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口罩,沐浴在阳光下。

小北改名好虐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程勇“改邪归正”不再卖药的一年后,他得知老吕割腕的消息,医院里老吕头发稀疏,眼神呆滞,但面上仍旧带着笑,唤着程勇“吃个橘子吧”。清创的时候,他与老吕媳妇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光打在二人面上,一半是光亮,一半是灰暗,中间的那道分界线似乎将两人隔成两个世界。

程勇此时已经是一个服装厂的老板,赚钱不少,不再为生活狼狈不堪。此刻却开始动摇,和上次的踌躇满志不同,在印度他仿佛陷入了一个惊惧恐怖的梦,梦里那个药王钥匙链似乎活了起来,蓝色的皮肤、瞠大的双目,摇摇晃晃从他身边经过。他从药店出来,带着一包格列宁,却仿佛无处可去。

直到,老吕死在了医院卫生间。老吕说过,刚查出这个病时就想死,可是孩子出生看到的第一眼就不想死了,想活下来。他的自杀毫无征兆,但这次他却是因为看到妻子和孩子的睡颜才想自杀,以前是拼了命想活下去,可现在,拼了命活不下去反而要拖累了妻子和孩子,他幸福地笑了,毫无惧怕走向死亡。

有一句话,就算这一年来程勇与世界发生多少改变,这句话从一开始就没说错。命就是钱,没有钱,没有药......没有命。

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小澍送走。再无牵挂。

然后就是开始卖药。卖药,卖命。

以前程勇总觉得自己干这个,只是个投机取巧的生意人,既能赚钱又能不那么过分地赚了这些病人的钱,一举两得,腰板挺得直,赚钱是主要,何况又能救命。现在程勇的腰弯下来了,他似乎也是这些病人中的一员,它只关心,这次的药吃完了下次还能不能安全运回来。

第二个死掉的是黄毛,20岁,临死前剃了头说要回农村看父母。程勇没看到黄毛踩下油门时的决然,没看到以为脱险后脸上的得意狡黠,甚至没看到大货车从他身上碾过去的惨然。他只看到了停尸间里冰冷、沉默的黄毛。

想活下去,怎么就那么难呢。

这一天还是到来了,程勇被按在地上努力睁着双眼看着病人抱着药逃命,脸上放松欣慰,下一秒,药和病人都被抓住了。

程勇站在被告席上,心里波澜不惊,他不觉得自己有错,也不觉得自己有冤,只是怕,怕病人没有药吃,怕病人等不到变好的那一天,他从来相信社会在变好,只是希冀那天能不能来得再快一些。

希冀所有病人摘下口罩,沐浴在阳光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