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勇是个“烂人”,但却扛起了生命的尊严

锐观察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不是药神》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刷屏朋友圈,受到很多网友好评,甚至还有网友说这部电影让人重新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

看过的人都说是本来是冲着徐峥去的,以为是一部会让人爆笑的喜剧,没想到看完电影却笑中带泪。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事件进行改编,在剧情展现社会现实,发人深思。

“药神”原型——陆勇

剧中徐峥所扮演的男主人公程勇则是以现实世界中的“药神”陆勇为原型。

徐峥扮演的男主角——程勇

“药神”原型——陆勇

陆勇如何走上“药神”之路?

2002年,47岁的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且不间断服用。当时的陆勇足够幸运,他的外贸工厂赚的钱比一般工薪阶层高很多,但吃了近两年正版药,再加上各种检查治疗费用,他的家底几乎被掏空了。

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

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

印度生产的的仿制格列卫

于是,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由于瑞士诺华公司的格列卫药品的专利保护器在2013年到期,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仿制此种药品,仿制药的价格也随之不断下降,直到2014年9月,仿制药的“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仿制药的出现让国内很多吃不起两万块一瓶的进口药的病人找到了一线生机,找陆勇代购药品的病友变得越来越多。

2013年,为了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这张信用卡了成为国内病友们与印度制药公司进行购买药品和转账的渠道。

然而,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个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查到了曾经购买过信用卡的陆勇,于是将陆勇抓获。11月23日,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陆勇被沅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2014年7月22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引起争议!

陆勇到底有没有罪?

陆勇被拘留时,在病友圈中,带来药效相同但价格便宜的仿制药的陆勇已经被病友们封为“药神”,因此在检方拘留陆勇后,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

病友们的联名信引起了媒体和人们的关注,民众开始了解到对于患重病的病人们吃药贵,买药难的现状。

同时,陆勇为病友们“代购”印度低价抗癌药的行为是否违法和是否应该被定罪在社会上引起了争议。一方面,对于陆勇帮忙“代购”药品的病人们,陆勇是他们万分感激的人,让他们可以吃到价格低廉的抗癌药,延续自己的生命;另一方面,对于公正的法律来说,陆勇的行为确实破坏了我国对于信用卡和进口药品的管理方法。

检方撤诉!

陆勇寻医求药不是销售行为

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向沅江市人民法院撤回起诉

在检察院提供的《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中说到,“陆勇的行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陆勇的行为是买方行为,并且是白血病患者群体购买药品整体行为中的组成行为,寻求的是印度赛诺公司抗癌药品的使用价值。陆勇有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的行为,如违反了药品管理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有关个人自用进口的药品,应按照国家规定办理进口手续的规定等,但陆勇的行为不是销售行因而不构成销售假药罪。

“陆勇通过淘宝网购买3张以他人身份信息开设的借记卡,并使用其中户名为“夏维雨”的借记卡的行为,属于购买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根据刑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不认为是犯罪。而且,陆勇购买借记卡的动机、目的和用途是方便白血病患者购买抗癌药品。除了用于为病友购买抗癌药品支付药款外,陆勇没有将该借记卡账号用于任何营利活动,更没有实施其他危害金融秩序的行为,也没有导致任何方面的经济损失。”

释法说理书中还提到:“他对白血病病友群体提供的帮助是无偿的。在国内市场合法的抗癌药品昂贵的情况下,陆勇的行为客观上惠及了白血病患者。尽管违反了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但是他的行为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而言,是难以相题并论的。如果不顾及后者而片面地将陆勇在主观、客观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显然有悖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决定不予以起诉。”

为什么中国不生产仿制药?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不能从印度合法进口仿制药或者在中国生产仿制药呢?

