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是谁?——《我不是药神》的两条叙事线索

静静弗斯
2018-07-04 17:34:1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点映第一天便去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虽然哭花了脸,但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本来想等着豆瓣大神们来帮助解答,但是到目前为止看到的影评实在出乎意料。对这部电影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主题伟大,演技高超——但对电影本身的分析却少得可怜。只好自己来试着梳理一下。

一、简介

电影主题虽然非常难得,但情节设置不算新颖。卖印度神油的小人物程勇(徐铮饰)本来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交不起房租,养不起儿子,前妻要把儿子带出国,父亲又患了重病。这个时候,一个白血病人吕受益(王传君饰)因为买不起在国内卖到4万一瓶的白血病治疗药物“格列宁”,请求他去印度走私一些仿制的格列宁回国,并承诺给他一些费用。为了赚钱,程勇成为了印度格列宁在中国的“代理商”,印度出厂价500块钱的格列宁运回国内卖5000块1瓶。由于买不起正版药的人太多,需求很大。很快,程勇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富翁,在这个过程中,与他一起卖药的有女儿患了白血病的脱衣舞女郎思慧(谭卓饰),有自己患了白血病的刘神父(杨新鸣饰)和年轻人彭浩(章宇饰)。卖药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张长林(王砚辉饰)的假药团伙,两个团队发生了一番冲突。晚上,张长林又私下找到了程

...
显示全文

点映第一天便去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虽然哭花了脸,但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本来想等着豆瓣大神们来帮助解答,但是到目前为止看到的影评实在出乎意料。对这部电影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主题伟大,演技高超——但对电影本身的分析却少得可怜。只好自己来试着梳理一下。

一、简介

电影主题虽然非常难得,但情节设置不算新颖。卖印度神油的小人物程勇(徐铮饰)本来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交不起房租,养不起儿子,前妻要把儿子带出国,父亲又患了重病。这个时候,一个白血病人吕受益(王传君饰)因为买不起在国内卖到4万一瓶的白血病治疗药物“格列宁”,请求他去印度走私一些仿制的格列宁回国,并承诺给他一些费用。为了赚钱,程勇成为了印度格列宁在中国的“代理商”,印度出厂价500块钱的格列宁运回国内卖5000块1瓶。由于买不起正版药的人太多,需求很大。很快,程勇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富翁,在这个过程中,与他一起卖药的有女儿患了白血病的脱衣舞女郎思慧(谭卓饰),有自己患了白血病的刘神父(杨新鸣饰)和年轻人彭浩(章宇饰)。卖药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张长林(王砚辉饰)的假药团伙,两个团队发生了一番冲突。晚上,张长林又私下找到了程勇,向他提出买断印度格列宁在中国代理权,而此时公安机关正在全力调查印度格列宁非法入境之事,曹斌(周一围饰)是负责人。程勇为了避免自己未来遭到牢狱之灾,同意了这一交易,这也让彭浩、思慧、老刘、老吕走出了他的生活。电影在这里直接跳到了一年后,程勇成了一家小纺织厂的老板,月入几十万。正当他的日子风生水起之时,他又见到了因张长林被追捕买不到药而病入膏肓的老吕,在面对了老吕清创的痛苦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后,他又与思慧、老刘、彭浩重新开始卖药。这一次,他以成本价500把药卖给病友。此时,警察依然在追查假药贩子,并在码头追踪到了他们,彭浩为了保护程勇,开车冲出重围,结果出了车祸而死。曹斌因为目睹了病人买不起药的无奈和此次彭浩之死自请放弃负责本案的调查。彭浩死后,程勇顾不得之前想以低调避免牢狱之灾的想法,开始向全国售药,很快就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审判时,因为他行善的动机,法院只判了三年。在他被送往监狱的路上,白血病人们站在路边,纷纷脱下口罩向他致敬。三年之后,他出狱了,曹斌过来接他。并告诉他,格列宁已经进入了医保体系,成为了人们吃得起的药,二人开车行驶在阳光灿烂的路上。

