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电影现实主义传统的荣光

支离疏
2018-07-06 11:50:36

最近大家都在盛赞一部国产片,也不必卖关子,就是《我不是药神》,不管从电影本身的质量与故事的社会意义来说,这部电影都堪称一部佳作,大家的称赞也多集中于本片在题材上的开拓、审查标准的进步以及正能量的社会意义。

表面看起来,《我不是药神》似乎是横空出世的——纵观这几年,能做到口碑和票房双赢的国产片凤毛麟角,《我不是药神》让人服服帖帖:口碑好,而且值得大卖,越卖,这部电影承载的社会意义才会不断放大与发酵。

而《我不是药神》到底是深植于国产电影土壤中的,它的出现并非偶然,也不是许多影迷说的“借鉴模仿韩国、美国甚至印度的类型片”,借鉴肯定有,但骨子里是中国电影最引以为豪的一条传统:现实主义。

新世纪以来,国产电影的类型与题材多种多样,但回顾一下,真能称得上佳片的,现实主义题材占很大一部分。现实主义的电影看起来很土,似乎没有大片气质,在当下不太受待见,而且创作者也不断向观众谄媚,所谓的现实主义变得极为虚假、矫情、软弱,相对出色点儿的,也是聚焦于小人物的个人生活圈,可以做到活灵活现,要论人性深度与社会面的宽广度,勉为其难了。

终于出了《我不是药神》,将国产现实主义这条路数

...
显示全文

最近大家都在盛赞一部国产片,也不必卖关子,就是《我不是药神》,不管从电影本身的质量与故事的社会意义来说,这部电影都堪称一部佳作,大家的称赞也多集中于本片在题材上的开拓、审查标准的进步以及正能量的社会意义。

表面看起来,《我不是药神》似乎是横空出世的——纵观这几年,能做到口碑和票房双赢的国产片凤毛麟角,《我不是药神》让人服服帖帖:口碑好,而且值得大卖,越卖,这部电影承载的社会意义才会不断放大与发酵。

而《我不是药神》到底是深植于国产电影土壤中的,它的出现并非偶然,也不是许多影迷说的“借鉴模仿韩国、美国甚至印度的类型片”,借鉴肯定有,但骨子里是中国电影最引以为豪的一条传统:现实主义。

新世纪以来,国产电影的类型与题材多种多样,但回顾一下,真能称得上佳片的,现实主义题材占很大一部分。现实主义的电影看起来很土,似乎没有大片气质,在当下不太受待见,而且创作者也不断向观众谄媚,所谓的现实主义变得极为虚假、矫情、软弱,相对出色点儿的,也是聚焦于小人物的个人生活圈,可以做到活灵活现,要论人性深度与社会面的宽广度,勉为其难了。

终于出了《我不是药神》,将国产现实主义这条路数全方位地扩展了一个层次,人物真实,生活场景真实,故事甚至也真实,而且兼顾了表达的深度与广度,人物都立得住,故事讲得精彩,还有好多层次的精神升华。

本片监制宁浩如此评价导演文牧野:“他有着极强的写实主义的刻画能力。”这句话评价得很精准,不夸张地说,从本片任何一个场景的处理,布景道具到演员扮相,都可以感受到导演对细节的专注与热忱,他就要打造一个无比真实的视觉体验,让观众不需要去“进入”,而是自然而然地沉浸: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场景,很街头,很普通,发生在我们身边。

电影中出现的不少场景,比如主角程勇的神油药店、医院病房、小吃铺、印度、屠宰场、码头等等——大家能准确地感受到导演的用意:展现真实,不管这真实如何脏乱差,就老老实实地展现出来,就说本片中病房的场景,和真实的病房并无两样,能让观众铺面感受到那股子令人难忍的复杂味道(去过医院的都明白)。大家可以回忆,许多国产电影中的病房,简直如度假酒店,干净整洁,洋气到天上,病人除了穿着病服脸色苍白,连头发都不肯弄油腻点——好坏都是比出来的,现实主义不复杂,看你敢不敢放下一些矫情虚假的点缀,表现生活真正的悲苦与坚强。

