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有着成为《绝命毒师》的基因却为何拍的如此之平

张福星♂
2018-07-06 14:23: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人评分7.8

我评分向来心慈手软,但平胸而论《我不是药神》其实很平,尽管已经40万人评分时他的豆瓣评分还在9.0,而且是十年来第一部评分破9.0的电影。但中国特色的评分政治学各位应该先了解一下,中国观众最喜欢黑政府的,黑警察的,这也是为什么无数just so so的外国(如棒子)现实题材电影,能被捧得天花乱坠。如《辩护人》,《1987:黎明来的那一天》《出租车司机》。我们太重看所谓的题材,内容了,太容易被愤青情绪轻易煽动然后就降低了理智,很难再去客观评价一部电影了。长期高压的管控让观众只要一看牵涉到什么敏感问题,连电影质量都不管了,先潮吹一把再说:卧槽,这都敢拍。以前“卧槽,这都敢拍”都是用在外国人身上,顺便来一句:中国就没有这样的电影,而今天这样一部电影居然出自中国,又极具煽动性质量又说得过去,愤青能不高潮吗?评分能不高吗。用鲁迅的话说就是:“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

批判现实的好作品有很多,黑国家黑政府,为生民立命的好作

...
显示全文

本人评分7.8

我评分向来心慈手软,但平胸而论《我不是药神》其实很平,尽管已经40万人评分时他的豆瓣评分还在9.0,而且是十年来第一部评分破9.0的电影。但中国特色的评分政治学各位应该先了解一下,中国观众最喜欢黑政府的,黑警察的,这也是为什么无数just so so的外国(如棒子)现实题材电影,能被捧得天花乱坠。如《辩护人》,《1987:黎明来的那一天》《出租车司机》。我们太重看所谓的题材,内容了,太容易被愤青情绪轻易煽动然后就降低了理智,很难再去客观评价一部电影了。长期高压的管控让观众只要一看牵涉到什么敏感问题,连电影质量都不管了,先潮吹一把再说:卧槽,这都敢拍。以前“卧槽,这都敢拍”都是用在外国人身上,顺便来一句:中国就没有这样的电影,而今天这样一部电影居然出自中国,又极具煽动性质量又说得过去,愤青能不高潮吗?评分能不高吗。用鲁迅的话说就是:“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

批判现实的好作品有很多,黑国家黑政府,为生民立命的好作品有很多,但不代表一为生民立命就能生产出好电影,当然如此好的题材拍出深刻作品的机会是极大的,但《你不是药神》偏偏没有做到,它有无数条通往伟大的渠道,但编剧选择了最讨巧最直白最省事的那种,电影中无数令人尴尬甚至愤怒的大小细节出卖了这种讨巧。

首先最明显的就是台词问题,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直白,全是靠嘴说,当然这不只是这一部电影的问题。要想简洁明了的表达自己想要的东西,台词是最简单直白的方法,但因为简单直白,往往成为无数平庸编剧偷懒的手段,使得台词没有足够的情节作为支撑,那台词就变得空洞而尴尬。通篇都是:我穷啊,我惨啊,我得了绝症啊,没有药我不能活啊。光靠台词而非具体可可感的情节来直接将观众扔到那个绝望的处境之中去感同身受的话,这些台词就会显得像老妈子一样啰嗦。危机感不是靠角色喊着:我要完了,那么多人都会死建立的,当然,这样当然营造出一丢丢危机感,但这个危机感太弱了,就像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直接听别人说自己多惨是很难有共情的。相反你如果用的是具体的情节,观众置身其中,一句台词不要,观众立马就能感受到危机,观众甚至会比剧中人物还着急:不行啊,这样几千人都会死啊。但是《药神》有这种感觉吗。这样说太泛,直接用同类危机中的成功案例作对比就明了了。

一切故事片的核心就是冲突,但本片几乎没有冲突,而且显然编剧没有仔细思考把冲突双方设成谁才是最好的选择,随便找个红脸对白脸,奥特曼打怪兽的脸谱化对峙就完事了。很明显药企(妖企)就是负责唱白脸的,非但毫无对抗感也相当不负责任——这触及到问题的核心了吗,这就是编剧给出的思考,这是他对医药体系,病人与医药资源关系不对称关系的思考,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我以前在北京电影学院试卷上,冒着作死考不上的危险,就直接写过:现实题材,尤其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现实题材,编剧写的每一个字都要负起责。你要比新闻更加客观公正,真实全面。因为艺术比新闻更具煽动性,更能充当意见领袖,而且更加深远持久,一个新闻热点一两个月就过去了,能活好几年的很少见,即使偶尔提及,受众的热情也过了,但一部电影至少能活10年。如果你拍湘潭产妇之死,连调查都没有就随便站了医生,或者死者,或者丈夫,或者其中的任何一支力量。那剩下的几方,必会遭殃,新闻这么做会被主流媒体批判,因为新闻有自己的行业规则,但从来没有人告诉编剧导演要真实全面客观公正过,试想如果把湘潭产妇事件拍成电影,随便把医生或者婆婆塑造成罪无可赦的坏蛋,害死了一个无辜的生命,电影上映后,如此敏感的题词将会引起多么大的舆论。被塑造成坏人的一方还怎么生活?你想过没有,你就轻易下笔。电影行业是没有像新闻那样的规定,但却比谁都更需要自律。编剧为什么这样做呢?不愿意思考,省事,随便找个对抗力量就行,这样情节就能展开了,也有看头了,多省事。

