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的主人公原型是怎样的?

电影发烧友
2018-07-06 16:55: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7月3日,《我不是药神》在清华的首映礼上,电影主人公的原型陆勇带着两个病友李群、依然也为电影站了台。

跟六年前第一次被曝光的时候一样,他还是双眼浮肿、脸颊有色素沉淀,略微虚胖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常年不锻炼的中老年男人。

与“英雄”两个字丝毫不沾边。

但从2004年开始,“药侠”的名号就一直跟随着他。

他被白血病的病友圈子,称为普罗米修斯般的“神”存在。

“没有他,我肯定死了”。

截止目前,上映十七个小时的《我不是药神》,票房已经逼近了三个亿。

豆瓣10万人参与了评分,开画得分9.0分。一跃成为华语电影TOP榜前十名的第九名。

...
显示全文

7月3日,《我不是药神》在清华的首映礼上,电影主人公的原型陆勇带着两个病友李群、依然也为电影站了台。

跟六年前第一次被曝光的时候一样,他还是双眼浮肿、脸颊有色素沉淀,略微虚胖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常年不锻炼的中老年男人。

与“英雄”两个字丝毫不沾边。

但从2004年开始,“药侠”的名号就一直跟随着他。

他被白血病的病友圈子,称为普罗米修斯般的“神”存在。

“没有他,我肯定死了”。

截止目前,上映十七个小时的《我不是药神》,票房已经逼近了三个亿。

豆瓣10万人参与了评分,开画得分9.0分。一跃成为华语电影TOP榜前十名的第九名。

豆瓣第一热评,是忻钰坤导演的留言:

“你敢保证你一辈子不得病?”纯粹、直接、有力!常常感叹:电影只能是电影。但每看到这样的佳作,又感慨:电影不只是电影!由衷的希望这部电影大卖!成为话题!成为榜样!成为国产电影最该有的可能。

是啊,当电影不只是电影,电影的意义才能被无限大开发出来。

程勇本就是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小贩,偶尔从印度走私一些东西去卖。2000年前后,一位名叫吕受益(王传君 饰演)的病人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帮忙在印度走私一点药物。

那时候,一盒格列宁正版药的价钱是将近4万块,而印度生产的格列宁仿制药却只零售价2000块。但这种没有专利的仿制药,在国内就被称之为“假”药,走私假药,至少五年起判。

但是,在面对儿子的抚养权争夺、老爸随时病危的现实情况,“商人”程勇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

拿到印度方的中国代理权之后,倒卖“药物”的暴利让他一夜之间赚的盆丰钵满。白血病病友圈也把他封之为“药神”。

但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赚钱。”

于是,在权衡利益之后,他拿200万将自己的代理权转让给了另一个药贩子张长林。然后金盆洗手,做起了外贸生意。

随着身边白血病的朋友相继死亡,程勇幡然醒悟,不拿一份差价,甚至到后来每盒药贴补1500块,帮病友们走私仿制药。

最后,程勇以走私药的罪名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并在三年以后释放。在被送去关押的路上,白血病病人摘下口罩,自发组成送行队伍,目送他离开。

但真实的陆勇呢?比电影更加魔幻。

徐峥饰演的电影主人公程勇,与陆勇一字之差,但背景、学识等均不如原型陆勇。

相对比电影里主人公波澜壮阔的人性转变,现实生活中的陆勇,没有幡然醒悟,在被“司法”和“救命”推着走的过程中,他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自救”和“热心助人”的上面。

34岁那年,陆勇收到了慢粒白血病的诊断书,在医生的建议下,他服用的是瑞士生产的格列卫抗癌药物,一盒120粒,售价23500元,每天4粒药,也就是每天800块钱。

这种药,他吃了两年,花费56.4万余元,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

36岁那年,他偶然发现了一款印度仿制药,价格只有1/20,疗效却几乎一样。他将这个消息传遍病友圈,并帮忙在印度代购。

这期间,为了方便病友们购药,他在网上购买了三张他人姓名的信用卡,三个月时间,里面的交易资金已经达到300万。

37岁那年,父亲为了供他吃药,再次出去工作,在一次联系业务的途中,车祸身亡。

45岁那年,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以涉嫌销售假药,妨碍信用卡管理为罪名,将陆勇抓捕。在监狱内待了135天之后被取保候审。