二、叙事线索

这部电影主要有两条线:

叙事线一:小人物程勇的思想升华

叙事线二:价格昂贵的白血病治疗药物格列宁走向普通患者、纳入医保的过程

第一条线上的情节发展贯穿全篇。程勇本来是一个典型的小市民,胸无大志,油腔滑调,目光短浅,在外事业不成,在家会打老婆(这一点似乎不符合上海男人的设定啊),明明儿子出国前途无量,却依然想把他拴在身边。为了赚钱才去卖药,而在赚到了钱之后,又会在夜总会嚣张地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拍在桌子上,让夜总会老板跳钢管舞。有钱后对思慧产生了占有的欲望,猴急着脱光跳上床(不过后来在思慧女儿的眼神下及时清醒了)。暴发户心态和小市民心态一览无余。

这条线上的最大矛盾冲突发生在张长林找程勇买断印度格列宁的代理权之时。一心想避免入狱的程勇接受了这一交易,准备停止卖药。这本来也算无可厚非——为了利益干违法犯罪的事,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嘛,并且还为老吕等人争取到了买药优惠价(这里让我比较不解的是,程勇完全没有提到要将张长林买断代理权的钱分给这几个共同起家的人,这点让他的逐利心理显得重过了道义,重到一年后的转变有些不合理,不知是白璧微瑕,还是另有隐情)。但是彭浩等人非常不满和失望,难以面对他们的希望和质疑的程勇,愤怒地回击,为自己行为的合理性辩护。最后,彭浩、思慧等人沉默地离开了。

这是一个展现人物性格、推动故事发展的情节,但是这并不是这条故事线的最重要情节,因为这里的程勇,思想上还没有发生变化。重要的是代表主角思想转折的情节:第一次转折是一年后已办起新工厂的程勇与老吕的再次相聚。目睹了老吕因没有药病情恶化,在病床上饱受折磨后,程勇做出了决定,要再次开始卖药。程勇的变化一方面是由于老吕这个一年前自己事业上的伙伴,这个对自己深深感恩、对生活充满期待却被自己辜负的人,由重病走向到死亡,给人物的内心造成了巨大冲击。另一方面,生活上的富足也卸去了他的生存压力,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他可以进行更高层的精神追求了——为了让更多白血病人有药吃——转折合情合理。当然,这里的他,还是非常现实地在自保和奉献之间走着钢丝,只卖老顾客,让大家要低调,自己不想坐牢。但是比起之前的他,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光环已经开始点亮。

第二次转折发生在彭浩为保住程勇和药,开车冲出警察的包围圈,结果车祸身亡之后。一小时之前,这个黄毛小子刚刚剪好了头,买好了票,准备回家看看多年不见的父母,他的生活终于从生病离家后的一片黑暗开始走向光明,结果一小时后,他就在码头的取药现场车祸身亡,刚刚点亮的光明瞬间熄灭。这巨大的起落冲击了程勇的心灵,也许是因为再次面对了生死,也许是重新思考了生命。同时,客观环境下,也就是这段时间,印度的格列宁制药厂在正版药公司的压力下被查封,持续低调供药不再可能,只能去零售店大量回购。在主客观双重压力与刺激下,他转变成了一个悲情英雄,他将儿子送到国外母亲身边,不再顾忌自己的人身安全,向全国出售药物,只求在最短时间供应出最多的药。甚至最后即将被抓捕之时,他还拼命拦住警察,想让拿药的病人能顺利逃跑。这里,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次升华。

