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分场梳理

杨孝贤
2018-07-05 19:47: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幕

1、神油店。

2002年,上海。

程勇的王子印度神油店里,摆放着各色进口的保健用品。裸露女人的身体,撩拨着人们的欲望。程勇抽着烟,百无聊赖地在电脑上玩纸牌游戏。

隔壁小旅馆老板走进来,告诉他房东又来催房租了。保健品卖的不好、没钱交房租,老板看到了程勇的窘境。

2、养老院房间。

程勇的父亲行动不便,躺在床上。他说,程勇的前妻又来给他做思想工作,要带儿子出国。老爷子坚决反对。程勇给老人喂饭,两个人还因为喂饭而闹脾气。

3、养老院前台。

程勇勉强支付了养老院当月的费用。

养老院的人提醒他,老爷子的身体每况愈下,赶快带老爷子去医院检查。程勇连住养老院的钱都快交不起了,看病的事情更没有放在心上。

4、澡堂。

周末,程勇迎来了和儿子程小澍短暂相处的时光。两个人一起去澡堂洗澡。

程勇给儿子搓澡、擦身子。亲生父子之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5、路边摊。

程勇带小澍在路边摊吃晚饭,小澍说想要一双球鞋。

程勇看出了小澍和后爸之间的隔阂,他很欣慰,爽快地掏钱给小澍,似乎忘了他拮据的经济状况。

6、妻子的车前。

程勇把小澍送上

...
显示全文

第一幕

1、神油店。

2002年,上海。

程勇的王子印度神油店里,摆放着各色进口的保健用品。裸露女人的身体,撩拨着人们的欲望。程勇抽着烟,百无聊赖地在电脑上玩纸牌游戏。

隔壁小旅馆老板走进来,告诉他房东又来催房租了。保健品卖的不好、没钱交房租,老板看到了程勇的窘境。

2、养老院房间。

程勇的父亲行动不便,躺在床上。他说,程勇的前妻又来给他做思想工作,要带儿子出国。老爷子坚决反对。程勇给老人喂饭,两个人还因为喂饭而闹脾气。

3、养老院前台。

程勇勉强支付了养老院当月的费用。

养老院的人提醒他,老爷子的身体每况愈下,赶快带老爷子去医院检查。程勇连住养老院的钱都快交不起了,看病的事情更没有放在心上。

4、澡堂。

周末,程勇迎来了和儿子程小澍短暂相处的时光。两个人一起去澡堂洗澡。

程勇给儿子搓澡、擦身子。亲生父子之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5、路边摊。

程勇带小澍在路边摊吃晚饭,小澍说想要一双球鞋。

程勇看出了小澍和后爸之间的隔阂,他很欣慰,爽快地掏钱给小澍,似乎忘了他拮据的经济状况。

6、妻子的车前。

程勇把小澍送上了前妻的车。

前妻再次和程勇提出了小澍出国的事情,程勇坚决反对,一如往常。

前妻表示会让律师和程勇交涉。

7、律师事务所。

律师代表前妻和程勇交涉,他们把程勇的窘境展示得一览无余,让程勇恼羞成怒。

程勇动手打律师和前妻。

8、警局。

(警察曹斌是程勇前妻的弟弟,得知姐姐被打。)

曹斌怒气冲冲地走进警局,他想要教训程勇。

程勇在派出所,狼狈但固执。派出所的民警拦住了程勇。

9、警局外车内。

(曹斌知道程勇的固执。)

