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药贩子的故事

柠汁萌萌鸡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无论是恐怖惊悚电影,还是现实主义电影,最怕的莫过于荧屏上出现的“本片根据现实改编”。关于这部电影,我只说几个细节片段。

故事总要有个起因和推动力,药贩子程勇本来是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小老板,穷得叮当响,连房租都交不起,前妻要把儿子带去国外移民,老父亲病在养老院,连养老院的费用都没法儿按年缴费,直到老头儿送医院被告知血管瘤需要手术,手术费远高于八万。钱,成了程勇最大的问题。正巧来了个吕受益,给他指了条走私药品的路,程勇也确实从中发了一笔财,老父亲能进行手术治疗了,房租交上了,儿子也留下来了,漫天的钱,点钞机都点不过来。程勇初衷只是为了赚钱啊!还有病患送来一面面锦旗,说他济世救人。后来面对赵长林这个无良商人的威胁,让程勇放弃了继续赚这笔钱,用这笔钱开了个厂子,哪怕身为厂长,指挥手下几十个人,开着小轿车进出,比当年穷困潦倒的时候强多了,可不还是要点头哈腰跟客户介绍,希望能接到一笔订单,谁不是为了生活呢,讨一口饭吃罢了。直到在吕受益的家门外,那一双双病患的眼睛看着他,他却无颜迎接那些目光,只能低着头走过去,明明只是为了保全自己,保全自己的一家老小,却像个罪人。程勇决定复出,这次的目的仅仅只是救人,药价只收成本价500,这个价格大多数人都吃得起了,省外的也有救了。最后一次交易时,警察来了,他喊病患抱着药赶紧跑,自己开车挡住后面的警车,被抓的时候非常坦然,倒在地上,看到弄堂另一头的警察把病患包抄过来,他绝望了,这意味着有很多病患连这最后一口药也吃不上。

程勇手下的几个“合伙人”,思慧,一个抚养病女的单身母亲,靠在夜场跳钢管舞维持生计,工作外是联系各个群主的大群主,也是她帮程勇集结了病友“客户”,程勇帮她搞到药,也在她被夜场领班为难的时候,掏钱要求领班上台跳钢管舞,替她出了一口恶气,思慧在台下大喊“脱脱脱”“脱裤子”,眼里亮着光,受欺侮时暗淡下去的光。她想报答程勇,也许就像对其他那些夜场客人一样,和程勇睡一觉,程勇本来也是有这个想法的,但看到她女儿之后,程勇觉得算了,程勇关上门之后,思慧低头笑了笑,也许在她心里,程勇的确是个好人。

黄毛,彭浩,一个苦命的农村孩子,得病了就一个人跑城市里来,家里人毫无他的音讯,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看着一副混混样,其实血比谁都热,第一次把从吕受益手里抢来的药分给同屋的病友,钱也没收人家的;在集装箱码头卸货,从来不说多余的话;在赵长林的销售会上,首先出手打人;哪怕在警察追到集装箱码头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人把车开走,引开警车,想保护程勇这个唯一的药品来源,冲过了卡,却没躲过飞驰的卡车。听从程勇的话,剪好头发,买了张回家的车票,却再没机会回家了。

正如赵长林的那句话,天底下只有一种病“穷病”,有钱能被病拖穷,没钱就被病拖垮、拖死,哪怕有药,哪怕程勇的售价只有五千,也依然“有人连五千都吃不起”(彭浩)当然,我们也不能说医药就一定是黑心的,医药行业为了研发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人才、资金,很多问题也不是非黑即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