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细节见真情

磊磊氏
2018-07-06 18:27:3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暑期档,又一部国产现象级影片横空出世。《我不是药神》正式上映第二天就获得逼近5亿元的票房。从点映开始,《我不是药神》的观影口碑就呈现炸裂的态势,一夜之前,不管是媒体还是影迷,似乎都在讨论这个揭开现实世界最阴暗角落的良心佳作。

客观上来说,《我不是药神》的剧情老套简单,甚至可以说是万金油式的百搭套路,套用到大部分的国产剧情片中都能适用,但正是这样一部“没什么新意”的电影,在豆瓣上获得了近15年来国产电影的最高评分--9.0分,要知道,本世纪以来,只有三部国产电影达到这一高度。

《我不是药神》根据曾经轰动一时的“陆勇假药案”改编,揭露了一个隐藏在社会最阴暗角落里的圈子--绝症人群。这是一个最需要关爱,却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所幸,陆勇案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也促使他们的窘境得到一定的改善,不少曾让老百姓望而却步的“天价药”得以纳入医保。

电影前半部分充满了黑色幽默,让人在暗暗揪心的同时还能时不时的会心一笑,后半部则是情感的集中爆发,影厅中多次响起隐隐的抽泣声。

如果一定要说出《我不是药神》好在哪里,我觉得应该是无处不在的用心细节,这些小细节推动着影片的进程,不断丰满着人物形象。

...
显示全文

暑期档,又一部国产现象级影片横空出世。《我不是药神》正式上映第二天就获得逼近5亿元的票房。从点映开始,《我不是药神》的观影口碑就呈现炸裂的态势,一夜之前,不管是媒体还是影迷,似乎都在讨论这个揭开现实世界最阴暗角落的良心佳作。

客观上来说,《我不是药神》的剧情老套简单,甚至可以说是万金油式的百搭套路,套用到大部分的国产剧情片中都能适用,但正是这样一部“没什么新意”的电影,在豆瓣上获得了近15年来国产电影的最高评分--9.0分,要知道,本世纪以来,只有三部国产电影达到这一高度。

《我不是药神》根据曾经轰动一时的“陆勇假药案”改编,揭露了一个隐藏在社会最阴暗角落里的圈子--绝症人群。这是一个最需要关爱,却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所幸,陆勇案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也促使他们的窘境得到一定的改善,不少曾让老百姓望而却步的“天价药”得以纳入医保。

电影前半部分充满了黑色幽默,让人在暗暗揪心的同时还能时不时的会心一笑,后半部则是情感的集中爆发,影厅中多次响起隐隐的抽泣声。

如果一定要说出《我不是药神》好在哪里,我觉得应该是无处不在的用心细节,这些小细节推动着影片的进程,不断丰满着人物形象。

关于程勇

先从我们的主人公程勇说起,电影里的程勇和人物原型陆勇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现实中的陆勇从事服装进出口生意,事业成功,家境殷实,因为自己患有慢粒性白血病才走上求购、代购药物的道路,最终法院综合多方考量,判定陆勇无罪,让他得以免受牢狱之灾。所以在陆勇看到电影样片之初是充满抵触的,他担心不明真相的群众会对其产生误解,在经过反复沟通和思量后,陆勇才接受了导演和一众主创在艺术上的再创作。

正如前文所说的,程勇心路历程的变化其实简单直接,无非是生活所迫中的铤而走险、威逼利诱下的自我沉沦、良心拷问后的幡然悔悟, 倾尽所有式的自我救赎。但不可否认的是,面对那样一个徘徊在生死之间的特殊群体,程勇所面对的抉择与思考,同样触动着荧幕前的观众。

其实程勇根本不是个当罪犯的料,他胆小、窝囊、优柔寡断,有点小钱就飘飘然得不知所以,最开始靠卖药挣钱,能不被抓,完全是靠运气,在这一点上程勇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相反,那个卖假药卖了十几年的张长林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不过这个我们稍后再谈。

在涉足售药行业的短短半年里,程勇见到了别人一辈子也看不到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生命的逝去,本是再平常不过的自然法则,但是轮到自己头上,谁又能轻易放弃生的希望?而程勇就是他们的希望。