曹斌回到车上,建议姐姐先出国,小澍出国的问题以后再解决。

10、神油店。

小旅馆老板给程勇拉了个生意,有人想托程勇从印度带药。

老板告诉程勇,价格可以谈。

11、神油店。

托他带药的是一个瘦高的上海男人,带着口罩,名叫吕受益。

吕受益和程勇介绍印度格列宁,和瑞士格列宁药效一样,价格差二十倍。

程勇不相信吕受益的话,他权衡收益和走私风险,也没有接受吕受益的条件。

吕受益临走前在一张名片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12、养老院。

护工推开门,程勇的父亲倒在地上。

13、医院。

程勇拿着高价缴费单和医院医生谈价格。

医生劝他赶紧想办法找钱。老爷子的血管瘤一破,人就没了。

14、车内。

程勇开车,送老爷子回养老院。

15、路边摊。

程勇一个人在路边摊喝酒,没有人可以求助。

他看到桌子上的一张广告名片,想起吕受益留下的那一张。

16、神油店。

程勇回到神油店,发现门被房东锁了。

17、神油店。

程勇敲碎玻璃,找到吕受益的联系方式名片。

18、医院。

程勇来医院向医生打探印度格列宁的情况,医生避而不谈,但是告诉他这种病如果控制得不好,进入急病期,就只能等死。

程勇看到脚部输血的病人,有些不敢面对。

19、医药公司门口。

白血病患者抗议格列宁定价过高。

医药公司代表站在定价策略的角度解释,患者不接受。双方爆发冲突。

路旁的吕受益接到电话。

20、房间。

吕受益把印度格列宁的说明、小样给程勇。程勇答应带药,但是要求先给钱。

21、程勇前往印度药厂的一系列镜头。

22、制药厂。

制药厂的出厂价格比吕受益说的还要便宜,但是药厂老板不愿意卖给程勇。

程勇向他解释卖药的原因,并希望做药厂的中国代理。

23、渡口。

肮脏的印度渡口。

程勇请人帮忙运药,对方恶意抬价。

24、海上。

程勇漂泊在海上,风吹他的头发。

他想起制药厂老板给的目标:如果他能在一个月内买完格列宁,代理权就是他的。

25、医院。

吕受益做刺穿。

他的病情有些恶化,程勇的药带来了希望。

26、房间。

程勇把药给吕受益。

多出的药,两个人决定联合卖掉。

27、两个人卖药失败的一系列镜头。

28、房间。

两个人为卖药的事情发愁,吕受益想起了一个人。

29、舞厅。

(两个人来到舞厅。)

两个人上楼梯,吕受益向程勇介绍舞女思慧和她的病友群。

一拉帘子,两人进入舞厅里。思慧在跳钢管舞。

30、后台。

吕受益给思慧介绍他们的印度格列宁。

31、小餐馆。

在思慧的联络下,群主全都来了。他们带着口罩,顾虑重重,不断地抱怨五千块钱的要价。

程勇不满,让大家摘掉口罩。在思慧的劝说下,吕受益带头摘掉了口罩。程勇看到了他们的自卑和诚意,给他们每人打八折。

32、车内。

程勇拿着一份很长的买药人名单,脸上藏不住生意红火的窃喜。他需要再去一趟印度,进更多的药,为此他想找一个英语翻译。

33、教堂。

刘牧师用英文布道,缓解信徒们的痛苦。

34、教堂。

刘牧师被说服入伙。

程勇:为了救人而犯罪有什么错?上帝不是说了吗: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35、车外。

吕受益分发药,黄毛抢药。

吕受益不知道黄毛的来历,胆小地他没敢阻拦。

36、后台。

思慧告诉程勇,黄毛是农村孩子,得了病怕连累家人,跑到了城里。

37、程勇和吕受益追黄毛的一系列镜头。

38、黄毛住处。

程勇来到黄毛的环境,阴暗简陋,合住着很多白血病人。黄毛是把药抢来分给病友吃的。

黄毛说程勇卖药是为了钱,程勇拉他入伙。

39、神油店。

程勇补上了房租,房东打开了神油店的锁。

40、神油店。

牧师通过电话联系印度厂商。

牧师:I understand. I know. You have my word. OK. God bless you.

