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D
2018-07-06 17:30:13

不给药神做理性评判,就说点自己的事。

我从小就是药罐子,时至今日也是。小时候开始特别频繁地进医院,甚至每去一个地方,我要了解的就是当地最好的医院以备后患。内心的想法和片中的患者一样就是想活着。

当时我住在病房里,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一年都要住好几回。从早上8点开始挂水一直到晚上8点,有时候点滴少,就可以去附近的西湖公园走两圈,这是唯一快乐的事。有许许多多病友和我一样都是小孩,特别可爱。有个血尿的哥哥,估计都十六七了,正是爱玩的年纪,喝了啤酒后尿隐血反而下来了。也有个慢性肾衰的哥哥每周都要来医院做透析。还有片中一样是白血病的,都是小孩。儿科病房里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有回我住在儿科急诊病房的对面,进来了个溺水的小孩,全科的医生半个小时内赶到,但是两个小时后这个孩子依旧没有抢救过来。

有段时间我特别不愿意配合治疗,不吃药,不想打点滴。给黄哥哥(对我特别好的一位医生)打电话说,我不治了,我要回家!我就要回家!但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得乖乖的。

让我记忆里最深刻的是我一同住进病房的一位姑娘小赖,她已经耽误治疗一个月了,浑身浮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排不出尿,最后要做肾穿。在我出

...
显示全文

不给药神做理性评判,就说点自己的事。

我从小就是药罐子,时至今日也是。小时候开始特别频繁地进医院,甚至每去一个地方,我要了解的就是当地最好的医院以备后患。内心的想法和片中的患者一样就是想活着。

当时我住在病房里,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一年都要住好几回。从早上8点开始挂水一直到晚上8点,有时候点滴少,就可以去附近的西湖公园走两圈,这是唯一快乐的事。有许许多多病友和我一样都是小孩,特别可爱。有个血尿的哥哥,估计都十六七了,正是爱玩的年纪,喝了啤酒后尿隐血反而下来了。也有个慢性肾衰的哥哥每周都要来医院做透析。还有片中一样是白血病的,都是小孩。儿科病房里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有回我住在儿科急诊病房的对面,进来了个溺水的小孩,全科的医生半个小时内赶到,但是两个小时后这个孩子依旧没有抢救过来。

有段时间我特别不愿意配合治疗,不吃药,不想打点滴。给黄哥哥(对我特别好的一位医生)打电话说,我不治了,我要回家!我就要回家!但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得乖乖的。

让我记忆里最深刻的是我一同住进病房的一位姑娘小赖,她已经耽误治疗一个月了,浑身浮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排不出尿,最后要做肾穿。在我出院前一天,她的爸妈满心期待地和我们说,大伟明天就出院了,我们赖赖过几天也可以出院了啦!第二天,我们搬东西下楼回家,小赖的爸妈躲在楼梯角哭,他们女儿最后确诊是尿毒症。之后我们就失去联系了。等下回我问黄哥哥的时候,他和我说,赖赖已经有一个弟弟了,然后也没在多说什么。

有一段时间,我在思考安乐死这个事,思来想去后我认定的是,在年轻的生命里,我们都无法阻止绝望,但我们奢求奇迹。人活着,要对自己的生命有一颗敬畏之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