关于程勇,有几个耐人寻味的小细节。在最开始拉牧师入伙时,他满嘴跑火车,尽扯一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鬼话,也就是性格温文尔雅的牧师会着了他的道,换做别人,或许早就大棒子轰出去了。可是程勇没想到,这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却成了他自己的真实写照。

当程勇专程到印度,为病入膏肓的吕受益购买药物时,遇到了印度当地灭虫的队伍,在缭绕的烟雾中,两尊狰狞的佛像从他面前经过,那个提着人头的佛像叫玛哈卡莉女神,是湿婆大神的妻子杜尔嘎女神和恶魔作战之时,从杜尔嘎女神的身上诞生出来的。她全身蓝黑色,多手多足异常恐怖,而且具有强大的力量。凭借她的力量,诸神将所有的恶魔全部歼灭。但当她杀完恶魔之时,愤怒仍然无法熄灭,似乎要开始破坏一切。所以仁慈的主湿婆大神自己显现出来,躺在她的脚下,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躺在脚下时,完全被惊呆了,因此熄灭怒火,而她的舌头也露在了外面无法收回。

不论是为了战胜恶魔而堕落的卡莉女神,还是代众生受苦的湿婆大神,都印证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说法,而程勇看着佛像若有所思的表情,也为他后来倾其所有为病人购药埋下了伏笔,而这里也是全片唯一一次极其隐晦的点题。

2003年,印度爆发登革热,中国政府严格限制来自印度的入境人数,所以,当满街都是消毒的工作人员时,滞留印度的程勇赶不上为吕受益送药、送行也就不难理解了。这也是导演高明的地方,没有说透,完全靠细节展现。

“入了地狱”的程勇真正成了病患们的希望。而程勇自决定再次卖药开始,就没有想过全身而退,把孩子送出国、为外省患者供药、完全亏本从药房拿药,都说明程勇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只希望帮助更多的病人。

关于吕受益

吕受益是全片的线索人物,为情节的推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吕受益的扮演者王传君是本片的另一个爆点。如果说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表现是王传君为自己正名,那么《我不是药神》则让他一战封神,不仅仅是因为他贡献了让人惊喜的演技,更是因为他对演艺事业的态度和追求。科班出身的王传君近年来很少在热门节目或综艺上露面,《爱情公寓》大电影筹拍,王传君也是唯一缺席的主演,正是这种刻意的割裂,让他能以更加从容的姿态塑造一个又一个鲜活的角色。我相信,现在再提起王传君,没有人会只记得那个关谷神奇。有网友评价:《爱情公寓》是陈赫等人的巅峰,却是王传君的黑历史。孰优孰劣,不问可知!

吕受益活下去的动力是自己的儿子,他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做爷爷,这个简单到可笑的梦想却让人难抑心酸。吕受益是有小聪明的,和病友们一起去抗议天价药时,只有他明白一切都是徒劳,资本家的游戏规则,不会因为蝼蚁的反对而有任何改变。所以他选择拉程勇下水。最开始吕受益拒绝参与卖药也是为了孩子着想,他的目标是好好活下去,给孩子一个完整、健康的家庭,所以他不愿犯罪,但形势比人强,只有低头。

吕受益的自杀直接改变了程勇的人生轨迹。病房里的惨叫几乎是撕扯着程勇尚未泯灭的人性。吕妻呆滞麻木的神情比程勇的恐惧、不安更能直抵人心。从吕受益的灵堂出来,面对着无数曾经叫自己勇哥的病人,程勇的煎熬可想而知。电影作品中,有很多这样被一束束目光注视的镜头,而这些患者的目光里有什么?怨恨?不甘?悲伤?绝望?相信每一个观众都有自己的理解。

关于思慧

刘思慧是病友群主里比较特殊的存在,自己并非病人却一样处境艰难。和吕受益一样,女儿是她坚持下去的唯一希望,可想而知,这样一个颇有姿色的单亲妈妈为了给孩子治病,会遭受多少的屈辱和困苦。所以当程勇在酒吧为她出头时,她眼中噙满了泪花。

