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口罩

朵兰
2018-07-05 22:55:15

五年前,我姥爷肺癌,从身体不适到确诊再到去世,一共不到两年时间。老人在意识还很清楚的时候就给我们交待,第一,他拒绝做手术,无论大的小的,他的身体不可以被破坏;第二,拒绝将辅助介质放入他的身体。确诊后已经没有治疗的意义,一来年岁太高,二来已经晚期,我们当时只想将老人的痛苦程度降到最低。 首都的肿瘤专家给了一个保守治疗的方案,服用一种进口药,四个字的名,什么飞什么机,日子太久记不得了,但医生说根据自家的条件做决定,因为那个药很贵,贵到每一粒都听着想呲牙,一粒550元,每天服用一粒,不在医保范围内。癌症患者的治疗费用大部分都不在医保范围,即便做手术,也只能报销点消炎药之类的,现在听说医保纳入的可报销药品多了些。 我带着片子和首都医生的方案回来跟家人商量,家人一致决定给老人用药。我又开始联系距离我们最近的医药代表。医药代表又给了新的信息,病人在服药期间要定期做检查,根据客观的检查数据结果,衡量这款药是否对病情有控制效果,如果确定有效,那么在连续服用18个月之后,可以递交申请,免费服用。 当时还了解到,这个药有两个生产商,一个是某先进大国,另一个是印度国,价格差着三分之一,但后期能申请免费服

