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里,谁是坏人?

BY小奇怪怪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传说中的天神,即天地万物的创造者或主宰者。古籍《说文》曰:"神,天神引出万物者也。"。《大戴礼记·曾子天圆》:"阳之精气曰神。"

当一个人手里掌握着可以延续你生命的“圣物”时,于你来说,TA就是你的神。

影片中,程勇之于成千上万的慢粒性白血病患者,便是如此。

可能有人会说,药也不是他研制的,他甚至卖的都不是正版药,只是仿制药。

但对于那些处于水火之中的患者,那些亟待药物来续命的患者,那些绝无可能买得起正版药的患者,这又何妨呢?

正版格列宁,患者买不起,为了买正版药,患者卖了房子、离了亲人、没了朋友。严格来说,正版药已经不能救人了,因为它太贵了,患者吃不到了,怎么救人?

所以说,哪怕程勇不是“圣物”的缔造者,只能算是“仿制品搬运工”,“代言人”。但这依然不能影响他在患者心中的地位,这一点,从患者赠与他的锦旗便可得知。

但说来说去,程勇只是一个有正常人性的人。

一开始,程勇确实只是为了钱,那时的他,可以说是一个充满铜臭味且违法的“二道贩子”,出厂价500元一瓶的仿制格列宁,他卖5000一瓶,除去路费、餐宿费以及给走私中介的好处费等等,单瓶药物的利润也绝对在7倍以上。但我们也别忘了,他为什么这么做?前妻要带走他的宝贝儿子,代理律师说:我们很清楚你的经济状况,你能给你儿子什么?医院的医生说:你父亲脑袋里的血管瘤随时有爆裂的风险,手术费8万,没钱就转院。而彼时的他,是一个连房租都交不起的落魄中年loser,你说他缺不缺钱,于父亲于儿子于自己,他都有足够的理由去赚这笔“脏钱”。我觉得这是导演和编剧在这里给后面程勇人性良知爆发留下的一个伏笔,让我们知道,他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父亲,我们常说:一个人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好,还会对谁好呢?程勇对自己的父亲和儿子足够好,好到可以为了他们去犯罪,突破自己的原则。我们可以扪心自问:我是否愿意为了父母妻儿,去做违法犯罪的事呢?要记得,代价是处罚法律,要坐牢,甚至是无期!

后来,程勇在吕受益、刘牧师、小黄毛、思慧的共同帮助下,赚的盆满钵满,儿子留下了,父亲的手术也成功了,那个当初萦绕在他脑海里的问题也再次浮现了:卖假药,是要坐牢的。他不想坐牢,但他也不想放弃这么大的一个商机。但是,张院士一通简单的报警电话和一次简短的会面,马上让程勇在人生的岔路口做出了抉择:钱,怎么都能赚,我现在也不缺钱,但我还是不想坐牢。所以,他把代理权转给了张院士,而张院士则一次性预支给程勇两年的销售额,当然,这些钱远远比不上张院士卖仿制药赚的钱。

再后来,张院士在卖了一年的仿制药之后,因为时间太久了,被警方盯上了,并且他把药从5000一瓶提价卖20000一瓶,没有人愿意保他了,张院士跑路了,不能卖药了。没有药,患者们再次陷入绝望,本来这也和程勇没有任何关系,这时的他已经是一家服装厂的小老板了,不差钱!但是,昔日战友吕受益因为没有药吃,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嫉妒憔悴的模样和痛彻心扉的叫声深深的刺激到了程勇,他人性中的良知再次迸发,特别是在得知吕受益因为吃不起药不想拖累家人而选择自杀时,他人性中的良知达到了顶峰,进价500一瓶的印度仿制药,他只卖500,进价2000一瓶的仿制药,他还卖500。每个月自己静亏几十万,这时的他,已经超越了人性,达到了“神性”。本片中有多处涉及宗教的情节,印度的宗教神像自不必说,刘牧师则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神父。我们都会祈求神明的保佑,而此时的程勇,就是神明在人间的代言人。其实对于程勇最后阶段将进价2000一瓶的格列宁卖500元一瓶,这里还是要感谢导演的拿捏尺度,没有为了增加这个人物高大上的形象设计为“免费赠与患者”或者低于500元一瓶的价格卖给患者,如果是这样的话剧情就显得太假了。

