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十八岁》:少年不识愁滋味,只因未遇有缘人

云飞扬
2018-07-06 看过

少年是人生最舒服、惬意、自适的时期,起码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如此,不要说高考是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剑,其实无论学习多好和多坏,高考对于人生来说,并非那么困难,很可能还是参与的最公平的游戏。对于秋水的人生来说,高中生涯更是快活,他还没有更多的烦恼、困惑和春风得意。郭麒麟在《给我一个十八岁》中诠释的秋水,就是标准的北京南城青年,生长在筒子楼里,在严厉的母亲和无可无不可的父亲共同关切的环境里成长,与邻居们打成一片,对于学习成绩无动无衷,整天寻思着各种基于本能和好奇的怪想法,自以为永远就是如此模样。在那个企业办社会的年代,这样的少年可以说是典型,不识愁滋味,即使有忧愁,也更多是单相思,至于相思的是谁,那就看周边有谁。

冯唐在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中在描述青春时写道:“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概念,一辈子的意思往往是永远”。跟冯唐的上一部小说《万物生长》相比,《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可以看作是其前传,主人公都叫秋水,《万物生长》写的是大学生活,后者叙述的则是中学生活的情爱断代史,记录作者在1980/90年代交接的北京最初接触自我的另外一面的感觉。青春校园情感剧《给我一个十八岁》就改编自冯唐的长篇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讲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秋水为首的一群中学少年,围绕友谊、爱情发生的一系列青春故事。

《给我一个十八岁》由丁伟执导,郭麒麟、王嘉宁、孙伟豪主演,梅婷、耿乐特别出演,孙方川、李砚、袁百梓卉等擦浴演出。《给我一个十八岁》与其他青春剧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没有过分浮夸虚幻的唯美式画风,也没有仅仅停留在几位角色间的嬉笑打闹与情爱纠葛上,而是呈现出了一个更为写实的青春状态,中学时期那些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成长和悸动所带来的烦恼以一种很真实的方式展现了出来,浪漫主义的幻想与现实主义的烦恼之间微妙的情绪也被创作者拿捏得恰到好处,也因此在观剧过程中给人一种强烈的代入感,让人觉得那就是自己曾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青春。

《给我一个十八岁》侧写了一个时代的成长,从传统到现代的转折。故事从暑假的无聊开始,秋水等人在发呆时听到有人喊“捉流氓”,一起奋力追击到流氓的老巢,三个小伙子终于有机会见识到五颜六色的女生内衣,在癫狂的迪斯科配乐声中,他们成为了被街道大妈活捉的“流氓”,谁让他们在内衣堆里舞蹈呢。少年开始认识这个世界,就是开始介入历史。耿乐和梅婷饰演的上一辈的恩怨情仇,是过去的青春冒险故事。与秋水和朱裳这代人即将开始的情关难渡,形成几番风雨上的对照。田雨和朱裳母女象征着有别于灰色工厂大院的“美”,她们别具一格的魅力令秋水等少年顿然感觉过去的人生失去了颜色。无处释放的荷尔蒙和妄想的青春展开了簇新的竞赛。本来虚度时光(虚无)的少年,从此进入了一种真正的忧愁时间。正所谓“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实在的本来面目终究要现出原形了,人生在世不称意与顾盼自雄之间,相隔的就是自我实现。学习、高考和追求,对于秋水和少年来说,都是一种积极上进的人生。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给我一个十八岁的更多剧评

推荐给我一个十八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