...
显示全文

五年前,我姥爷肺癌,从身体不适到确诊再到去世,一共不到两年时间。老人在意识还很清楚的时候就给我们交待,第一,他拒绝做手术,无论大的小的,他的身体不可以被破坏;第二,拒绝将辅助介质放入他的身体。确诊后已经没有治疗的意义,一来年岁太高,二来已经晚期,我们当时只想将老人的痛苦程度降到最低。 首都的肿瘤专家给了一个保守治疗的方案,服用一种进口药,四个字的名,什么飞什么机,日子太久记不得了,但医生说根据自家的条件做决定,因为那个药很贵,贵到每一粒都听着想呲牙,一粒550元,每天服用一粒,不在医保范围内。癌症患者的治疗费用大部分都不在医保范围,即便做手术,也只能报销点消炎药之类的,现在听说医保纳入的可报销药品多了些。 我带着片子和首都医生的方案回来跟家人商量,家人一致决定给老人用药。我又开始联系距离我们最近的医药代表。医药代表又给了新的信息,病人在服药期间要定期做检查,根据客观的检查数据结果,衡量这款药是否对病情有控制效果,如果确定有效,那么在连续服用18个月之后,可以递交申请,免费服用。 当时还了解到,这个药有两个生产商,一个是某先进大国,另一个是印度国,价格差着三分之一,但后期能申请免费服用的是贵的那款,我们选择了贵的。但结果很遗憾,老人在服用了三个月之后,医生根据拍片结果建议停药。好在老人没怎么遭罪,比起同类病人,走得算是很体面很安详。 突然想到这个事,是因为今天去看了一部电影,徐峥主演的《我不是药神》。起初对这个片子没什么期待,还以为《人在囧途》之印度囧,可刚上映口碑就好到爆棚,豆瓣评分9.0,这是国产电影继《芳华》之后动静最大的一部。徐峥在片子开头扮演一个时运不济的卖保健品的小老板,老婆离婚改嫁,凄荒的生意根本无法生活,交不起房租,交不起父亲在敬老院的生活费,紧接着父亲又病重,走投无路之下,一个白血病人求助他,他开始走私违禁药,最终被法律制裁。这个片子是由2005年轰动一时的真实事件改编,事件本身在某种程度上推进或者说是触及了社会现实。 如果说电影是一种光影媒介,那现实题材就是光影构成的一面“镜子”。镜子作为电影的一个意象,它有几个层面的表达,第一,它可以反映生活,映照生活,是真实的一个副本;第二,事物与镜中景象的距离,就是事实与虚构的距离;第三,物理层面的理解,当物体越靠近镜面,平面镜成像原理告诉我们物体没有变大,但视角变大,感官上物体也越来越大。这就是现实题材的魅力所在。 随着电影市场的开放,国内观众对国产片的期待越来越高,那这个评判标尺很自然是国外的片子,尤其是国外反映社会现实问题的片子。比如伊朗电影《小鞋子》,观众会审视我们的弱势群体;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观众会审视我们的舆境;印度电影《起跑线》,观众会审视我们的入学问题;同时,看病难,吃药贵,也是我们当下很严峻的社会问题之一。探讨电影当然是探讨一个特定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同时归属社会问题、文化问题、工业商业问题,是有将问题问题化,这才是我们探讨电影的意义。 回到电影《我不是药神》,这里有对当下的思考,对现实的拷问,对生命的尊重,对权利的嘲讽,但片子并没有好到可以捧上神坛,基本也属于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底层成为英雄的人物弧线,善良与正确的较量,结尾的走向光明等等,它的口碑爆棚是以社会问题为支点。片中有个细节,程勇(徐峥饰)带着三个患白血病病人和一个患白血病的小姑娘的妈妈思慧(谭卓饰)一起卖走私药,当他们赚得第一笔钱的时候,程勇带着他的“团队”去做团建。思慧的女儿患病后,丈夫就跑路了,为了维持给女儿看病,她在夜店跳钢管舞。那晚,夜店经理照常让思慧上去跳舞,程勇将钱甩在桌上,要求经理上去跳。经理一边搔首弄姿跳着,一边脱着衣服,舞池中最兴奋的是思慧,喊的最大声的是思慧,那是她对命运的发泄,是由来已久的怨,是一个被生活凌辱后的弱者得到暂时救赎时发出的声音。虽然这个细节和本片的主题没有很大的关系,但作为一个女性观众,这个点很打动我。 现代电影理论发展史中有个特别好玩的段子,一位纪录片导演要做一个有关观影的试验。他把自己拍摄的一部纪录片,拿到一个从未接触过现代文明,也从未观看过电影的原始部落里放映,想了解一下这样的人群对电影的理解。结果影片放映完之后,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批电影观众热情洋溢地在谈论一只鸡。而这部影片是这位导演自己拍摄并剪辑的,他无数遍看过这部电影,但是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这部影片中有一只鸡,于是这位绝望的导演只好重新回到剪辑台上,很辛苦地一格一格地去看他的这部影片。最后他非常惊讶地发现:在其中不足8画格的一段影像当中,一幅画面的角上真有一只鸡。从理论上说,电影的每秒有24格,一个影像如果低于8画格的话,观众潜意识也许接受到了,但是观众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个成语叫“视而不见”。这只鸡是低于8画格的影像,而且是在画面的边角处,但却被一群从没有看过任何电影的观众捕捉到了。这个结果震动了这名试验者,也震动了其他电影人,于是后来在电影界流行一个段子,叫做“我看见了一只鸡”。理论上“不可能”看到的那只鸡,却是那群观众日常生活中最熟悉的,在他们的文化当中占有重要地位的,而其他的东西是如此的不重要,探讨的只能是也一定是熟悉的那只鸡。 我们一直在批判烂片期待好片,并不是电影的生产技术不进步,电影作为工业产品,近年来它在技术上的进步是非常大的,没有进步的是电影的叙事方法。《我不是药神》作为一部现实题材电影,它既注重了真实的细节,也描摹了典型的形象,不褒扬不批判,体现了社会问题的客观性,但在艺术性和美学追求上并没有大的突破。 这部片子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道具——病人的口罩,不但隐喻非常到位,而且多次通过口罩表达烘托渲染,影片最后,病友们集体摘掉口罩向平民英雄致敬。这部影片也会使观众摘掉对过去国内影片的认知,向更有意义的电影致敬。 生命不能让位于资本或者是权力。 同样,电影也不能让位于资本或者是权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