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夜空中总有闪亮的星

水墨析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已经谢幕,片尾曲响起,大家还在电影院里坐着,没有离开。只有抽噎的声音还是此起彼伏。

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能够唤起这么多人心中日益干涸的情感?连我这样高泪点的人都泣不成声。

那是,2002年的上海,天空始终灰蒙蒙,东方明珠塔高高在上,那么近又那么远。头发衣着无不邋遢的程勇在古老的台式机上打牌,卖印度神油的店铺生意寥寥。再婚的前妻要带儿子移民,他始终不肯签字,还动手打了前妻的律师。他就是那个街坊邻居家长里短时少不了提到的不成器浑浑噩噩的油腻中年男人。

转机在某一天,一个带着三层口罩的病弱年轻人吕受益找到了他,希望程勇能够帮忙从印度带回治疗慢粒白血病的印度仿制药“格列宁”。定价5000的印度格列宁和定价4万的瑞士格列宁,价格不同,药效相同。这一点患者吕受益最清楚不过。所以,他想请有印度走私渠道的程勇帮忙。程勇当然是拒绝,走私药品那可是要坐牢的。后来,他那住在养老院的父亲病了,大手术需要钱,店铺因为拖欠房租被房东锁了门。无奈之下,他给吕受益打了电话,到到印度铤而走险。可观的利润摆在眼前,程勇一举谈下了独家代理权。他顺利地把药带回来,却面临没有销路的困境。吕受益找到了病友群群主之一的美丽舞者刘思慧。刘思慧在夜店里跳脱衣舞维持生计和治疗患病的女儿。通过她,他们的药很快就打开了市场。他们的卖药团队中又加入了刘牧师和小黄毛。这个时候的程勇志满意得,从贫穷的油腻过度向富裕的油腻,财大气粗起来。

有一天,一个患者家属说家人吃了印度格列宁生病了,要他们赔偿。多方了解下,原来是吃了国产的假药。在号称“张院士”张长林充满托的卖药大会上,刘牧师气不过拿起话筒揭发他们。大家厮打起来,一起进了警局。在张长林的软硬兼施威胁恐吓之下,程勇卖出了代理权。那个雨夜,是他们五个人最后一次齐聚一堂一起吃着火锅喝着酒,畅想着未来。火锅还在咕噜咕噜地煮着,人却已经七零八落。大家知道程勇的选择,有愤怒有理解有无奈。饮下酒,咽下泪,各奔天涯。

一年后,程勇已经是开着服装加工厂的小老板,剪短了头发,穿起了西装,小货车换成了小轿车,也算是小有成就。吕受益老婆的出现打破了他以为的平静。张长林把药价提高到2万,普通人根本买不起,半年前跑路了。程勇到医院看望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的吕受益。不停地化疗掏空了这个年轻人的家庭和身体。他最终选择了自杀。吊唁时,是程勇第二次来吕家。他肯定还记得第一次来时,吕受益的脸上充满的生机,他们看着摇篮里安然睡着的宝宝。吕的妻子准备了一桌子的家常菜,她什么都没有说,但一口气干下一杯白酒足以表达她对程勇的感激之情。再回首却是百年身。这个曾经欢声笑语的家里只有冰冷的照片。吕受益的死是唤起程勇心中愧疚和不曾磨灭良知的导火索。他把儿子送到在国外的前妻身边后,把大家召集在一起,重新卖起了印度格列宁。这次他只卖500。

瑞士格列宁公司频频对警察局施压,要求尽快抓住假药贩子。警察曹斌是警队的得力干将,但是这个案子他始终办得力不从心。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能够治好病的印度便宜药就一定是假药。他们抓了那些买药的白血病患者,但是没有人供出谁是药贩子。一个老奶奶抓着他的手说的那段话,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打动。他们不在乎是哪里的药,他们需要的是买得起和治得了病的药。那些药就是他们的命。就算是在卑微的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曹斌最终还是把他们放了。但是,对假药贩子的全市悬赏发出。港口里终是有人举报。小黄毛为了保护程勇意外死亡。他才20岁,才剪了头发,才买了车票打算回家见父母。然而,他倒在血泊中,哪里也去不了了。瑞士格列宁公司利用更为强大的关系网络,将印度格列宁的生产渠道封锁。程勇毅然决定通过零售渠道购买印度市场上仅存的格列宁。零售价2000的药他依然卖500,并卖向外省。这哪里是卖啊,这根本就是他的善心赠送。可是,他还是因为犯罪而伏法。他在警车里默然地垂着头。警察外,沿路都是那些患者们,他们纷纷摘下口罩,目送着程勇的车子缓缓向前开去。影院里有人说“十万长街送总理”大概就是这样吧。后来,程勇提前释放,医疗改革在推进,病患的治愈例大幅度提高。

这部电影并不是完全虚构,而是依托于一个真实的故事。程勇原型是一名叫陆勇的慢粒白血病患者。2002年的时候,他被诊断出患有该疾病,医生便推荐他服用能稳定病情的进口药“格列宁”。这款药需要连续服用,售价23500万一盒的药仅能服用一个月。无论对谁,这都是天文数字。2004年6月,陆勇在一篇论文发现他所服用的格列宁在印度有仿制药。他最先花费4000远从日本药店买到了这种药,服用后各项指标正常后,他确信药效确实一样。而后,他在病友群分享了这个信息。通过药盒上的联系方式,陆勇找到了印度厂方Cyno公司。通过直接议价购买,只需要3000元。到了2014年,如果一次性购置一年用药,算上所有杂费,每月折合下来才199元。为了解决购置费用问题,陆勇在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这直接引发了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逮捕并提起公诉,罪行是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根据我国法律,但凡没有取得相关部门所批发的进口药品销售许可证,均会被认为是“假药”。即使这些药有很好的疗效。随后,白血病病友们知道了陆勇的事迹之后,在网上发起了实名签名——《为争取白血病患者基本生存权的集体自救行为的非罪化而呐喊》。2015年2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正式对陆勇作出不予起诉决定。称其行为不构成相应罪名,并表示,“对陆勇定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2018年,中国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政策,同时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格列宁”纳入医保名单中。

影片更加戏剧化。影片中的程勇并不是白血病患者,所以曾经因为害怕坐牢而退缩过,他说“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又没有病”。程勇贪财又好色,还会动手打老婆,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确实这样的他在经历过认识的朋友死别后有了几乎脱胎换骨地转变。这是电影所要表现的更加传奇的人性升华。但是,如果没有陆勇,就绝不会有程勇。

尘世的生活总是充满了泥泞,总有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太多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故事在不停地反转又反转,有些时候也不知道该坚持些什么,相信些什么。电影中,瑞士公司的代表冷漠绝情却西装革履。但是,世俗的成功并不是唯一值得称赞的成就。我们所歌颂的往往是那些来自最普通的人身上闪烁的最闪亮的人性的光辉。就像是漆黑夜空里闪闪发光的星星。努力地发光,努力地照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