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子 浪荡子 7.5分

黄金时代的嫉世者

夕蘭朝雲
2018-07-06 00:56:2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篇也是老东西了,曾经那么喜欢deep,几乎把他所有的电影都看了个遍,爱德华,巧克力工厂,疯帽子,杰克船长,还有断头谷,秘窗,理发师,邦尼和琼,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电影。当我某天突然看到巧克力工厂之后终于搞清楚原来纯纯的爱德华是他,痞痞的杰克船长也是他时,难以言喻的震惊。不仅妆容像另一个人,他的表演也是那么的神。这次,他是libertine,一个永远也没办法让人读懂的浪荡子。

有些東西,始終們在胸口,令我感到呼吸沉重。這次,沒有對任何人講。

也許是很多淩亂的想法在腦中一閃而過卻抓不住,更沒法對人講。又或是我深信能完整看完一遍的,都是資深粉。若非對其深深的信任,我想我不會看的。但看完一遍,竟然哽咽了。不知是片尾音樂的情緒渲染過於強烈,還是他的那句“You love me now?”,儘管影片結束了,我卻好像始終無法放下。

要段考了,緊接著是期考複習。而臥卻在這時,懷著一份無法言說的心情再一次點開了它。這次,是下到手機,一個人,蜷在被窩,就著小小的屏幕看的。即使是已經對大體劇情有所了解,看完後卻依舊說不出什麽來。但我已經知道,我會看第三次,第四次……而這份心情,我知道我會藏著,

...
显示全文

这篇也是老东西了,曾经那么喜欢deep,几乎把他所有的电影都看了个遍,爱德华,巧克力工厂,疯帽子,杰克船长,还有断头谷,秘窗,理发师,邦尼和琼,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电影。当我某天突然看到巧克力工厂之后终于搞清楚原来纯纯的爱德华是他,痞痞的杰克船长也是他时,难以言喻的震惊。不仅妆容像另一个人,他的表演也是那么的神。这次,他是libertine,一个永远也没办法让人读懂的浪荡子。

有些東西,始終們在胸口,令我感到呼吸沉重。這次,沒有對任何人講。

也許是很多淩亂的想法在腦中一閃而過卻抓不住,更沒法對人講。又或是我深信能完整看完一遍的,都是資深粉。若非對其深深的信任,我想我不會看的。但看完一遍,竟然哽咽了。不知是片尾音樂的情緒渲染過於強烈,還是他的那句“You love me now?”,儘管影片結束了,我卻好像始終無法放下。

要段考了,緊接著是期考複習。而臥卻在這時,懷著一份無法言說的心情再一次點開了它。這次,是下到手機,一個人,蜷在被窩,就著小小的屏幕看的。即使是已經對大體劇情有所了解,看完後卻依舊說不出什麽來。但我已經知道,我會看第三次,第四次……而這份心情,我知道我會藏著,不會跟舍友說起,連閨蜜也不。因為她們不會懂,不會了解,也不會在意。就像那片子里,人人耽于自己營造的盛景中,沒人會去質疑這個世界為何光怪陸離。除了他。既然憑藉自己的力量無法撼動這個腐朽的王國,那就死心做最壞的那一個吧。懷抱著這樣的想法,與這靡靡塵世說再見吧。那些所謂的朋友,一同縱慾的情人,一轉嘴臉,卻是自詡清高,可笑!這樣的時代,比誰更清高?回看那片首的自白,不懂的人,會說“下流”吧。他只不過恨透了自矜自持的貴族罷了。他會蔑視自己的母親,會救下偷了主人錢的僕人,會諷刺自己的妻子為“關在美麗籠子里的母猴子”,皆因與此吧。他順應自己的思想而存在著,卻也傷透了身邊的人和他自己。

寫著寫著,思緒再次凌亂了。也許有一些,我至今還未看懂吧。當舍友們都睡了,我腦中卻開始畫面回放。那些荒唐可笑的情節,那些發人深省的對白。他令我沒有花癡的餘地,甚至不忍直視,因為看著看著,會痛。也許對於我們,那是個太遙遠的年代。那樣的荒淫無度無法想象。當他走進公園,那濃霧繚繞的林蔭之下,是如此骯髒與污穢。這就是那位國王統治下的真實例證。可惜,這位“偉大的國王”竟見不得這些。當有人將一切擺在他面前時,他被震撼了,又憤怒無比。所謂的王權是不能經受任何威脅的,何況是在需要用心收買的外國使臣面前?荒唐的鬧劇往往有著更荒唐的收場。在開場之前,他就已經準備好要逃了。臨走前,他看了巴里一眼,意味深長的。我想,她是否真的出賣過他已經不重要了。這女孩從一開始就未曾打算把心交予任何人。平心而論,她是劇中最清醒的人。哪怕換個場景,我都會為她鼓掌了。這樣的時代,生為女子,如此抱負,無愧於世。她自私,有野心,從不隱瞞。因為一開始她就對他說過:“你買得了我一夜春宵,卻無法令我屈從。”她太真實,真實到令他動心。而他要的就是她的真實,哪怕僅僅只在舞台上。但在此時此刻,她真實得令人討厭了。她曾經那樣卑微地高貴著。是他教會了她如何生存,如今她卻為了生存低下了自己高貴的頭顱。她最終變得跟那些自私市儈的人沒什麼兩樣。但他未曾怨過她,因為那些東西都是他教的。她依舊對他的偉大天賦深信不疑,她是那麼了解他。區別只是,她不再表現得卑微——她已經獲得了生存的資本。唯一洩露情感的,不過是默默生下的孩子罷了。或許,他最令她著迷的,恰恰是那不可一世的神情,壓制住她所有的野心和高傲。而那份卑微,早已隨著他一次次不可抑制的表白消失了。

即便如此,我還是相信,他是愛伊麗莎白的。那位始終追隨著他的妓女說過,男人一生會跌倒三次,一次是初戀,一次是髮妻,一次是陪伴他終老的人。而她至少佔了兩個。他時常會要她描述他搶走她時的感受,哪怕是到了彌留之際。你可以說那是他在向人昭示他強大的魅力。但我想,那也許只是為了證實妻子對他的愛吧。當她攔下他的酒瓶,不顧一切地抱住他時,我深深地感動了。這世間最愛他的,不是他母親,而是她。當她像每一個安分守己的妻子一樣抱怨丈夫的放縱生活時,你不會看到她有多美。她看著他跌倒,淚不住地往下掉。看到他想盡辦法只為了奪回酒瓶時,她竟拋下了往昔淑女的架子,灌了一大口酒,只為逼他認清事實。抱著他的頭,她說了一句話,人們都說你身邊跟著惡魔,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她也許不懂他的天賦,甚至無聊刻板得和其他貴族婦人無異。但到頭來,沒有人願意為他收拾殘局時,她依然守在身旁。情婦,他可以有很多個,但妻子,只有,也只能是她。最後,她拭乾淚水,輕輕為他闔上雙眼,對應著舞台上巴里相同的動作。終究,留在他身邊的,不是他最青睞的女演員,是妻子。

寫到這裡,該說的依舊未完。有些什麼,我隱隱約約懂了,又好像不是很懂。黃金時代的嫉世者,抱著他的輝煌壯烈犧牲。或許酒不離手,不過是因為太清醒。而他那看透一切真相的雙眼也許從未被酒精所模糊過吧。人生中任何嘗試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所以,他從未後悔,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代價最大的一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荡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浪荡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