这期间,监狱内的狱警在他的指导下帮他网购了三瓶印度仿制药。

47岁那年,陆勇再次被抓捕,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

半个月之后,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天就对“撤回起诉”做出准许裁定。陆勇被无罪释放。

再半个月后,央视以他为题材的民生节目“今日说法”曝光了他的事迹——《救命的“假药”》。

50岁的今天,以他的真实事迹而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在今天正式上映。

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比对,升华为“辛德勒名单”的传奇。这里面,从央视的采访,到电影的上映,其实潜意识里都将陆勇奉为了“救世主”。

并且,为了对比出这个“救世主”,影片特地又增加了一个反派人物——假药贩子张长林。

看过的观众应该都能清晰地记得那一幕,在类似传销的推广会上,药贩子眼含热泪又假惺惺地表达了对病友们的关心,又道出自己研发的不易,然后利用“托儿”售卖假药。

巧合的是,陆勇也干过这个事儿。

在病友圈形成一定“权威”之后,每天都有十多个人让陆勇帮忙买药。他亲自去印度调查,寻找能长期合作的生产方。

2011年,陆勇在吃了七年的印度仿制药格列卫之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更便宜的,仿制药的仿制药——Cyno生产的Imacy,售价仅为750元,如今更是降到200元。

但Cyno生产的Imacy,不仅没有被中国方承认,连印方也不承认。

直到目前,媒体一致对外的信息公布都只是印度格列卫。印度格列卫被巧妙替换成Cyno生产的Imacy的代名词。

2011年,Cyno在杭州、苏州、成都和无锡举办了四场推广会,陆勇负责联系了病友,并为推广会站了台,在杭州那一场里,他和Cyno的印度制药方还邀请了一位浙江中医院的医生过来讲座,出场费2000元。

在记者的追问之下,陆勇也毫不避讳地说了这样做的好处,印度方会免费提供他所需要的药物。

在陆勇自己的坚称下,在陆勇作为“小白鼠”的先行实验下,很多病人还是把他奉为“正义”的化身,坚持在他这里购买药物。

这背后,不仅关乎着药效几乎一样的事实,更关乎着两者天文差价的恐惧。

白血病是一种容易人财两空的病。

病患们有别的选择吗?没有。

电影里有一句话非常令我动容,“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

没钱买药,断药的恐惧就是送命。命都没了,谁在乎犯法?谁在乎犯罪?

慢粒白血病的发病期一般在中老年人身上,他们大都只有退休工资可以领,在面对天价药面前,等死通常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作为患者,在药效一致的情况下,都会铤而走险选择便宜药。

这是抓住救命稻草的唯一方法,甭管这个方法牢不牢靠,有一点生的希望都会被患者牢牢抓住。

但不管这里面的事情有多曲折,陆勇案的发生,确实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并加速了国家医药改革的进度。

2014年国家发改委下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

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七部委制定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

2015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的意见》;

2016年工信部、原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

到2018年,中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格列卫”纳入医保,患者只需自费25%即可;

2018年,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一定意义上,我并不觉得这是一部可以称之为“平民英雄”电影,而是一个边缘群体在不断发问的电影。

“看病难,看病贵”的事实,与“每天都在死人”的事实一对比,我们就知道这背后的“人性”会扭曲到多复杂。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电影截图

当别的电影都在关注边缘的贫瘠、关注边缘人物的麻木、关注边缘人物的堕落时,只有《我不是药神》真正把边缘人物的切实需要抓了出来。

现在,我们在镜头之外,还能仅仅只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吗?

我想我会很难了。

当然了想看的话,也可以到:VIP新电影 看看这部感人又有意义的我不是药神,看看你是怎样的想法呢?

55
1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