程勇、吕受益等人围坐在一旁,看牧师一脸谨慎地挂断了电话。

牧师:代理权是你的了。

众人长舒一口气。

41、印度药厂。

老板在代理合同上盖章。

42、一系列运输、分销格列宁以及数钱的镜头。

43、医院。

程勇的父亲被推进手术室。

第二幕

44、神油店。

几个人日常经营着他们的格列宁生意。黄毛负责搬运。牧师负责和药厂对接。思慧负责和患者对接。

思慧问:格列宁能不能给外省供药。程勇担心风险,没有同意。

吕受益代表崇医的病人来送锦旗。

45、警局。

警察曹斌在抓嫌疑犯的过程中受伤,正在往手上涂药。

队长传话,局长要见曹斌。

46、警局。

局长介绍向曹斌介绍医药公司的代表。

曹斌负责假药案的调查。

47、医院。

程勇的父亲手术成功,给父亲喂药。

程勇试探儿子愿不愿意出国,儿子不愿意,老爷子放心了。

48、神油店。

程勇给大伙分药、发钱。

提议公司搞团建。黄毛接受药。

程勇叫到老刘的名字。

刘牧师拿走了自己的那份药和钱。

刘牧师:愿主保佑你。

程勇:阿门。阿门。

轮到黄毛了,程勇没有给黄毛发钱,也没有给他药,而是点了根烟,坐直了身子。

程勇:黄毛,你欠我的钱呢,算是还清了。咱们俩两清了。

黄毛老实巴交地点点头,他拿起衣服准备离开。

程勇:去哪里呀?不想干了?

程勇把钱和药都拍在桌子上。

程勇:喏,钱拿好,别再傻不拉几把药给分了。

黄毛看了看桌子上的药和钱,有些呆住了。

吕受益:喂,愣着干什么啦?喂。

思慧:过来啊。过来过来。

思慧拉过黄毛的手,把药和钱塞给黄毛。

思慧:拿着。快谢谢勇哥。

黄毛有些张不开嘴。

思慧:说呀。

黄毛:谢谢。

程勇:谢谁呀?

黄毛:勇哥。

程勇紧接着说了一句:不客气!

大家都笑了。

程勇:勇哥今天晚上请客喝酒,公司搞团建!

49、舞厅。

经理叫思慧跳舞。程勇砸钱让经理跳。

50、舞厅。

经理跳钢管舞。

思慧在台下,和其他观众一起起哄。她每天都受着这样的委屈,如今全都宣泄掉了。

51、舞厅

程勇把吕受益、刘牧师和黄毛送上车。

程勇拦下了另一辆出租车。

程勇:思慧,我送你。

思慧:不用了勇哥,没两步一走就到了。

程勇:上车吧。

程勇低下了脑袋。

程勇:我送你回家。

思慧尴尬地理了理头发。

思慧:真不用了勇哥。

程勇:走吧。走啊。

思慧收起了笑容。

52、思慧家。

思慧去洗澡,程勇脱掉衣服,突然发现思慧的女儿站在门口。

程勇赶紧遮上被子。

53、思慧家。

程勇看着房间里思慧和女儿的照片,又听思慧说了家里的情况。

程勇:要不然算了吧。

54、警局。

曹斌向局长汇报:印度格列宁是真能治病的药,而且价格便宜。

局长强调这种药是走私药,没有进医疗手册,不合法。

55、神油店。

程勇、吕受益、黄毛斗地主。

有人打来电话。(说吃药出了问题)。

56、教堂。

一对中年夫妇说家里的老人吃药吃出了问题,双方争执。

思慧:你们再想一想,还吃过别的药吗?

57、推销会。

张长林和药托儿一起推销德国格列宁。

58、车内。

众人在外面商量报警,发现老刘不见了。

59、推销会。

刘牧师戳穿张长林的真面目,被拖出去。一场打斗。

60、派出所。

众人在派出所做笔录签字。

程勇:他要是抓起来,判多少年?

