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 8.0分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九霄云外的星光
2018-07-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吴天明大师的绝唱之作《百鸟朝凤》历经两年的周折终于上映了,但是身处小城的我却没能在电影院里见到排片。据说本来是有场次的,但是因为无人买票,最后只好撤销。

  这是一部“注定要赔钱(发行者语)”的作品,不管是制作方还是发行方,似乎都怀着一种悲壮的心情,面对《美国队长》这样强大的对手,大有慷慨赴死、易水悲歌之意。情绪所染,连我们这些无足轻重的观众,心情也似乎莫名地悲壮起来。

  忽然之间,这种悲壮的情形恍惚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经历过。仔细回想一下,哦,想起来了,是在看电影《老炮儿》的时候,看到六爷张学军拎着军刀捂着胸口在冰面上向对岸的“敌人”冲过去的时候……

  两个老炮儿,都倒下了。张六爷倒在了冰面上,焦三爷倒在了台子上。“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无论多么英雄的人物,都敌不过时光和自然规律。年华老去,老兵凋零,这不是悲剧。悲剧性在于:在导演的寓意里,跟他们一起倒下的,还有他们各自身上代表着的“传统”——六爷身上代表的江湖侠气,三爷身上代表的艺德匠心。

  然而,然而!同样是讲述“老炮儿”的悲剧故事,为什么《老炮儿》票房大获成功,《百鸟朝凤》票房却惨不忍睹?差别在哪儿呢?

  且将两者稍作对比:

  导演:管虎PK吴天明,后者是大师,前者是少壮派新锐。不是一个量级。

  主演:男一号:大腕冯小刚PK老戏骨陶泽如。后者稍逊。

  男二号三号……:张涵予、吴亦凡、李易峰PK李岷城、墨阳。好吧,这个真不是一个量级的。

  题材背景:一线城市PK乡镇农村。

  关注对象:社会热点PK社会边缘。

  叙事风格:生猛火辣PK恬淡如水。

  ……

  一目了然。

  你说好电影不应该只看票房,还得看情怀。行,听你的,抛开上面这一切影响票房的因素,我们来谈谈情怀。

  《老炮儿》里的六爷虽然死了,可是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义气,开起了“聚义厅”。管虎知道怎样妥协,给影片留下“一条光明的尾巴”,也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百鸟朝凤》里的焦三爷死了,他的徒弟虽然想继承衣钵,怎奈无力回天。从结尾时出现的老艺人在西安城墙上吹唢呐乞讨的那一幕看来,吴天明似乎在昭示大家:唢呐似乎已经无可挽回地没落了。他不给你希望。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这是唐代大诗人刘长卿在天宝年间写下的诗,距今已经将近一千三百年了。他那个时代不爱听前人的调调,后人难道就爱听他那个时代的调调吗?这句诗,真是道出了一个铁律: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审美。

  我不否认吴天明是大师,也不否认《百鸟朝凤》是部好电影,就如同我不否认唢呐是优美的乐器。可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审美标准,时代变了,传播的途径、形式、技法,都得变。不适应时代的,终究会消亡,哪怕它曾经多么有价值,曾经多么辉煌……

  在闭塞而贫瘠的乡村里,唢呐到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你婚丧嫁娶的时候,作为背景音乐出现;意味着在你入土为安的时候,作为评判你一生德行高度的标准。学习唢呐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掌握一门技艺好养家糊口,而不是为了艺术或者爱好。怎奈时代变了,辛苦学会的技艺却无所用处,如同古书里写的那位学习了屠龙技的高手,历尽辛苦终于学成出徒,却发现这世上其实无龙可屠。

  这不由得又让我想起了《神鞭》里面的一段情节:神鞭傻二教了两个徒弟,一个汤小辫儿,一个赵小辫儿,两个徒弟好不容易学会了辫子功,没想到大清没了,进了民国,俩人在街上被人直接按倒把辫子剪了去——辫子功于是就像传呼机一样的消失了。

  相比于《百鸟朝凤》中对于传统技艺消亡的哀悼与悲鸣,我更喜欢《神鞭》中的豁达与变通。傻二说得好:“鞭没了,神留着!”辫子剪了,玩枪也是神枪手!老子玩什么都是绝活!

  我想,一个创作者就应该有这样的底气和霸气,才能把作品做得跟上时代,甚至引领时代。

  好故事,也得看你怎么讲;好手艺,也得看你怎么用。冯骥才在《神鞭》里说了:“老把祖宗背在身上,怎么能往前走?”继承传统不等于墨守成规,世界万变,哀叹无用,“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唯有坦然面对,勇于创新,独辟蹊径,传承发展,才让传统技艺焕发出新的生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百鸟朝凤的更多影评

推荐百鸟朝凤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