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真实事件改编的情法困局

iJoy
2018-07-05 看过

“我不是药神”这样的片名,配上“徐峥”的名字和宣传海报上五个人没心没肺的大笑,你也许会猜这该是部喜剧片吧?豆瓣的电影分类是这么认为的,片中也确实有笑点闪烁其中,但整个故事的主调,可能影片的英文译名更适合拿来诠释——Dying To Survive。

开着贩卖印度保健品小店铺的程勇,生活一团糟:小店生意难做,连租金都交不起;父亲身患重病,急等救命钱。

一天,一位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突然找到程勇,希望他能到印度走私一款治疗慢粒白血病的仿制药“格列宁”。正版“格列宁”一盒4万,印度药店零售价却只要2000,直接向印度厂家购货会更便宜。吕吃过这种药,药效相同,价格却差十倍之多。程勇决定铤而走险。《我不是药神》的故事就此打开。

影片为了戏剧效果,让程勇先后两次陷入情理与法理的困局。不仅屏幕上的主人公在挣扎,屏幕外的观众也深深体会到其中之苦涩。

我记得有一个镜头,程勇去医院探望吕:

画面里,程勇和吕的妻子坐在病房走廊的长椅上,一个在左,一个在右,都坐在阴影里头,表情悲痛;一道明净的光把两人中间隔着的空位照得透亮。这本该是吕受益微笑着坐在他俩中间吧?但他没有,他此刻躺在病房里,护士正在进行常规治疗。画面中传来吕受益痛苦的惨叫,从那么虚弱的身体里爆发出如此刺痛人心的惨叫。

当时,影厅的观众席里一片静穆。我想,那样痛苦的叫声一定刺痛了每一位观众。

另有一段独白同样戳人心窝。一位病患老太太颤颤巍巍地恳请警察:

“你们不要查这个案子了吧。我得这个病三年了,吃了三年的药,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苦涩。当法理与情理矛盾的时候,被困局绊住的人,该如何自处?

电影男主角的原型叫陆勇,是一位针织品企业的老板。2002年,陆勇被确诊患有慢粒白血病,并开始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抗癌药。当时的药价23500元一盒,一盒只够吃一个月。

2004年6月,陆勇偶然得知印度药厂生产“格列卫”仿制药,药效几乎相同,售价仅2000元(2014年9月,这款仿制药的团购价降到200元一盒)。陆勇在病友群分享了这条信息,反响强烈。他开始为数千病友免费代购药品,并网购信用卡,作为印度公司收款账户。陆勇的行为减轻了病友沉重的经济负担,更让病友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然而,陆勇因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于2014年7月被检察院提起诉讼。三百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法院免除陆勇的刑事处罚。

陆勇的律师认为,陆勇网购信用卡确实违法,但不构成犯罪行为,不应承担刑事责任。陆勇代购药品并不谋利,属于购买假药,不构成销售假药罪。

2015年1月,法院准许检察院撤回起诉。陆勇被释放。

不论是陆勇还是程勇,我都十足地敬佩。他的义举给病患家庭带来希望,给生命带来希望。但真正能解决问题的不是一个陆勇或程勇,而是体制的改革与进步。

正如片末字幕庄重地写道:

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正版药已经列入国家医保。

慢粒白血病从2002年存活率的30%上升到2018年的85%。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