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 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红衣人
2018-07-05 看过

电影的好坏评判,很难有一个唯一的标准,就像看电影的过程一样,非常的主观和私密。英国老头子莎士比亚就曾经说过,“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电影《我不是药神》(后文简称《药神》)是一部有点特殊的电影。截至周二,影片通过点映票房已经9866.9万逼近1亿。周二当天点映排片在只有9.1%的情况下,贡献了当天中国影市43.3%的票房。宣传期间点映电影票一票难求,在先睹为快的影迷观众的帮助下,《药神》已经开始狂奔! 与惊人的点映票房相对应的是炸裂的口碑。“2018年国产最佳”、“现实主义题材里程碑”、“暑期档口碑强片”成为观众对《药神》评价最多的标签。在专业数据统计平台上,《药神》的点映评分已经高达9.7分,与之可以作为对应参考的是题材不同的另一部国产优秀影片《战狼2》,同样是9.7分。

作为一部现实题材的国产电影,《我不是药神》是如何做到的?

《药神》基于真实人物事件改编。徐峥饰演好吃懒做的商人程勇,最初唯利是图倒售印度仿制药,收获巨额利润。随着和病友感情的深入,最后通过开设服装厂的收益,降低仿制药售价,来补贴给病友身上,被病友称为“药神”。在真情和法理间,在利益和良心间,上演了一场自我救赎的催泪戏份。

《药神》聚焦绝症病人在续命和天价药间两难的困境。民众的朴素需求很有代入感,因为我们都身处同样的,还有范围扩大化的生存环境中,每天都在续命和生存压力间生存。影片中病友的困境只是一个具象化,和更易于接下来上演戏剧冲突和人性救赎的生存困境中的一个方面。要么死亡,要么就是被高价药拖累到家破,最终还是人亡。在一位病友因为买仿制药而被质询时,一位病友阿姨吐露了心声,“我不想死,我想活着”。那一刻,面对只想活命这一最基本的生存诉求,谁还能继续铁石心肠?

谁没有身处过困境?更何况在面临生死间?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凡是进口药品必须经过临床监测,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否则即被视为假药。药物使用制度有其规范性,恰恰是因为其与生命的息息相关,生死事大。在一定时期内,一定的阶段中,有一个科学性、实施性的普及应用过程,这涉及到药物体系自身的进步和完善,也涉及到整体环境,特别是来自以病友现实环境对可靠药物诉求的呼吁和推动。在影片《药神》里,徐峥饰演的程勇就成了推动这一进程的重要人物。但程勇最初只是一个销售印度壮阳药的小商人,他和病友们的环境并不相关。小生意并不成功,妻离子散,老父久卧病榻。他处的生存困境更像千千万万的我们一样,为生存而终日挣扎着。接触到销售仿制药这样的灰色地带,也是基于生活重压下做出的放手一搏。

电影《药神》里给观众带来最大感动的,就是来自徐峥饰演的程勇,打破了和另一个并不相干的身处生存困境的人群之间的藩篱,并最终生死相关。为了病友,程勇靠服装厂的利润来贴补到病友身上,以“远远低于成本价”来帮助病友续命,而病友们也可以为他肝胆相照以命相托。相别时长街泪目相送,早已不是病友和药商的关系,情与命,与君同。徐峥饰演的程勇,最初像我们一样麻木,但做到了我们没有勇气做到的,在自己的困顿中,帮助更需要帮助的困境中的人。“程勇是一个社会英雄”,徐峥这样说到。

在别人的勇敢·故事里感动自己,我们都是这样的观众。

电影《我不是药神》虽然基于真实事件改编,但同样有很强的商业性,就是很好看。没有一贯的口号说教,而是用最直接有效的电影叙述方式,通过角色故事的起承转合,让观众沉浸其中。监制宁浩凭借“疯狂”系列的喜剧类型早已被大家所熟识,同样担任本片监制并参与主演的徐峥早已打造出自己的电影品牌风格。《我不是药神》却在开始的喜剧风格,引导观众情绪最终泪奔,不得不说这帮坏猴子们玩电影的手段越来越老辣高超了。爆笑的时候爆笑,泪奔的时候泪奔,怎么做到的,看了就知道。

影片《我不是药神》最后通过字幕传达出这样的信息:现实中让病友们续命的高价药最终纳入医保。这是一个真实事件的的真实结局。我们的社会在进步,记录着我们这个社会进步的电影也终于和大家见面。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有勇气,成为勇士,做出感动我们自己的努力。(By 红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