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之死”与现代神话

食者道三斋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警告: 本文包含剧透

超能先生作为超人家庭的父亲,体魄强健,拥有超级力量。而弹力女超人作为母亲,则拥有橡皮一样可塑而弹性卓绝的身体。这两个人设和能力的设定,很直接的反映了传统概念中男女的理想属性。理想的男性形象充满力量与勇气,渴望靠自己解决一切。女性,特别是母亲,则更善于应对多重情况,也更加柔和。

在《超人总动员》系列中,超能先生的位置越来越尴尬。在第一部的开篇,超级英雄的黄金时代结束了。这也意味着力量主导的世界结束了。实际上,当代对男性的审美也趋向于中性化,小鲜肉渐渐取代硬汉。

到了第二部,弹力女超人成为了冒险的主体。她被选中出头露面,超能先生反而在家看孩子。这个设定,或许和女权主义的崛起不无关系。真实情况也是,女性地位提高,有一部分男性开始变得不如妻子能赚钱。预设变了,他们难以适应。不过,他体会了在家看孩子的苦劳。从另一角度讲,这也是一种冒险。英雄是踏入未知领域,并解决问题的人。超能先生也用自己的努力解决了问题,让孩子们认可了父亲,扩充了自己的能力范围,这同样是英雄的行为。

怕观众悟不出来,导演甚至还让衣夫人用台词强调了这件事。“能把家里那点事搞好,就也算英雄了。”

衣夫人是一个混合形象,融合了智慧老人、造物主的原型。她是为英雄们解惑的长者,象征智慧。她为英雄造衣服,本质是创造“英雄人格”。衣服是人格,这个概念在现实中也很常见。警察、医生、政客、暴走族,都有代表自己身份的特殊服装,穿上这身衣服就成了这个角色。因此,第二部的弹力女超人在开篇时被大公司安排穿上黑色的新衣服,是对未来危机的一次预警。

在本片故事中,禁止超人活动的法令让衣夫人也失去市场,变得寂寥异常,这是类似于“上帝死了”的隐喻。禁止超人,是禁止理想形象。理想形象造就差异,差异造就歧视。当代社会的左派支持者,讲求平等抹杀差异的同时,也抹杀理想形象。“人人都是英雄,就没有英雄了”,这个概念让大众有了自信,同时也失去了追寻的方向。于是大众迷茫了。

迷茫的特质是“看不清”。“屏霸”的设定就是针对迷茫的当头棒喝。这个角色提出的问题是,“什么是真实”?媒体的进化,让人们可以更轻松地获得各地的资讯,却更难判定其真伪,因为不是亲眼所见。在逮捕假屏霸的中转站,其场景设定和《电锯惊魂》中的屋子十分相似。桌上收集了一筐眼珠,可解读成“坏人夺走了观察力”。

其后,剧情发展成“戴上眼镜即被催眠”。此处的眼镜同样可指代“蒙蔽双眼的欲望”。本片中,没有被眼镜催眠的只有三个孩子。这或许是表明,“只有孩子才是纯洁的,仍未蒙蔽”。当然,这是理想情况。实际上现代的处境与理想相反,孩子受屏霸危害往往更深。

超人家的三个孩子:女儿巴小倩、儿子巴小飞、婴儿巴小杰。

巴小倩是刚刚步入青春的女孩,性格自闭,超能力是隐身和制造屏障。她的能力和性格很匹配——因为与众不同而自卑的她不希望被注意到,希望和他人保持距离。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部中,她的超能力起初被压制,后来因得到母亲的许可而解放。能力解放的同时,她的发型以及性格也改变了。可以这样解释:她的隐藏和隔阂作为一种精神力量,从向内转为向外,增进了她的心理健康。正如有轻微心理疾患的人,把自己的内心通过音乐绘画之类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就会获得心灵释放,而不至于把自己憋坏。

