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白鹤少年早已不在了,贵妃,却是永远的贵妃……

低端~
2018-07-06 12:27:5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知道她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泪目)。”

《妖猫传》,作为陈凯歌继《无极》后又一视觉奇观,不得不说,画面处理得是真心壮观。

开元盛世的光景,荡漾在极乐之宴前后,多彩多姿又多变的大唐繁华之上,惊煞世人。

李白狂妄地在高力士的背上作诗,满脸露出的洒脱不羁的放荡生活的迷醉,这,便是陈凯歌心中的大唐……

但若是考究整部影片的话,陈凯歌还是那个陈凯歌,讲故事的能力还是偏羸弱了些,可以说,《妖猫传》

...
显示全文

“我知道她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泪目)。”

《妖猫传》,作为陈凯歌继《无极》后又一视觉奇观,不得不说,画面处理得是真心壮观。

开元盛世的光景,荡漾在极乐之宴前后,多彩多姿又多变的大唐繁华之上,惊煞世人。

李白狂妄地在高力士的背上作诗,满脸露出的洒脱不羁的放荡生活的迷醉,这,便是陈凯歌心中的大唐……

但若是考究整部影片的话,陈凯歌还是那个陈凯歌,讲故事的能力还是偏羸弱了些,可以说,《妖猫传》的画面已经盖过了故事。但这并不代表,《妖猫传》的故事,不够美……

事实上,《妖猫传》整体的故事,都围绕着“真亦假,假亦真”的命题去推演,最后在结局中,让人物去自我觉醒,寻求到凌驾于真相之上,更值得归心的那些情意。

白居易,一个活在李白阴影下的诗人,不得不说,黄轩其实已经很好地把白乐天的生性风流倜傥且狂妄不羁的个性体现出来。

从他嘴中道来的,是“两榜进士出身,能当大官却不就”,可事实却是被圣上贬官,可这真相重要吗?重要的是乐天一心只为作《长恨歌》,让杨玉环和李隆基的爱情于其笔下再次活于世间。

乐天是简单的,也是感性的。与常人无异的他,对幻术没有戒备,见瓜一生,便拍手叫好,见茶杯有蛛网,便不敢饮用。

对历史,他也没有质疑,当得知李白的大作“云想衣裳花想容”来自于架空,而不是贵妃,他不信,他还愤怒了,极力地反驳,因为那是“这世间有言语形容不出的美人”。

他说:“我只求下笔没有假话!”也因此,在知道了《长恨歌》的爱情故事是假的以后,他崩溃了,他不安了。在他心中,“拿一朝盛世去换一个比翼齐飞的女人”,这是杨玉环与李隆基的轰烈爱情,也是他写《长恨歌》时的心中信仰。

空海笑道“他就是那个无情无义无法无天,只认诗不认人的白居易”,可真相是什么。真相是冬夜里,乐天对杨玉环的情感是极其丰富的,才能倾尽心血,写出《长恨歌》。

他爱慕杨玉环,即使是三十年的时空距离,也阻挡不了他对开元盛世那个奇女子的向往,如此,他才会在屋中,挂满了杨玉环的画作,也才会跟随着妖猫,去探寻前朝留下的谜题。这样的乐天,又如何是无情无义不认人呢?

空海,他不远万里来到了大唐,是为了师傅临终前所交代的超越生死的无上密法,也是为了探知翻腾汹涌的波浪中的那句“孩子睡熟了,我就很安心”。他也带着谎言,因为他并不是最好的驱邪师。

柒海将太的迷之微笑,倒是很好地把这个和尚的从容带给观众。

相比于乐天,他是理性的代表。当乐天沉浸于幻术时,他却可以一眼看穿幻术。然而,他无法看破幻术的真谛。

他一味地认为,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可殊不知,“幻术中,也有真相。”就像那块瓜,不是一只西瓜,也不是带血的鱼头,而是一小块瓜而已。

杨玉环,作为全片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核心人物,命运却是多舛。

大唐荣耀之时,杨玉环在秋千上,受到万众的瞩目。李白第一次见到她,眼睛都直了;阿部独自赴宴,只为了向她表达爱慕之情;李隆基举办极乐之宴,引来四野八荒的目光,为她庆祝寿辰。她是大唐骄傲的象征。

世人都认为李隆基为了她,可以付出一切。可对于帝王来说,只有自己,才是第一位的。这种爱,并没有超越生与死的话,分量就并不能显得重。

杨玉环明白,安史之乱,她是死路一条了,所以她临死前愿意从阿部的眼中看到爱的表达,她愿意给李隆基留下定情的头发。

即使她知道真相,她知道所有人都在骗她,即使她知道自己不再能拥有爱情,她没有反抗,她愿意用自己的死去保全陛下,去平息乱局。这是她在生死之间,在真假之间,做出的超越常人的选择。

李隆基是自责的,但也是自私的。尸解大法的骗局,他用了,即使他内心知道,没有人愿意承担杀死贵妃的罪责,更何况是他自己,他只能成为真正的幻术大师,去欺骗一切,才能苟活于世间。

余生,他只能拿着杨玉环留下来的一缕头发,去欺骗自己,欺骗世人。他的爱,是真的,但是不够真,不假,但也虚假。

妖猫,又或者说是白龙,他是可怜的,他的爱,也是最真的。他初次与杨玉环的邂逅,被她宽广的心胸所征服,从此对她的爱便一发不可收拾。为了她,反抗了师父,被打成残疾,与兄弟决裂;为了她,甘愿吸食蛊毒虫;为了她,化作了妖猫,寻找世人复仇。

他的内心是折磨的,当贵妃在石棺中悲惨地呼叫时,他只能听见一遍又一遍的回放在逼他哀思,因为那一刻他无能为力。仇恨蒙蔽了他的双眼,驱使他夺走了无数的生命。

他一生都与幻术结缘,却深深地陷入了虚假的幻想之中,不愿意相信贵妃已死。一句“她会醒过来的。”道尽了他三十年来守候贵妃的信念。他嘲笑李隆基欺骗世人,可他自己何尝不是在欺骗,欺骗自己,其实他早就知道,贵妃已死,只是不愿意去接受这个真相而已。

其实不只是妖猫,现实之中,我们都可能会对自己付出的感情,无法挽回时却仍然依旧不舍,自我折磨,因为我们爱过,而且还爱着……

“我知道她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泪目)。”这是妖猫那超越了生死的爱,也是最真的爱。

于是最终,他们都在这真真假假的寻求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空海在杨玉环的生死中,解通了无上密;

乐天释怀了,即使《长恨歌》的故事是假的,他也在妖猫身上,找到了最真挚的情。

这时的真相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凌驾于真相之上,那些能够归属于我们内心的最真挚的东西。

视线中,飘花树下,那一抹盛世美颜,是叫他们“白鹤少年”的杨贵妃,可这一切早已成为幻影,留下的,只有娘娘留下的翠翘,惹人心生留恋。

白鹤少年早就不在了,贵妃,却是永远的贵妃……

(文/低端)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