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关于生命的镜头和台词……

白棣棠。
2018-07-04 23:28: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脑海里总是不停地闪现吕受益在医院的卫生间上吊自杀的那一幕。镜头里并没有出现他死时的惨状,更多的展现是站在门口的那群人。那是早上起床来打水或上卫生间的病患和家属们,他们或穿着病号服,或提着热水壶,站在门口看着吕受益吊着的尸体。没有人说话,没有拥挤,没有尖叫和惊讶,甚至没有表情。

我想那不是冷漠,那是理解。

那是比冷漠更深的理解,是明白,是无望。

那种无望,我大概在化疗楼里见过很多次了。那里进进出出的人群,好像都背着什么。即使是鼓励和希望,也特别像黑夜里点不着的小火花,呲呲两下,火花不大,可是在黑夜里,那是唯一的光。你跟我说一下,我跟你说一下,加油或者相信自己,都是那些小火花。

在那里,对生命的敬畏和恐惧就像漂浮的空气,无处不在。最开始,我看到走廊里聚集着喃喃哭泣的人群时会沉默,后来隔壁病床上的病人被拉去殡仪馆后,护士张罗着换床单时我沉默。隔壁那个年轻的妈妈,好像孩子才四岁,可是所有人都说她不行了,每天每天都在吐血,血袋装在护士的护理车里,每次我去喊换水的时候,看到都会沉默。到后来,那些见过好几次,每次住院都会来打招呼的阿姨有一些不来了的时候,妈妈告诉我,那个谁啊,

...
显示全文

脑海里总是不停地闪现吕受益在医院的卫生间上吊自杀的那一幕。镜头里并没有出现他死时的惨状,更多的展现是站在门口的那群人。那是早上起床来打水或上卫生间的病患和家属们,他们或穿着病号服,或提着热水壶,站在门口看着吕受益吊着的尸体。没有人说话,没有拥挤,没有尖叫和惊讶,甚至没有表情。

我想那不是冷漠,那是理解。

那是比冷漠更深的理解,是明白,是无望。

那种无望,我大概在化疗楼里见过很多次了。那里进进出出的人群,好像都背着什么。即使是鼓励和希望,也特别像黑夜里点不着的小火花,呲呲两下,火花不大,可是在黑夜里,那是唯一的光。你跟我说一下,我跟你说一下,加油或者相信自己,都是那些小火花。

在那里,对生命的敬畏和恐惧就像漂浮的空气,无处不在。最开始,我看到走廊里聚集着喃喃哭泣的人群时会沉默,后来隔壁病床上的病人被拉去殡仪馆后,护士张罗着换床单时我沉默。隔壁那个年轻的妈妈,好像孩子才四岁,可是所有人都说她不行了,每天每天都在吐血,血袋装在护士的护理车里,每次我去喊换水的时候,看到都会沉默。到后来,那些见过好几次,每次住院都会来打招呼的阿姨有一些不来了的时候,妈妈告诉我,那个谁啊,没了。我眼前浮现出见过她的场景,她说着加油的样子,然后淡淡的说,哦。也许是愣了好久,也许是之后沉默太久。妈妈总会说,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还有那个奶奶,她摘下口罩问曹斌,这个年头谁家里每个病人?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她把手握在曹斌手里哭着说,我想活着。

可是程勇问浩子为什么不回家看看的时候,浩子却说,他们早当我死了吧。程勇说,你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呢吗?浩子说,反正早晚都会死的。

镜头扫过弄堂里那只喘息着的,脏脏的白狗,那盆枯败不知是何的植物……他们好像都是早晚要死的,可是又好像都挣扎着,看能不能活下去。

生命是什么呢?我一次次的想这个问题,却不得解。好多人活了一辈子都不知道生命是什么,他们只知道活着。可是到底,他们活着呢。

大到虚无的神明,小到显微镜都看不出来的病菌,在生命下种种都是蝼蚁。

只有人,只有人在卑微里,能造出摸得到的神。

那是人群里的神,但也不过,是个平凡的人。

“长路辗转离合悲欢,人聚又人散。放过对错才知答案,活着的勇敢。”

如果生即入苦海,病如因果,那只求你我,能在这苦海,勇敢而无畏的活着,像个神,也像个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