这部电影里有绝对的反面角色或者说坏人吗?主角肯定不是了,他可是患者心中的药神啊!那么是一心想要将他绳之以法的公安局局长、瑞士药厂的中国区医药代表、还是以前卖假药后来获得仿制药的销售权将仿制药卖到2万一瓶的张院士呢?我们一个一个的来分析分析。

公安局局长在片中是我国ZF、法律的化身,是“法不容情”的最好诠释,他对曹斌说,你做警察这么多年,法大于情的事还见的少吗?如果说曹斌见的都不少,那么他作为一名公安局长,一定见的更多,也许他以前也有过曹斌这样的纠结,或许他现在依然有这样的纠结,但在其位,谋其政。他是公安局局长,国家暴力机关的领导,如果他也认为卖印度仿制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不予追究。那你不绝对这件事更可怕吗?谁来维护我国法律的权威和威严?我们都说法不容情,但到底是情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情,这就要看自身是什么立场了,从公安局局长的角度来看,法大于情,他是在依法办事,打击违法行为。所以,他没错,不是坏人。

瑞士药厂的中国区医药代表呢?他是药厂的代言人,药价卖的高也不是他定的,那难道瑞士药厂是坏人吗?因为他们把药价卖的太高了?对于药价的问题,这里面要注意两点,第一,那就是及其高昂的研发费用以及周期超长的时间成本。在现实生活中,格列卫的“出生”整整耗费了50年,制药企业投资超过50亿美元,如果这样的研发周期和投入,没有相对应的回报,那估计也就没有药企再愿意搞科研搞开发了,投资和回报不成正比的事,不是谁都能做的,也不要道德绑架药企,没有人因为自己是某个行业的就欠谁的。第二,同样的药在不同国家的售价不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什么呢?一个字:税。这一点就不展开说了,大家都懂。所以,白菜卖的便宜,是因为前期投入的少,收获的却很多。钻石卖的贵,是因为产量稀少,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我也不是为药企开托,他们的价格确实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很高了,所以后来国家也出手了:降低价格、纳入医保。

至于张院士,本来这个人物是没有好坏悬念的。一开始,卖假药欺骗患者的大骗子,后来,用卑鄙的手段迫使程勇将格列宁的销售权转给他,然后,再将程勇卖5000一瓶的仿制药卖到20000一瓶,东窗事发后,再次找到程勇,知道程勇还在卖药,“勒索”程勇20万。这应该是个坏人吧!可没想到,编剧和导演也给了这样一个坏人自我救赎的机会,张院士被警察抓进去之后,警察问他,你都已经不卖药了,怎么市面上还有仿制药在流通,到底是谁在卖药。其实这个时候张院士是完全可以戴罪立功,供出程勇这个真正的中国区代理的,但是他没有,而是和警察打太极,一口咬定就是自己在卖药。我想,这个时候的他是良心发现了,他知道程勇2000元一瓶进的药只卖500一瓶,他佩服程勇,他知道患者在等着程勇药救命!所以他不能供出程勇,他要继续让程勇做“药神”,继续帮患者续命,至于自己,反正横竖都是死,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莫不如,也做回英雄,慷慨赴义!

最后,作为一部反映社会敏感话题的电影,它深刻的讨论了情理与法理、社会与个人、道德和原则、体制与现实等有对立面的社会元素。在大灾大难大病面前,人们展现出来的强大求生欲望,就是生活的原动力,如果不是想活着,吕受益也不会找到程勇,如果不是想活着,程勇也不会答应吕受益的请求。如果不是想活着,病患们也不会集体用沉默对抗警察的询问。如果不是想活着,我们每个人,为什么要那么努力的工作呢?

(个人观点,欢迎补充,希望和各位一起讨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