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主义不相信眼泪

肉丸子满地打滚
2018-07-06 22:31:15

我的家族,穷到了根子里。

2005年父亲患癌时,去往上海开刀。那时我初三,所以当时的艰辛与经济上的压力我尚不得知一二,都是将母亲的只言片语记在了心间。爸爸在医院等待手术排期,妈妈住在医院附近50块一晚的旅店,一个月的住宿就可抵上小城一月的工资。为了省钱,妈妈每天只吃一顿饭。但幸运的是,由于熟人的缘故,我们不必经历排队挂号的等待与忐忑,手术的红包是必不可少的,但家人都很感激,因为与主刀医生同是安徽老乡的缘故,父亲认为医生对他还是有照顾的。

后来外婆生病要长期吃药,为了省钱,一天要吃好几次的药,她一天只吃一次,有时甚至几天吃一次。

2014年母亲患癌,医生告知可能要做靶向治疗,保守估计要20w,全部自费,是家中全部的积蓄。我那年刚刚毕业,工作缥缈无期,人生举棋不定,父亲有了犹疑,和母亲之间也有了心结。最后当医生宣布母亲的检查结果显示并不适合做靶向治疗的体质时,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拯救了我的家庭。

所以当身边的观众眼泪涟涟,唉声叹气时,我一滴泪也没有流。

导演只告诉你病人吃不起四万块的正版药,但是他没有告诉你,2002年的中国,四万意味着什么,五千又意味着什么。

导演只让一个老大妈拉着警察的手,声泪俱下地讲述自己吃了三年的正版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他没有告诉你,当人被逼到贫穷的边缘,恨不得一片药掰作两片吃。

勇哥因为怕被抓而不再卖药,病人对他是不会有怨怼的,对那些路途上为你搭上一把手的人,你只会去感激、感谢。

他们不会吹瓶,不会淋雨,不会干一切哪怕可能一点点有损健康的事。

疾病与金钱也能照出一个人最真实的样子。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天真的小姑娘,幻想着善良便能获得额外的帮助,而现在,我已是一个成年人,慢慢懂得了这个世界。有些东西,只有当事者才能去讲述。很遗憾,一个上有老、下有小,且没有至亲患白血病的人,是不会仅仅出于善心就去干走私卖假药的事的。如果他会,如果他可以被自己的朋友打动而暂时抛却老父幼子,那么,他也不会是个打老婆的男人。

所以我没有什么好哭的。导演低估了中国老百姓的善良,也低估了中国老百姓的忍耐。他们沉默,只有当下与活着。

疾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它会让你看淡、看开,对那些无关痛痒,甚至触及原则的事情,你终不再愤愤不平,毕竟没有什么大得过生死。但它也会放大你本身恶的一面,猜忌、怀疑、暴躁、抱怨、诅咒。

我最振聋发聩的一句话,是张长林说的那句,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所以对这部片子,我其实觉得反映的东西是蛮浅的。保护专利的法律并没有错,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是事实,一旦患上大病,往往就拖垮一个家庭。不知道电影想说什么,我们签订了协议,就要遵守游戏的规则,发明家从来就不是慈善家。公共保障作为一只调节的手,一个格列宁被纳入医保报销,还有数百、数千个格列宁,随着医学的不断进步,新的“格列宁”也会不断出现。我不喜欢勇哥被审判时,辩护律师的辩护词,这世界有千百种人情,谁也不是万能的上帝,你同情了这个,就不能同情那个,总有那么些人,你是同情不过来的。所以,法外容情,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正严肃的文艺作品追问的,该是法律与制度。

不过最后为了过审的几句字幕,也说明了这哪里会是中国的《熔炉》,《熔炉》为你打破的,是文艺作品里虚假的温暖。《熔炉》要你正视,现实其实一点也不美好。

所以生命中没有经历过残缺的人,尽情去流泪吧,但只为电影痛痛快快流泪就好。因为,魔幻现实主义的当下,从来就不需要眼泪。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