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无良”药企说两句

冰块先森
2018-07-06 10:28:38

电影中,瑞士医药代表被刻画成精致、冷血、唯利是图、泯灭人性的商人,病人为了天价药倾家荡产、奔走呼号的场景,让人想起马克思的名言——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那么,为什么公共权力机构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牺牲病人的生命权益也要维护药企的商业利益,这是为什么?

为了解答这些疑惑,我们先从垄断说起。市场经济中是要消除垄断的,这是为什么?你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企业通过垄断市场制定高价,获取了超额利润,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但是,深思一下就会发现,利润所代表的利益不是流向企业,就是流向消费者,从社会的角度看,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利益都应该被平等对待,那为什么要保护消费者,而不是生产者呢?关键原因在于垄断不仅让消费者支付了更高的价格,而且降低了资源的使用效率,损害了整个社会的利益。

福利经济学评判公共政策时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准则——卡尔多-希克斯标准,如果一项变革使受益者所得足以补偿受损者的损失,这项变革就是可取的。在市场由垄断转为自由充分竞争状态时,虽然生产者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但消费者得到的收益大于生产者的损失,社会整体利益增加了,这是反垄断的理论基础。

既然为了社会整体利益要反垄断,为什么会容许药企垄断市场,获取超额利润呢?药企通过专利权获得了一定期限范围内的市场垄断权,药品研发是一个时间漫长、成本高昂、风险高企的事业,只有授予企业可以获取垄断利润的专利权,才会有更丰厚的资本、更优秀的人才投身到这项工作中,加速各种急缺药品的研发和投产。总而言之,为了社会更长久、更宏大的利益,不得不放弃市场短期内的公平与效率。

天使与魔鬼在人性中并存。人性需要道德文化的引导,法律规范的约束,更需要经济利益的激发和驱动。在解答李约瑟难题时,很多社会学家将专利制度作为重要影响因素。专利制度出现前,欧洲和中国的技术进步都是由商业机密驱动,知识、信息不共享,技术主要靠传承,容易出现重复性投资,而中国凭借人口优势远超欧洲。英国发明的专利制度解决了创新收益与知识分享之间的矛盾,企业通过专利权获得垄断利润,进一步激励企业将更多资源投入到研发中,而企业为了申请专利披露技术知识,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共享知识库,提高了社会整体的创新效率,减少了重复性投资。

专利保护制度下,为了激发创新精神、促进科技进步,电影中白血病人所代表的少数群体利益如何保障是个难题。除了财政补贴,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资源约束条件下,财政补贴不仅是出于人性良知,也是对社会不稳定因素的赎买。每个人都恐惧死亡,希望活着,面对无力承担的高额药价,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就像电影中向药企示威的病人说的那样,“我们都快活不成了,还怕警察吗”。

站在全社会的角度看,药企为医药行业的发展和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身患绝症的病人面临的是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绝境,要他们做到理中客既不理性也不道德。

“谁家还没个病人了”。“今后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