当然如果有人走马观花的浏览了一下连我写的是啥就来反驳新闻和电影有什么不同我也无言以对,电影当然不是新闻,但就因为他不是新闻它才更容易犯错,因为没有人向规定新闻那样规定电影的职业道德,而他偏偏又比新闻具有更深远持久的影响力,你自己说是不是更需要自律。

即使不说这种偷懒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他对这部电影本身的负面影响都是不可估量的,如此的投机换来的是一部能成为《绝命毒师》的作品,被拍成名为9分,实则7分的平庸之作。对于一个刚刚重温了绝命毒师这种把现实主义悲剧和小人物的无力,以及法律与亲情的冲突推到最顶峰的作品的观众,看《你不是药神》时通篇在想这一段绝命毒师是怎么做的,同样的无奈,同样的罪恶败露后大厦将倾的覆灭感与绝望感,绝命毒师的绝望是真绝望,你不是药神从头到尾没有一刻能表现出这种覆灭感的片段,无非就是兄弟被撞死了,然后演员很卖力的生气很卖力的伤心。就像编剧在很卖力的告诉你,我们这一刻很惨呐。但你完全就是一个局外人,除了尴尬以外,啥都感觉不到。对比一下绝命毒师的汉克之死,就知道差距了,汉克的死让所有的观众都感受到整个世界崩塌了,一切都完了,我特意留意了身边的亲友,那些不懂电影的亲友,看汉克之死时的反应,她们震惊到反射式的抽动了一下身体,完全的自然反应,就像你看《权力的游戏》史塔克家族全家被杀连史塔克他妈都不放过的那个感觉一样。而且导演没有用任何一句让演员说哎呀,我要完了,他死了我就完了之类的台词,但是观众自己就能感觉到:完了,彻底完蛋了,老白的世界彻底完了。汉克死时,观众的绝望就像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时候的绝望一样,观众感受到的情绪就像泰坦尼克号的设计师说的那句话:已经没有任何手段可以阻止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了,一个小时之后,泰坦尼克号将会沉没的海底。同样的刀汉克死了以后,观众就会感觉到绝命毒师的世界彻底沉没。老白想阻止这悲剧的发生,就像一个人想阻止泰坦尼克号沉没一样困难。但很明显,你不是药神拍不出这种绝望感。你不需要懂任何电影知识你都能感受到这种差别。因为影视剧本来就是懂影视的人拍给不懂影视的人看的。我不是药神里警察来抓男主角的时候。观众完全体会不到老白被抓时的那种绝望,因为他们感受不到那个危机。

为什么感受不到那种危机呢,因为对抗双方设置的太简单了。你拍的不应当是主角和药企的对抗,药企当然是一组对抗力量,别人走私,药企肯定会阻挠,这可以作为对抗力量的一支。但最核心的,最深层,最能把这种绝望体现出来的对抗力量是国家。对抗双方应该是:一个中年离婚的药贩子VS国家机器。这绝对不是三观不正让你和国家做对,这是三观最正的选择,观众必须从一开始就感受到这是一群将死之人和一个国家的对抗,危机感一下子就出来了,这是作死。《绝命毒师》就能让人感受到,这不是老白和汉克的对峙,从第一集开始,观众就知道,老白要对抗的是全世界的法律体制。因为你在贩毒。从一开始你就站在了正义和法律的对立面,但观众又不希望主角失败,但主角是非正义的,他必然失败,而且一旦失败,后果极其严重,悲剧感就出来了。同样的,你是走私,这是多么冒险的一件事,海关,警察,药企,法律,同行,任何相关的利益关系都能成为对抗力量。

当主角要走私药的时候,编剧怎么表现危机的:要坐牢,8年15年。

你感受到危机了吗。你感受到一头老虎在睡觉,你要爬到它身边,把他身下压着的东西抢回来的那种危机了吗。实际上走私药,不是虎口拔牙,是在成千上万熟睡的老虎群中行走啊!一点风吹早动上万名猛虎就会接连醒来。刀尖上舔血的危机,你在我不是药神里感受得到吗?感受不到,因为编剧压根没思考过这些。我们来分析分析,如果要走私药,我们有多少冲突可以挖掘。

