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ing to survive

平黎黎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离开场还有15分钟,决定还是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换衣服、穿鞋、飞奔出门、狂蹬自行车、等电梯、取票,终于赶在开场前1分钟到达座位。现在回想起来,这一顿折腾是值得的。

相对于“我不是药神”这个名字,我更喜欢“Dying to survive”这个叫法,饱含着拼死挣扎求生存的意味。

01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开场的印度音乐带着阿米尔·汗的味道扑面而来,可是开场的程勇却丝毫没有阿米尔·汗的气质,开个卖保健品的小店,交不起房租,甚至殴打怀孕的前妻。缺钱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开始从印度走私仿制药,目的是为了赚钱。收获巨额利润后,一度因恐受刑罚,洗手不干,后因吕受益的死受刺激,开始回馈社会。

以前很不屑“穷生奸计,富长良心”这样的话,可是倘若程勇还是那个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屌丝,他何来的能力和意识去无偿甚至倒贴给病人提供救命药呢,电影里卖假药的那个人说了一句,这世上最大的病,是穷病。穷了连独善其身都不能做到,更不用提兼济天下了。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终究只是个理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才是赤裸裸的现实。

说什么好呢,唯有尽力多挣钱,才能获得更多的自由,才能为更多的人谋福利,才能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

02 “有啥也别有病,没啥也别没希望”

这部电影里,给我最大震撼的是王传君饰演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对王传君的印象还停留在《爱情公寓》里蠢萌的关谷神奇,没想到他竟然演的这么好。给我印象最深的镜头,一是程勇说不再贩卖仿制药让他滚的时候,他的嘴角由上扬变为下撇,笑脸瞬间变成哭脸,我想我一辈子不会忘记那种表情,不会忘记那种由希望转为绝望的眼神。二是接受清创时,他咬住毛巾,嚎叫,一个大男人那样撕心裂肺的叫喊,真的让人心疼心碎。然后就是他的橘子,那个黄灿灿的橘子和他的气息奄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苦涩的味道迎面袭来。最终,病痛彻底打垮了他,他抛下了深爱的妻子和儿子,自杀。有啥也别有病,没啥也别没有希望,有病身体就垮了,丧失希望精神也垮了。

03 “变好的代价”

程勇在法庭上陈述时说,“我犯了法,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这些天价药,他们只能等死,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吧”,影片最后字幕上显示,治疗白血病的这种药已被纳入医保。突然想起谭嗣同的一段话:“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社会的进步,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是血的代价。弊病的祛除,往往陷入“吃一堑才能长一智”的怪圈。什么时候能够防患于未然?什么时候决心改革不以发生重大事故为前提?

我想这需要公民意识的觉醒,需要“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民,都与我有关”的公共精神。这部电影做出了重要的尝试,像韩国的《熔炉》,像印度的《真相访谈》,用电影来唤醒公众对社会事件和社会问题的关注,希望这样的电影越来越多,希望这样的尝试越来越普遍。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