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莓花儿开

平成四月
2018-07-06 07:26:3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历史叙事的愉悦感总是在于事后追认。像《红莓花儿开》这样的题材放在80年代是不可能受欢迎的,90年代也不会受欢迎。暂时摆脱贫穷的国人在国门打开时最喜欢的还是自由民主国度,尤其是美国式的繁荣。于是在我们成长那会,苏联虽然没被说得一无是处,但多少有点EX的味道。尤其89之后,隐隐约约中国人总有同情前苏联人的心态,内心说不定在说,以前你们那些牛都是吹出来的。那时的国人最喜欢的是美国,尤其我记得当时上大学的时候,居然有老师在课堂上会以《北京人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为例力证当时中国的处境。当时比较幼稚,一直以为大学教授是不应该看电视剧的,尤其不应该为世俗的喜好而欢呼,而雀跃。不过后来发现这道地是一层偏见,电视剧其实比所有的问卷调查,比所有的个案访谈,甚至比静静的思考更能达到本社会最为敏感的地带。对于致力思考社会转型的人来说,不看电视剧几乎是不可能把握我们生活的脉搏。当然看后常常失望,为其美学上的毫无建树,为其叙事上的千疮百孔,为其节奏上的繁冗拖沓等等而愤怒其实是不必要的,本来人家只是制作出来消费的,又不是让你收藏的。就像你去公园玩,你不可能为九曲回廊处的小卖店而感大煞风景一样,如果没有这些,公园也会关闭。社会就是一个大公园,游逛的人要能忍受劣质油烟的熏陶。

同样是怀旧,怀恋民国上海跟怀恋中苏关系是不一样的。尤其是用青春成长的角度切入到家国关系的同构当中,将涉外婚姻这一类的题材大写成一种国家精神,现在的电视剧制作人可谓煞费苦心。故事的好坏且不说,它要引起的认同感却很让人感觉现在风向之变大迥从前。与《摩登家庭》里四海为家,横跨欧洲、东南亚不同,现在的《红莓花儿开》又开始凸显精神层面,而且50、60年代精神在很多人脑海里已经是被认为完全过时的,或者说70以后的人很少认同或者了解不多的领域。

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不相信那些国家的神话,反而常常觉得这些观念在欺骗我们,让我们不得安生,至少是生活得不愉快。尽管我们不会说美国如何如何,欧洲(西南欧)如何如何,但从所有渠道了解到的坏事总体来说比好事要少得多。尤其是像科学无国界以及国家自豪感这些说法,换一个语境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年费正清在中国的时候曾经看见过梁思成一家的生活处境,照费老的说法,在那样恶劣的生存处境下,美国教授根本无心再去搞研究了,肯定跑去赚钱了。但梁思成他们的坚持显然不是简单的国家观念,更深层面是一种士大夫的自我期许。但也正是50年代之后,中国的读书人不再有任何资本去相信自己所从事的道德价值有普世的功能,而恶性的权力介入到本来就有霸权的学与思的理解当中。与身体上的摧残,环境上的恶劣相比,50-60年代造成的巨大断层是士人意识的消解,而这似乎靠千部文学作品,万部电视剧也无法重建。按现在人的理解,如果能出去,有个好的环境,干嘛还回国。当然如果按三十年河东的理解,如果当时留在苏联,现在说不定没有养老保险了。在这一层逻辑后面,貌似又要告诉苦尽甘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那一类有趣而廉价的谎言。拍电视剧的人老想培植一种信念,甚至是重建一种信仰,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徒劳。

PS:1、会拉动国人去俄罗斯的旅游热情,旅行社一定在笑。2、阶级斗争来缘于情感纠葛,里面有个梁卫国恋爱受挫,一转身找了个老女人,后来当上革委会主任,扭曲本来就不算很健康的人性。如此设置实在只能而已而已。3、剪影做剧尾的效果实在是鬼影幢幢,晚上疲劳者勿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莓花儿开的更多剧评

推荐红莓花儿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