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是个代购

Wonder
2018-07-05 20:13:32

本来答应了黛姐去试毒《动物世界》的,临时改了主意去看了《我不是药神》的点映,血赚不亏。

说实话,徐峥这几年给的惊喜有点出人意料了。很长时间以来,提到他的时候脑子里还是猪哥哥或者囧途的印象,非常的出卖年龄。但是这一次,我感觉自己看到了徐峥巨大野心的一角。我们这个地方,很难在大银幕看到深刻的片子,所以难得有一部能过审,都觉得欣喜不已,更何况电影确实拍的不错。

电影本身是真实事件改编,关注的也是长久以来困扰我们的一个难题,这些都没什么好说的,电影本身以及无数的影评人讲的都足够多了,也用不着我来剧透。但是在我看来这个故事最能让我产生共鸣的是另一个角度:这其实讲的是一个代购的故事。

现在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做什么的,我相信你的微信里面,至少要有几个人是做代购的。朋友圈里没有代购,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当然了,我相信你也屏蔽拉黑了不少代购。

但凡做代购,一般都有最显著的两个特点。一个是地理位置上要相当的接近边境线,另一个就是有条件经常出入边境。也就是说要么你离得近,要么你常出国。当然有一段时间我们发展出了海淘行业,人在家中坐,买进全球货。可是海淘的缺点也很明显。一来是时间普遍比较长,多数都在一个月以上,时效性很差。二来海关风险很高,容易被税。三是由于路上时间太长,物流过程很容易损坏。大多数海淘的转运公司在通关之后都选择走便宜的EMS物流小包,可是因为个别人的原因,丢件现象时有发生,把EMS的声誉败坏的够呛。

我为什么能有这么点稍微的了解呢,那还不是因为自己是真的穷嘛。

我们经常开玩笑,深圳一块砖头砸到十个人,八个是代购,剩下两个是水客。同样是往返深港两地带货,三六九等却分的细致的很。最底层的就是我们俗称的水客,这类人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背货。多数都还是按重量或者按次数收费,背的东西价值几何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好一点的就是零星带货的代购,这些人一般都是单打独斗,每次能带的东西有限,更倾向于带高价值单品。一支口红的收益比一瓶乳液要高跟多,但是口红才在行李箱占多大地方呢?这类人一般比较随意,没有固定的日子去采购,带多少东西完全看自己心情,对挣钱看的也没那么重。还有一些,就类似于集团化作战了。他们一般很少自己出门背货,而是把需求分散给第二类人,自己只做平台。

无论是哪个层次的代购,都无法绕过的一道坎就是海关。没有被海关抓进小黑屋经历的代购,八成是个假代购。我离开深圳的时候曾经大概的算过一笔账,那几年贡献给海关的毛爷爷,基本能把这几年自己种草的电子产品买个全套了,想想心都在滴血。

已经很难回忆起当初第一次做代购的经历了,感觉不经意间就走上了这条路。直到后来在香港遇到公司的同事,才发现原来不是只有我觉得这个公司是真的发钱少啊。再到后来一问,周围一大批同事休息时间也都往对岸跑。随着接触到的代购越来越多,发现还真是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航空公司的空姐机务,金融行业的帅哥美女,赋闲在家的家庭主妇,甚至那些小孩在香港念书的妈妈,接孩子放学都要顺路带点东西回来。一时间我感觉所有在深圳的人似乎都是代购。

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在深圳的几年到底学到了些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我认识到,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永远有无数的人在努力拼搏,永远有人不满足于眼前的生活。城市是有生命的,城市的性格会影响城市里的人。在很多人眼里,深圳代表的就是奋斗,就是激情。但是在我眼里,深圳就是生活中无限的可能,是脑海里无数种想法的源头,是一种能打开眼界的力量。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深圳了。现在的我每天被很多无聊的事情缠绕,精力被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占据。在没有回来以前,我很难想像到居然真的会有这样的地方,会有这样的人,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还颇为自得。

我怀念那些在深圳的日子,我怀念那时候简单的生活,我怀念曾经单纯的信念。

大家都是来挣钱的,别跟我谈什么奉献。你舍不得发钱就简单点拿个流氓的样子出来,不需要拿理想和情怀伪装,看着挺恶心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