从题材来说,小人物到悲情英雄的转变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虽然关键情节、转折动力比较老套,但由于演员出色的表现和电影流畅的叙述,依然值得一看。整体来说,这一条线的叙事比较清晰完整,两次转折的叙事动力也足够,人物转变有理有据。文本前后呼应,伏笔基本都组成了闭环,交织成了网络,比如老吕两次与程勇相见都让他吃桔子,老吕死后彭浩坐在楼梯上默默地吃桔子;老吕有药后期待着能看到孩子长大与之后没药了死去的对比;彭浩从拒不回家,总是一头黄毛,到卖药后又有了生活的希望,要回去看父母时剪了头发的象征;程勇一开始以自己的身份要求白血病人脱口罩,与入狱时街边送行的白血病人自发脱口罩的转变;程勇一开始坚决不让儿子出国,到为了给白血病人供药主动把儿子送出国……细节的运用让这一个故事完整而感人。从这一条线来说,虽然称不上多么独特、经典,但是拿个及格甚至良好应该都没有问题。也正是由于这一条线索的存在,电影的情节发展显得张弛有度,恰到好处,让大家可以在电影院安安稳稳坐上两个小时。

问题在于第二条叙事线。

这是本片更关键的主题线:格列宁本是一个医药公司开发出的白血病治疗药物,因为售价过于高昂,很多人吃不起,要么因病致贫,要么等死,这种情况下,程勇为首的一群人先是出于利益与自己的吃药需要,后是出于道义,将印度的低价仿制药品走私回国,让更多人能吃得上药,虽然卖药的组织者最终被抓,但是经过这样的倒逼,格列宁最终进入医保,成为了普通人可以买得起的药物。

这一条线才是本片的特色所在——它选了一个国内鲜有人触及,但是又与你我息息相关、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人的生命与合法天价药物之间的矛盾(或者再说大一点,本应是保障人权的医疗体系,如何让人们能公平享有的问题)。当普通人的生命权力与法律冲突时(本片中是法律保护下的医药公司利益),我们应该作何选择。这样的民生问题及深刻的体制问题,就像我们的高考作文,关注了社会现实,就给了阅卷老师一个好印象,这也是大家纷纷叫好的重要原因。

可惜的是,电影虽然抓住了这个问题,却没有真正去挖掘这个问题。

电影里的医药公司被简单地塑造为了一个为了赚钱对走在死亡边缘的患者进行敲骨吸髓式盘剥的邪恶资本集团,法律成为了看似正确,实际上似乎被医药公司操控的邪恶工具(医药公司一直参与(旁听)打击药贩子的过程,执法的警察局长及在场医药代表的一言一行似乎暗示了医药公司和权力部门有着不可告人的利益勾连)。在病人的命面前,公司逐利的行为显得那么卑劣,隐隐约约的利益交换下,法律也不再天然正义。由此,生命与法理的矛盾,被替换成了更简单的苦苦挣扎的弱者与毫无同情心的大公司之间的矛盾。

与此同时,卖药这一方,占领了道德制高点。他们卖的仿制药毫无问题,他们卖药不是为了牟利(虽然为了第一条故事线,程勇一开始牟过利,但最后也转变成了搭上所有身家的奉献者,而其它合伙人的获利都被刻意地淡化了),没有人制假,没有药品事故纠纷,除了保护普通人的生命权力,他们别无所求。

这样处理让电影对社会问题的追问和剖析变得肤浅,电影只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道德问题(选择善恶),虽然这本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利益博弈、价值选择、因果分析都在其中)。

这个问题的复杂性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医药公司定价的合理性。且不说正品药安全性及可追溯性往往高于仿制品,如果没有对专利药品的高定价与专利保护,投入数十亿资金,几十年时间的医药研发,如何收回成本赚取利润。没有利润又怎么进一步开发新药,造福更多人。任由仿制药泛滥似乎一时之间让患者有了便宜的救命药,然而如果各个国家都如此漠视知识产权,医药公司研制新药的动力不复存在,会导致什么后果可想而知,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患者本身。把医药公司妖魔化,是刻意避开了这一因果问题的讨论。将一个制度改变中,各方力量博弈的大问题,变成了只有一个正确方向,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小问题。这样做是一种智力上的懒惰(不愿意追问问题产生的社会根源)?理性上的不足(看不出这种体质本身的合理之处)?还是另有苦衷?

