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在阴沟里,我们也可以仰望星空

下次不会了
2018-07-06 看过

即使在阴沟里,我们也可以仰望星空 《我不是药神》讲述的是一个性保健药店老板,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通过走私印度仿制药“格列宁”,从而发家致富,生活剧变,但最终难逃法网的故事。 一、 生与死 病人患病,为求活命,买不起4万块一瓶的“格列宁”,只能购买印度仿制抗癌药。“我病了三年,四万块钱一瓶的正版药,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这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他才二十岁,他只不过想活着,他有什么罪!”句句刺心,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可还有一些人,活着也不是,死也不是,他们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就好像吕受益一样,他想过放弃,但是每次一看到自己的孩子,就不想死了,想活下去。电影的英文名叫《DYING TO SURVIVAL》,这也是社会底层实实在在的写照,毕竟我们如此顺从依附这个世界,世界却背叛了我们,活着真得很难!有时候生命是如此怪诞,任何的不幸都能置人于死地,可是当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们还是想活下去,就这么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因为即使在阴沟里,我们也可以仰望星空啊。其实,人活着就是为了希望,没钱的时候想着有钱,日子差的时候想着怎么能过好,没媳妇想着娶个老婆,分离的时候想着团聚,正是因为一个盼头,才让人有活下去的希望。正版药把白血病人关上最后一扇门时,勇哥给他们又开了一扇窗,一扇能活下去的窗,所以病人们都称他“药神”。就好像电影里既有救人于苦难的耶稣,也有正直慈善的印度母神卡莉,有时候正是痛苦叫人无师自通地相信有了上帝、相信神的存在,命运确实充满苦难,还是希望每个人一辈子都只有无伤大雅的烦恼,没有那种,只能把一切寄托于神明的无望时刻吧。 二、 情与法 格列宁在全球的定价,如此高昂,多少病人倾家荡产也负担不起,于是他们将希望寄托在程勇身上,寄托在他的走私药上。程勇虽然触犯了法律法规,但是一年多来有近千名的慢粒白血病人是通过他代购的药,保住了生命。 未经批准的印度格列宁,是法律意义上的“假药”,但程勇卖药又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到后期甚至自己贴钱帮助病友,那这样定罪是不是显得不近人情呢? 我们现在讲依法治国,而不是以法治国,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法律只是工具,而不是全部。有时候背离人民情感的法律并不能代表公平正义,因为法律本就有许多阴暗面,法律也存在着诸多缺陷。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当连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权利都受到威胁的时候,当他身后只有一条路—犯罪的时候, 他还能如何选择呢?情与法出现冲突,关键更是在于完善制度,完善法律,实时修正,真正做到让法律能够更多代表人民的意志力,让法律能够更符合人民的情感。最可怕的立法机构效率低下,人浮于事,官僚主义,机械主义。 三、 穷与富 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病人患病, 穷人买不起4万块一瓶的“格列宁”,只能购买印度仿制抗癌药,甚至还有更多更加穷苦的人为了不拖累家人而放弃求生的欲望,天价药其实更多刺激了穷人的神经,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利。中国真的有很多的穷人,但是比穷人数量更可怕的是贫富差距在不断拉大,我们常说不患寡而患不均,贫富差距最可怕的就是撕裂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正版抗癌药,在国内4万一瓶,有人说新药研发周期长,占用资源多,而且销售周期短,只有通过高价格、高收益才能弥补研发生产的支出,如果不保护知识产权,就会导致药品研发的企业越来越少,这其实是不尊重劳动,不尊重知识价值的行为。可是在80、90年代,物质才是大家原始的价值观,那时候大家基本都不尊重知识,只尊重物质。大部分人甚至政府会强调知识产权? 会打击国内盗版?的确,那时候大家都穷,观念没有转换过来。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有些人富起来了,开始强调尊重知识,尊重版权了,可剩下的那些穷人怎么办?经济基础才是根本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