电影,就是导演的世界观。

文牧野对现实的深刻理解,对细节的精准把控,是这部电影能成功的前提。从几位主演的塑造上看,莫不真实立体,徐峥饰演的程勇在派出所认怂;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坐在路边吃盒饭,仔细地肯鸡腿;王砚辉饰演的张长林再次出现时新镶的金牙——这种立得住、打动人心的细节在电影中比比皆是,不仅让演员的表现极为出彩,也让故事变得越发有感染力。

程勇、吕受益、刘思慧、黄毛、牧师,还有警察曹斌,每个人物都有外表与言行上的细节作为支撑,让人物变得鲜活,变得“不可替代”,也让《我不是药神》成为近年来最为精彩的群戏电影。

现实主义风格没有高度精准的细节,那是空谈,许多打着文艺旗号的现实主义片,论细节的刻画能力,也比不上《药神》。除了现实主义的坚实传统,《药神》还吸收了许多商业类型片的优点,比如喜剧元素的安插,让有些沉重的故事显得灵动了许多。

我们重点要分析的,是类型片的人物塑造与剧情转折技法。本片中像程勇这样的人物,并不是纯然的现实主义塑造,而是加入了许多类型片的处理方法:强化他身处的困境——落魄窝囊到极致,经济危机+中年危机+婚姻危机以及紧跟而来的父子离别危机等等;再提炼他的主要性格特征,自私狭隘,见利忘义;同时渲染他敢作敢为、勇于冒险的特点,做好之后大转折的铺垫。

程勇这个角色是电影的绝对主角,他的行为转变也是电影的剧情主线,而电影成败的关键,就是这个人物前后转变是否自然、是否符合人情、是否具有充足的说服力,观众接受了程勇的转变,基本就接受了这部电影。

文牧野对这个角色的塑造是成功的,塑造方向是并不新鲜的小人物到大英雄的进化,但处理得有节制有分寸:小人物也没有卑劣到尘埃(对儿子的爱、对老父的负责),大英雄也没有高尚到云端(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内疚的赎罪)——作为对比,大家可以想想《辩护人》中宋康昊的律师角色,也是这样的进化轨迹,但比程勇更显得“圣人化”。

许多电影处理人物大转变时,都过于简单粗暴,往往通过某一件事就让此人瞬间变好或变坏,说服力严重不足——程勇这个角色的转变是渐进的,不是突进的,也就是说,非常自然。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场戏,吕受益的妻子去服装厂找程勇,跪着求他救人,程勇很纠结,很犹豫,但他还是开车走了。

要按俗套的煽情手法,这个关头一定会让程勇撇下几位老板,跟吕的妻子而去——程勇在那个场景的做法,虽然很残酷,但相当可信。之后吕受益的死对他的冲击,也变得更强了。他从吕家出来,在楼道上穿过一众慢粒白血病人的过程,才是他转变的开端。

我们能感受到导演的胸有成竹,不温不火,时缓时急,自然而然地完成了程勇的转变,这一转变处理好了,电影也就成功了一大半。

这种题材的电影一定都有高潮场景,《药神》的高潮场景不是程勇在法庭上的自述——这轻巧地带过了,而是之后在警车上,路边病人与家属深情注目,作为致敬。除了一员警察说的“开慢点”,没有别的台词,但感情冲击力丝毫不弱,适当的特写+慢镜头,举重若轻地就赚下观众的眼泪。有些网友觉得结尾还是太煽情了,拜托,该煽情时不煽情,会给电影憋出内伤的。

但该煽情时节制地煽情,是电影的美德之一。

反观本片学师的一些同类型韩片,就有太多冗长啰嗦、过分煽情的反例,虽说观众吃这一套,但力量喷勃得太猛烈,反而没了回味的后劲,《药神》的结尾不靠台词,用简单的镜头语言调拨情绪,也是比较有想法了。

37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