巴小飞是多动症的小男孩,拥有超级速度。他的设定完美诠释了这个年纪孩童的惊人活力。他和父亲一样,属性都比较单纯。

巴小杰是第二部中最大的亮点。他有多重超能力,象征婴儿身上蕴含的的多重可能性。成长的过程,是某些可能性具象化的过程,也是更多可能性消亡的过程。我们可以说一个婴儿未来可能是科学家,可能是音乐家,可能是运动明星。

巴小杰的超能力1:穿墙、遁入异次元。没错,小孩子常常突然跑到奇怪的地方,让大人找不到。

巴小杰的超能力2:变成燃烧的怪兽。没错,小孩发火的时候很可怕,出手没轻重还咬人,如同怪兽。

巴小杰的超能力3:双目激光。没错,被小孩注意到的东西都是危险的,很可能会被毁掉。

巴小杰的超能力4:多重分身。没错,你按住小孩不让他碰这个东西,他又去碰那个……

其中最精彩的一处能力展现,是巴小杰和衣夫人相遇时。

独身主义的衣夫人本不愿带小孩,但在凝视巴小杰后,内心被可爱融化,同意暂时照顾他。婴儿可爱的大眼睛能感动人,是动物属性使然。动物幼崽需要看起来“可爱”,而成年动物需要能识别这种“可爱”而心生愉悦。否则,成年动物会吃掉幼崽,或者抛弃它们。而本片更进一步,巴小杰长出了衣夫人的鼻子和头发,乃是神来一笔。其潜台词是:虽然我不是你生的,但在精神脉络上,你的信息也在我的身上获得继承。

两部《超人总动员》电影中的大反派都很相似:动机不是毁灭世界,不是获得利益,而是在价值观层面对抗英雄主义。他们都是男女搭配,都无超能力,都是科学家和商人的组合,都雇佣了主角家庭,最终计划都是靠欺骗大众来毁掉英雄主义。

即使如此相同,第二部的大反派仍然令人印象深刻。她利用屏霸身份说出的真相振聋发聩:大众让英雄做一切,看着别人的英勇无畏而喜悦,自己却什么都不做,这是对自我权利与责任的抛弃,是颓废,是自我阉割。杀掉英雄,大众之一的“你”才能站起来。

她被主角团队击败前说:你们击败了我,但不能证明我是错的。

的确很难证明她的错误,因为“杀死英雄”的意向,是传统神话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耶稣,在死前就知道犹大的背叛,仍然英勇赴死。因为,杀死英雄是英雄救赎环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英雄对大众的意义之一是,作为楷模让大众来追随。但是,追随者永远成不了英雄,因为开路者才是英雄。因此,必须杀死开路者,自己开自己的路,才能完成英雄的任务。

不过,“人人都是英雄,就不再有英雄”与“人人都是自私者,就不再有英雄”看似都是平等的世界,却有本质的不同。大反派没有明白,自己应该反对的不是英雄主义,而是“放弃责任/权利”本身。她的父亲被歹徒杀害,是因为内心的不成熟。英雄形象等同于父母,被保护的大众等同于孩童。反派的父亲不主动成为保护者,而寻求他人保护,才是被杀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最后两个小孩救出了所有大人?因为他们学到了成为英雄的方式——拥抱责任。在此处,责任的化身也是婴儿巴小杰。第二部开片一战,两个孩子谁都不愿意照顾巴小杰,战斗输了。结尾大战,孩子们终于主动说出“我来照顾弟弟”,这是成长的证明。

很多英雄神话的原型都是“寻找父亲”。因此古代母性社会,知母不知父,父亲只有经过冒险的搜寻才会被找到。后来母亲代表自然的生命力量,父亲代表文化影响的力量,“寻找父亲”就变成了“找到文化的根源”。也有寻找母亲的故事原型,在这种背景下往往是文化过于固化,大众失去了野性的本能。

这种追寻,还可以解读成“找到父母就是变成父母”。父母就是无所不能的超人,是保护孩子的英雄。巴小倩和巴小飞决心履行保护弟弟的责任,也是在心理上“变成父母”的一种洗礼。

综上所述,从隐喻角度,我们可以说《超人总动员》是很好的现代神话。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超人总动员2的更多影评

推荐超人总动员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