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里执拗又倔强的小黄毛章宇,简单的几句台词却有着丰富的内心情感。

顾-夕颜
2018-07-04 21:20: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说章宇,你可能并不知道是谁,在我观看《我不是药神》之前,我也不知道章宇是谁。点映之后网友翻出了章宇主演的《大象席地而坐》,这个影片获得了第68届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然而这个事儿当初却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我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会叫他“黄毛”。

影片中山争大哥管他叫“黄毛”,因为他顶着一头爆炸的杀马特黄发,其实他叫彭浩,是个来上海打拼的农村孩子,因为患病不想拖累家里再也没回过家,居住在一个阴暗逼仄的农民房,房间里放着三张上下铺的床,里面住的都是跟他一样,患有慢粒白血病的病人。虽然在路演中导演说彭浩是个“皈依死亡的人”,然而他的出场就是从抢药开始,说明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想要活下去,还有抗拒死亡的执念。

黄毛的台词不多,表情也总是冷冷的,全场的苦力和动作都在他身上,飞脚踢翻路人,骑单车摔倒,跨了几条长桌之后再飞身踢人,冷冷的逃跑打架搬货,他是这个影片受伤最多的人。他的台词虽然不多,每句都含有深意。干活还债之后程勇逗他说两个人两清了,黄毛就生气的准备走了,其实这时候他对这个还没成熟的团队已经有了感情,但是程勇没开口留他,他的自尊心又不允许自己开口要求留下来,只能赌气走。这时候程勇才把自己准备好的工资跟药拿出来给他,黄毛才腼腆磨蹭的说了句“谢谢勇哥”,叫了勇哥,在他年轻而执拗的心中才承认了这个“带头人”。

散伙饭的夜晚大雨滂沱,程勇宣布散伙之后大家都面色凝重。黄毛说了句“谢谢勇哥”,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将酒杯捏碎在桌面上,满手献血,拿着自己的外套离开了王子印度神油店。他第一次说“谢谢勇哥”的时候,害羞腼腆,还不习惯于口头表达自己的感情。第二次说“谢谢勇哥”却是决绝的告别,里面有愤怒,有隐忍,有憎恶。

程勇受到触动想重新卖药的时候去找了黄毛,想让黄毛帮忙,吃着盒饭的黄毛,只是漠漠跟他说了句“走开”。短短两个字里面有迁怒,有鄙视。“迁怒”在于如果不是当初程勇让张长林卖药,老吕也不会因为没药吃而死去。“鄙视”在于觉得他又想卖药发财。

重新回来帮忙的彭浩与程勇在海边打开心扉,程勇问他“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啊?”,彭浩说:“是。”看着程勇有些失落,又补充了一句“以前是。”以前你为了赚钱而卖药所以看不起你;以前你不懂病人的疾苦没有同情心所以看不起你;以前你让友情说散就散所以看不起你。那是以前,现在的你有一颗同理心,现在的你重新卖药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救人,现在的你温和善良,所以以前看不起你,现在不会了。

在程勇的说服下准备回家看看的彭浩剪掉了自己的小黄毛,剃了一个超短的平头,刚进车里的时候程勇一下子没认出来,观众也没认出来!于是彭浩害羞腼腆又带点撒娇的说:“不是你让我剪的嘛”。这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已经非常融洽,互相依赖,互相扶持,已经形成类似于亲人的一种感情,所以彭浩才把程勇的话放在心上,听他的话回家,听他的话剪掉头发,因为程勇可以依赖可以信任,所以彭浩可以为他卖力,也对他言听计从。

彭浩最后一次送药发现保安报了警,一口气跑过来本来打算告诉程勇,看见他的那一刻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满头大汗,眼中泛光,装作若无其事,那一刻他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就是要一力承担所有,保程勇平安。于是他故意开走了车引起警察的注意,故意露出挑衅的表情让警察追击,所有的故意都只是为了让程勇好好的。没想到他躲过了警察,却没躲过疾驰而来的大货车。

他有什么错呢?他才20岁啊!

章宇刻画出了一个叛逆坚强暴戾又善良的男孩形象,那头黄发就像他的伪装,表面狂野,内心温情,剪掉头发的他就像卸掉了伪装,只是一个渴望关怀与爱,想要努力活下去的大男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