警察:卖假药的八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情节严重的,判个无期。

61、车内。

程勇想到判刑的事情,心情不太好。

吕受益邀请程勇去家里做客。

62、吕受益家。

程勇看到了吕受益的儿子,听吕受益讲了自己得病的心路历程。

吕受益:现在好了,有药了,又有钱了。

63、吕受益家。

吕受益的老婆给程勇敬酒,一饮而尽。

三个人说着说着,说到了程勇的儿子。

64、神油店。

半夜,有人敲门。

65、神油店。

张长林向程勇要印度格列宁的渠道。

程勇不同意。

张长林:保重啊。

66、神油店。

第二天,程勇接到张长林的电话,说警察马上就到。

67、神油店。

警察搜药店。

68、神油店。

警察搜出一大堆锦旗。

(警察没看上面写的什么吗?)

69、神油店。

吕受益和黄毛把药从垃圾箱里搬出来。

张长林向程勇施压,要他交出格列宁的代理权。

70、深夜,程勇独自抽烟,纠结。

71、神油店。

众人吃火锅,程勇宣布散伙,改由张长林卖药。气氛瞬间凝固了。

72、一年后。上海。天空中有很多鸽子在飞舞。

73、纺织工厂。

程勇带李总参观车间。他如今做了很大的买卖。

74、纺织工厂。

程勇送李总上车。吕受益的妻子来了,哭诉吕受益的情况很不好。

75、歌厅。

李总有美女陪酒,程勇心里想着吕受益。

76、家中。

程勇在网上,查到了张长林被追捕的消息,知道病人们没有药吃,都惨了。

77、医院。

程勇来看吕受益。

程勇:胆子挺大啊,敢自杀了。

医生给吕受益清创。

78、医院。

程勇和吕受益的妻子在病房外面,听到吕受益的惨叫。程勇的神经不断被刺激着。

79、程勇开车。

80、教堂。

程勇找到老刘时,老刘正在摆传单。

81、

刘牧师:说是你已经没有代理权了,不能拿药。

刘牧师给程勇介绍边检的形势,程勇决定走海上。

82、机场。

程勇再次去印度。

83、医院。

医生介绍吕受益已经进入急病期。

吕受益的妻子决定硬上骨髓移植。

84、医院。

吕受益做检查。

85、医院。

凌晨,王传军从床上爬了起来。

妻子和儿子还在睡着,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86、医院。

程勇再次来到印度,正值印度教祭祀湿婆,街道上到处都是消毒喷雾。

程勇的心灵受到了净化。(神来之笔!)

