂长改编成一个无病的底层人员,就真的更有现实意义吗?为了改善自己的家境去走私药品,但最终为病人的惨状所感动,于是开始全身心投入救人事业,这就一定比本身就是病人,了解情况,一直在生死之间挣扎的形象更现实更伟大更令人感动吗?或者退一步说,即便想要描写一个转变的过程,一个低素质的穷困人员就一定更丰满吗?贫困一定要以无素质来体现来表达吗?一个低素质的人的转变就一定比一个普通人的转变更令人感同身受吗?

除了人设的改编,结局也有改编,原案件的结果是检方不起诉,电影里是判刑三年,固然可以解释为原案件里的陆勇并未有盈利的动机,而影片里主角一开始却的的确确是在走私盈利的,判刑理所应当,但这个走私盈利也是影片改编导致的,那么又回到原本的话题,转变果真就比感同身受地助人更有意义么?

而说到转变,这影片里的转变也并不多么现实,生硬之处比比皆是。且不说主角一个将拖欠房租视作理所当然,家暴妻子当做家常便饭,动辄说得出命就是钱的人怎么可能一被感动就变成愿意一个月倒贴数十万来救人活命的好人,就说姓吕的病人生病了,妻子前来恳求主角,这与他决意前往印度买药有什么必要关系?紧迫到这种地步,你又不是没有钱,为什么不当地购买瑞士的专利药?难道不是为了后来的去世乃至站满走廊的病人促进主角的转变铺路?这电影感动点尽有,但都太过做作,非要把起承转合感动点都展现得一清二楚——且不是平铺直叙的展现,非得加粗加大用力展现,譬如结尾病人送行,现实里果然可行么,不过是为了让人感动罢了。

除了这些,电影本身的逻辑漏洞也大的令人吃惊。原案件里陆勇约人去了印度考察过制药公司是否真实存在,且他自己懂英文,所以一直在联络印度药厂,并帮助病友翻译与药厂的来往信件,销售药品的过程虽然未有详述,但总不至于如同影片这样的明目张胆,而且影片的主角甚至英文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能和药厂老板谈判,随随便便就能拿到代理权?后期运输销售几乎可说明目张胆,码头的运输船/车辆遮掩措施相当于无,任何从那里走过的人都能见到药品外壳的标志,虽然历来各种阴私污秽都是瞒上不瞒下,但到了这种地步还能瞒天过海,公检法的智商只怕也十分堪忧。

而即便抛开一切的改编问题逻辑漏洞,这部电影也依然只是一个可以看的水平,也许因为题材新颖深刻多加一分,再高实在是过誉。

说老实话,这个题材确实值得思考,引发讨论是必然的,但是作为提出讨论的电影本身,对这个题材的讨论广度和深度都实在太浅,影片的矛盾简单单一到令人尴尬,仿佛欧美制药公司便是恶人,蓄意谋财害命,而其他人都是无辜,值得同情。

放到现实里来,印度的仿制药是出了名的,便宜,效果也有,为什么?因为印度的医药公司都是圣人么?还是他们的医药研发水准就比欧美强那么多?欧美的医药上市,先研发药物,尔后动物实验,临床实验,再到通过相关政策,中间花费,说上千万美元都嫌小气。搞仿制药,研发经费几乎可以直接省略,价格自然可以商量。

说欧美原创药公司毫无溢价那自然不可能,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如影片一样,成为一切的幕后黑手,这种单一的矛盾甚至完全就是偷懒乃至无能力的表现,把一个明明有深度的题材又化为俗套的资本对立,化为贫穷的原罪,而便是说贫穷的原罪,影片对贫穷的反映和刻画也现实得有限,深刻的有限。

其实也能看得出来导演确实是想要表达一点东西的,主角的小市民身份,白血病群群主的钢管舞女身份,黄毛的背井离乡,吕姓病人的艰难求生,可惜这些表现的意图都太明显,反而令人有种无所适从的尴尬。

而分明是一个如此深刻的题材,又有完整的案例作为背景,却还是把众生皆苦的题材变成了一起欧美药厂高价坑害病人的简单批斗会,如此多的矛盾线索即使囿于现实不能全数展现,也总该留个印子,而不是把矛盾简单化单一化,把一个这么好的题材拍成一部中规中矩的意图鲜明的故事会,实在令人惋惜。

最后再多说一句,影片中的搞笑元素多的过头,还有许多地方特意用慢镜头背景音乐刻画出一个狂欢的气氛,作为笑点并不多么搞笑,要说黑色幽默又幽默地太明显,与最后的病友长街相送一样,有种导演用力在观众耳边大叫“这是泪点”“这里很深刻”“这里很现实”的感觉,令人不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