其二是即使医药公司定价过高,专利保护的法律却是客观存在的。正如警察局长所言,抓捕药贩完全合法。这种合法性的构建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不会因为一句“这两种药药效完全一样”就可以被抹杀。这本应该是一个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之辨,却由于通过暗示性地抹黑高层领导,人为地将程序正义颠覆了,让人们不得不选择结果正义。如果影片中的警察们只是因为要依法办事抓捕程勇等人,或者如果医药公司与政府进行了正当交涉,那各自为价值观而战的无奈冲突,以及程序正确中所带来的不合理结果,会给观影人带来更多思考的空间。

主题的简单化不可避免地让故事也单薄了起来。直接表现在这一条线的叙事起伏不足。开端是程勇去印度走私药,走私回来后,一开始卖不出去,这里情节开始发展,思慧等群主的卖药渠道出现,这件事得以顺利进行。然而,这种走私进来-群主卖药的状态保持了影片近1/2的时间,没有出现任何波折,直到最后被警察查封,结尾时的药品进入医保。从这样的安排就能看出,虽然这个故事代表了作品主题,但它绝对没能扛起支撑整部电影的大旗,这也使得前一个故事变得非常重要。

我相信制作人原本没打算把这事处理得这么简单——第一个故事叙事网络如此完整,到了第二个故事就变成了满地线头,这些线头,应该就是电影本来想讲的复杂故事吧。我们如今只能脑补一下了。

第一处是警察曹斌在姐姐(程勇前妻)被程勇失手推倒受伤后怒不可遏,发誓要让他付出代价。然而,在他负责了药品追查案件后,既没有对程勇有过任何与前文相应的特殊关注,也没有讲出他对程勇看法的改变。而这本来可以成为官方依法追查、印度格列宁入境困难的重要情节,外界阻碍越大,格列宁走向民众的过程就越不易,第二个故事的叙述也就越丰富。结果,对曹斌与程勇发生冲突的期待,直到影片放完,也没能着落……

第二处是警察局长与药品公司的暧昧关系。一方面,在整个破案过程中,局长允许药品公司旁听,且屡屡对曹斌施压,要求尽快破了格列宁案,对于曹斌提出的药物没有问题也不予回应;另一方面,似乎又对药品公司有所不满,严禁他们干扰办案。这些表现无不暗示着后面还有一番天地,他心里也另打着一番算盘,只是这后面是什么样的力量交涉,是合法还是不合法,我们从电影上是无从知晓了。不得已,这条故事线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各方力量在博弈中所代表的各自的合理性,也就无法展现出来。

第三是电影的标题。谁是“我”?谁是“药神”?第一眼看到这个标题,似乎是程勇在悲叹自己搞来足够的药拯救病人们,不能称自己为“药神”。可是,真正的“药神”,不应该是创造出灵丹妙药的人吗?他们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以合理地被称为“药神”,值得崇敬。但不是“药神”的程勇等人,难道就不如“药神”们伟大?一定要是“药神”,才能得到保护?……影片名称里对不同群体的认可,对问题复杂性的暗示,如此意味深长,却没能在影片中表达出来,空悬在了海报之上。

最终,这似乎变成了一个来自底层、浪子回头的悲情英雄对抗邪恶的权力和资本共同体的一部电影。多么悲壮的一个故事,多么高贵的一群灵魂,多么伟大的一场抗争。这样的阴谋论的暗示或者想象,很符合人们的心里期待(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问题,问题都在于坏人太多,消灭了坏人,问题就解决了),也很符合商业片的逻辑。只是,“药神”是谁?是创造者,是传播者?正义与合理,与是不是药神有什么关系?可惜,真实总没有那么简单。让我们扼腕的,不是阴谋,而是阳光下的无奈。让我们思考的,也不是邪恶,而是不同正义间的矛盾。让我们改变的,也不是消灭坏人,而是对问题根源的思考,对体制改变的追寻。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