87、吕受益家。

程勇带回了药,但是吕受益已经死了。

程勇想给吕受益的妻子一些抚恤金,她没有要。

很多病友来祭奠他。

88、吕受益家。

程勇穿过祭奠的人群,看到黄毛坐在走廊尽头,剥桔子。

89、车内。

程勇开车,想起了印度格列宁工厂面临的危机。

90、印度码头。

老板告诉程勇,印度格列宁遭到起诉,可能会倒闭。不过目前他还可以供应。

91、家中。

程勇给儿子盖被子。

第三幕

92、屠宰场。

程勇要重新卖药了,找黄毛再次入伙。

黄毛想到以前程勇一心挣钱,又弃他们而去,害惨了很多人。他没有答应。

93、车间。

程勇聚集了一些群主,宣布重新卖药。他害怕坐牢,让大家不要声张。

这一次,他只卖500。

94、码头。

程勇一个人装卸咳利宁。黄毛出现了,他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搬药。

一年前,吕受益还在和他们一起搬药,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

95、码头。

黄毛和程勇在码头,聊到黄毛的家事和对对方的看法。

96、码头。

码头保安发现了车上的药,黄毛和程勇出现了。

保安让他们赶快把车开走。

97、警局。

曹斌介绍张长林案的新线索。由于进展缓慢,局长对曹斌表示不满,要求他十五天之内抓到张长林。

98、一系列警察临检的镜头,带走了很多患者。

99、警察也找到了黄毛,要求黄毛协助调查。

100、警局。

曹斌给患者做工作,要求他们说出药贩子的情况,没有说话出来。

老太太请求曹斌别再追查格列宁了。

101、警局。

曹斌洗脸。

辅警问曹斌如何处置这些患者。

曹斌:放了。

102、警局。

曹斌向局长说明难处。

局长站在执法者的角度,义正辞严。

103、警局。

曹斌一个人抽烟。

电视上播放健康之路节目,格列宁医药代表劝说大家不要购买走私药。

104、一天晚上,杨长林找到程勇。

105、家中。

程勇给了杨长林三十万,封住他的嘴。

杨长林:我卖药这么多年,发现只有一种病——穷病。这种病你没法治啊,你也治不过来。算了吧。

106、旅馆。

程勇在看球,曹斌带人来抓他。张长林跳窗。

107、街道。

追击。曹斌抓住张长林。

108、警局。

警察审讯张长林。

张长林绕弯子,说自己是在救人。

109、警局。

局长愤怒,要求调出张长林的案底,仔细查。

110、警局。

有人给曹斌拿来案底,从中,曹斌发现了程勇的笔录。

在昏暗的灯光下,曹斌显得非常纠结。

111、纺织工厂。

电话里,程勇得知格列宁的产量下降。

有姓曹的警官来找程勇,刘牧师担惊受怕。

112、纺织工厂。

曹斌敲打程勇,把他贩卖印度神油和黄毛的事情和盘托出。

一切都很清楚,曹斌知道了程勇贩卖格列宁的事情。但是程勇全都搪塞了过去。

113、车内。

黄毛和程勇准备出发去接货。

黄毛剪了头发,让程勇吓了一跳。

黄毛说,他准备回家看看。

114、码头。

黄毛和程勇卸完货,黄毛去厕所。

115、码头。

黄毛从厕所出来,发现保安报了警,曹斌正在了解情况。

116、码头。

黄毛跑回车旁,一个人把车开走了。

程勇这才发现,原来警察来了。

117、追车。

118、黄毛被大货车撞死,满地的格列宁。

119、医院。

曹斌把黄毛送到医院。黄毛浑身是血。

120、医院。

程勇赶到医院。

程勇:人呢?

曹斌:没了。

程勇:他才二十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你说话?他有什么罪?他有什么罪?

121、太平间。

黄毛躺在太平间里。

医生把黄毛的遗物拿给程勇。

122、夜晚。街道上下着雨。

123、黄毛的住处。

程勇来到了黄毛的住处,看到他的照片和已经买好的回家的火车票。

程勇哭了。

124、冬日的上海。雾气昭昭。

125、警局。

曹斌请辞。

126、印度药厂。

印度警方关闭了药厂。

127、中国制药公司。

制药公司代表和瑞士药厂沟通,希望他们向警方施压,彻底查处印度格列宁的经销商。

128、纺织工厂。

程勇得知药厂关闭了。程勇继续从药店以零售价进货,价格不变。这次他还要联络外省。

129、思慧通过QQ群联系外省的一系列镜头。他们为很多白血病人带去希望。

130、纺织工厂。

程勇拿名单,交给思慧去结药。

131、机场。

程勇知道他卖药的风险,他决定送儿子出国。

曹斌也来了。

曹斌:咱们来找地儿喝一杯?

程勇:下次再说吧。

132、街道。

程勇跟患者们交接格列宁,被警察抓获。

133、法院。

程勇受到审判,双方辩护律师就版权和人情之争进行辩论。

程勇认罪,并为白血病人发声。

134、法院外。

程勇和曹斌告别。

135、路上。

程勇被送去监狱的路上,患者纷纷站在路边,为他送行。

在人群中,程勇仿佛也看到了吕受益和黄毛的身影。

136、监狱门口。

三年后,程勇出狱,来接他的是曹斌。

曹斌:将来怎么打算?

程勇:还没想好。

曹斌:你还是接着卖你的壮阳药吧,也适合你。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