因为中国对专利的保护,印度生产的仿制药被划分为假药,不能得到我国的批准进口许可,所以不能合法引进到国内。而印度的专利保护法相对宽松,药品专利保护在印度执行也不像我国国内如此严格,使得印度仿制药可以大行其道。事实上,瑞士制药企业诺华公司曾发起有关抗癌药“格列卫”的专利诉讼,但2013年4月印度最高法院驳回了其专利诉讼请求。

而批准生产国产仿制药,涉及到保护知识产权与生命权孰轻孰重的问题。保护知识产权,可能导致病人吃不起天价药;而抗癌药研发需要巨额投入,允许仿制药泛滥,将导致企业研发新药动力不足。中国虽然有“强制许可”相关制度,即在特殊情况下(如危害公共健康、妨碍国家利益等),可以不经专利权人的同意,由政府授予、许可其他企业使用某项专利。但还没有个人或政府部门申请过实施强制许可,因此,强制许可制度也从未在抗癌药领域实施过。这就是长期以来印度可以生产仿制格列卫,中国不能的原因。

其实在陆勇被捕的几个月前,2013年4月,“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保护期就已经到期,7月已经有国内公司开始生产“格列卫”仿制药,但是每盒售价高达3000元,虽然比瑞士进口药要便宜很多,然而完全自费的话,很多患者依然吃不起。相比于印度仿制药几百元一盒的价格,患者还是更愿意选择印度仿制药。

为病人谋福利的英雄?

还是

获取利益的商人?

2017年,GQ实验室提出了陆勇究竟是“英雄”还是“商人”的质疑。原因是在推广并代购某种印度仿制药七年之后,陆勇转而推广另外一种“药”,印度Cyno公司生产的Imacy。他曾为Imacy在中国的推广会站台、在媒体上宣传、并牵线Cyno公司与云南药企合作办厂。

去年三月份,GQ实验室与陆勇同赴印度。经实地采访发现,Cyno公司有以下疑点:1、药厂售药不要求出示处方,价格是同类产品的1/4。2、收款银行信息一周一变。3、印度本土药房中买不到Imacy,中央药监局查不到,90%的Imacy通过邮寄方式销往中日。4、生产许可不合规且过期。5、经中科院检测发现,Imacy的有效成分远小于原研药。专家介绍,这种药因其药性不稳定,对慢粒患者长期治疗是“有危害的”。

陆勇拥有高知名度,只推荐Imacy, 令其几乎等同于印仿格列卫的代名词。许多患者因此并不清楚,印度许多大药厂都生产格列卫仿制药,价格在七八百元。患者本来完全可以有其他安全、有效、便宜的选择。但是在陆勇的宣传和带领下,病人都跟随着陆勇选择药品。

陆勇曾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说:“他们想要我帮他们做宣传。”作为回报,新的生产公司Cyno向陆勇提供免费药物,从2010年起到被捕,所提供的免费药物大概价值一万多元。

对于这一点,陆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当时新一代的药出来了,给我试吃,吃着效果很好,就给我免费了。这是馈赠,不是利益,馈赠跟利益法律上是两回事。”

不管怎样

陆勇为我们走出了一条路!

无论陆勇是否在为病友代购印度仿制药时获取过利益,他在解决我国进口药价格过高,患者吃不起药的问题上主动站出来发声,为患者们开辟了道路!

陆勇事件让国家和社会看到了医疗系统中的药品问题,政府持续推动医疗体制改革,使得大批慢粒白血病人陆续得到了有效的救助。

有数据显示,从2002年,陆勇被确诊的那一年,到2018年,16年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从30%上升至85%。

2012年,来自多个国家的120名医生在美国杂志《血液》上发表联名信抗议“格列宁”定价过高。

2013年,印度最高法院驳回了瑞士格瓦制药公司对“格列宁”的专利诉讼,印度仿制“格列宁”转为合法生产。

2014年11月,发改委下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

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的意见》。

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

2016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出台:凡是2007年10月1日前批准上市并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化药仿制药须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

2018年,我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纳入医保。

2018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相信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就如电影中的结局,我们已经见证了这一天的到来,看到了美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