免费编剧课,这些全部是我自己在长期阅片阅读中总结出的经验,这些秘籍无数编剧大师可能都讲过,但都比较难懂,而且没有告诉我们具体方法。现在我就分享一下我的体悟。有了这招,上街买菜你都能写出冲突。这一切都是《绝命毒师》教给我的。

冲突就是对抗。当你让主角有了一个目标时,你就要想做这件事会遇到哪些困难,把你想到的一切困难都写下来,每一个困难都是一个冲突力量。当你这样找对抗力量时,上街买菜,出门看电影都能写的冲突不断,你要是肯夸张甚至能写的如临大敌。

《毒师》里男主角要贩毒,《药神》里男主角要走私。

好,如果贩毒。首先怎么贩毒?站在大街上卖吗?你有渠道吗?那就得找渠道啊。困难重重,这不可以写吗,这个过程就猛料十足,而且光描述起来就引人入胜。

等你有了渠道,弄来了禁药,你怎么销售?又可以大写特写。怎么躲过警察。这是你的地盘吗,你调查过吗,有么有别的势力更大的走私犯活跃,你在这一块卖药,这些人会不会动你?如果动你呢?到处都是危机啊,这些不可以写吗?再说你的药价这么便宜,不怕同行制裁吗?敢跟我们抢饭碗,弄死你。现在两组对抗力量了:警察,同行。

药企呢?几千亿美金的利益链说捏死你不是随时的事吗?而且你是不正当的,人家是正当的。

最后,最大的对抗力量:国家。你站在了国家的对立面。当你和警察说我们要活命时,你就应该让观众感受到,这是一条铁轨的两边,一边是整个国家的安定秩序,稳定和谐,国家不可能为少数人破例,罪犯必须抓。另一边就是几千条人命。几千个人对抗一个国家的稳定和谐,力量悬殊一下子就出来了。真正的抉择都是两难的。一个重要一个不重要,一个坏一个好是不存在抉择的。重要和更重要,坏和更坏才是抉择。几千条人命不能丢,国家法律更不能丢,这样小人物的渺小,无力感,绝望所有的一切都出来了。当这样一个抉择摆在观众面前时,观众会自动带入思考,根本不需要你说什么:我们是为了救命,我没有赚钱,我们有几千各个病人。不需要说,观众此刻已经成为了面临选择的一员。但《药神》里,当黄毛被撞死时,有那种大厦将倾之急,数千生命倒悬之危的悲壮与绝望吗。国家不可能破例,即使立马制定政策实施下来也是好几年了,这样一想,危机感悲剧感多么强烈。但前提是,你要设置这样一个对抗体。要让制度和规则成为最大的反派。反派不一定是坏的,当主角是坏的,反派就是正义的或更坏的。国家不能破裂,也不能放走你,几千个生命的倒悬之危摆在观众面前,甚至得让人觉得,不止是这几千人无数类似的穷苦人民都是如此,换句话说,很多人就像牧民为了维持牧场平衡而杀掉的牧羊一样,有一部分人是必死的,谁也改变不了,而且这是千千万万个人,而不是一群羊,一句诉苦的台词都不需要,甚至完全多余,当这个问题呗摆出来时这就是一部最好的现实主义悲剧,所有的人都会感受到这个问题的恐怖。

这个高度即使绝命毒师也不能达到,但你至少做到我说的第一层,然观众感受到这是几千个生命和一个国家的对抗的两难抉择吧,就像那辆列车是撞死一人还是撞死6人一样,你要提供的就是这样一个思考的角度,而非抓住警察的手,简单的说一句:我想活。太形而下了,这样做观众感受到的只是几个病人的疾苦和主角与警察的对抗,感受不到与整个国家对抗的那种渺小,无奈,而只有后者才能引起当权者反思。你要让观众知道:体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当不合理的体制与生命的根本利益冲突时,这样的体制要不要改。

说了这么多,有些人会觉得电影篇幅有限,表达不出那么多,可我觉得编剧都有时间写那么多尴尬的废话,和除了尬笑没有任何幽默效果的段子外,他还可以选择把这些废料全部删了换成更高明的内容。有时间讨论酒吧老板该不该跳舞,没时间挖掘人物和危机吗?而且花了那么多时间用在所谓的“立人”上,人物也没有什么弧光,走私的小团伙也没有那种手足情深的感觉,对比一下《毒师》,当汉克死的时候观众同时感到了国家力量的重压和家庭覆灭的绝望,汉克死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完了,这个家庭,全剧的核心,再也回不去了,没有任何力量能挽救这个家庭的崩溃了,而且国家机器随时都会碾压过来将主角彻底碾碎。这是人物的世界彻底崩溃。为什么黄毛和王传君死时我没有感受到,那种分崩离析,巨轮沉没的绝望呢?显然你没有找好对抗力量。

2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