程勇肯定不是思慧带回家的第一个男人,从她女儿的反应中就能看出一二。但程勇应该是唯一一个尊重他们母女,愿意做半个柳下惠的男人。所以思慧笑了,因为遇到程勇,她终于燃起了希望,女儿有救了,自己有救了,家有救了。

关于黄毛

黄毛是一个塑造得非常成功的角色,仗义、木讷、耿直、有正义感,骨子里还透着一股狠劲儿,可以说非常讨喜。黄毛身上的细节也很值得推敲,比如那句位列电影史致死率第一的台词:“过完这阵/干完这票/忙完这波。。。。我就回家/结婚/金盆洗手”。比如黄毛两次即将逃脱追捕(一次是程勇和吕受益,一次是警察)都出了车祸。比如黄毛从始至终只笑过三次,第一次是向程勇道谢,第二次是夕阳下的交心,第三次是死前的回眸。

黄毛的死是全片的一大泪点,他让我想到了《最爱》里的患有艾滋病的王宝强,死之前缓缓的说了一句:“我也快要没电了。”让人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生命的无常。

关于曹斌

大舅子是个极富正义感的警察,不断地在“法与理”的漩涡中挣扎。关于他,我想讨论的是他究竟知不知道程勇的所作所为,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周一围与徐峥最精彩的对手戏是在程勇的办公室,曹斌发现了程勇这条线索前来查看,彼此猜忌、互相试探,俩人都得绷着,一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一个是揣着糊涂装明白。尤其是徐峥,药眼看供不上了,又被警察找上门来,此刻应该是心乱如麻,但是还得强装镇定,演的滴水不漏吧,观众不买账,你心里毕竟藏着事儿呢;演的浮夸点吧,根本躲不过老刑警的盘问,一切都得靠微表情来诠释。

我觉得,曹斌第一次在程勇的办公室见着黄毛,就已经可以断定假药案跟程勇脱不了关系,只是不好判断程勇到底参与到了哪一步。而在码头遭遇后,程勇幕后老板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所以当程勇出现在医院,歇斯底里的质问曹斌,他既没惊讶也没反驳。侄子出国时,曹斌似乎想借喝酒与程勇长谈一番,奈何程勇此刻实在没心情和前任大舅子叙旧,否则,程勇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关于张长林

就像前文说的,这货才是典型的犯罪分子,狡猾、奸诈、唯利是图,反侦察意识强。鉴于王砚辉老师的面相和他以往塑造的荧幕形象,我十分怀疑他会在拿了钱后,毫不犹豫地把程勇卖了,可结果张院士顶住了压力,还反将了警察一军。其实,张长林获得仿制药的渠道后,除了不断涨价以外,实质上也算是在行善救人,毕竟,风险再大他也没给病患停药,或许这就是他如此嚣张的底气。

关于医药代表

这是一个非典型性的反派角色,从始至终他都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他的每一项诉求都是合理合法合规的,不然刑警队开会也不会让他破例旁听。但是为什么他就比犯罪分子张长林还要招人讨厌?因为观众们需要一个情绪的宣泄点,而他就成了那个不是反派的反派。

医药代表第一次和曹斌见面时,握手的动作沾了他一手血,很典型的象征意义—满手沾满病患鲜血的资本家形象。

关于口罩

口罩是白血病患者的必备物品,是他们自我保护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他们给自己设下的心防。病患们首次拿下口罩是迫于程勇的淫威,当时吕受益是第一个脱下口罩的,他是程勇这边的人,需要带头打破僵局,这也代表了他是最早向程勇敞开心扉的病人。随后,和程勇在一起的日子里,吕受益很少会把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直到大雨里的那场散伙饭,大伙不欢而散后,吕受益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程勇能改变主意,结果等着他的只有一个“滚”字,吕受益出门前默默地带上了口罩。

最后一场重头戏,众病患列队送别程勇时,大家纷纷主动摘下了口罩,用最简单却最走心的方式向他表达了敬意。

最后说句题外话:有人质疑《我不是药神》抄袭《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对于这种观点,我不予置评,我只想说一句:《战狼2》的粉丝们,你们该行动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