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英雄 厕所英雄 7.1分

由《厕所英雄》想起的如厕记

领澄
2018-07-04 看过

上周看《厕所英雄》,电影里的神奇印度,落后风俗合并成如厕传统折磨着美丽的女主角。影片的最后理想主义的简单了下:男主角终于在家里重建他家的‘泰姬陵’--自己家里的厕所--独立的抽水马桶卫生间。(虽然现实生活中传统力量的妥协到土崩瓦解哪有那么容易,何况生活习惯这么不一样的两个家庭。)这样女主再也不用去野外方便啦。是不是很神奇?很遥远?

其实也不是特别遥远, 小时候,虽然如厕不用像印度电影里那样,早起披星戴月,田野里或隐蔽处解决。但一想到上厕所这件事,80后的我,从小是在上海郊区的乡下长大。很小的时候家里两层楼的砖瓦房是没有卫生间的,基本上记忆里, 村里每户的房子,都是四四方方的的直筒间,两上两下的四间大房间, 或者1上1下外加1间作为单独厨房使用的平房。村里好一些的就是3上3下的房子,特点也仅仅是大而已,大部分的功能是走道和储物。那段时间流行的房子里,单间的大小和高度,是可以在每间房间里打羽毛球的。偶尔有楼上楼下的大洋房设计还是很讲究的了。不过大部分那时的家庭里是没有卫生间和抽水马桶的。

家里的妇女, 我太奶奶家,奶奶家,外婆家, 我妈,每天早上都要把

...
显示全文

上周看《厕所英雄》,电影里的神奇印度,落后风俗合并成如厕传统折磨着美丽的女主角。影片的最后理想主义的简单了下:男主角终于在家里重建他家的‘泰姬陵’--自己家里的厕所--独立的抽水马桶卫生间。(虽然现实生活中传统力量的妥协到土崩瓦解哪有那么容易,何况生活习惯这么不一样的两个家庭。)这样女主再也不用去野外方便啦。是不是很神奇?很遥远?

其实也不是特别遥远, 小时候,虽然如厕不用像印度电影里那样,早起披星戴月,田野里或隐蔽处解决。但一想到上厕所这件事,80后的我,从小是在上海郊区的乡下长大。很小的时候家里两层楼的砖瓦房是没有卫生间的,基本上记忆里, 村里每户的房子,都是四四方方的的直筒间,两上两下的四间大房间, 或者1上1下外加1间作为单独厨房使用的平房。村里好一些的就是3上3下的房子,特点也仅仅是大而已,大部分的功能是走道和储物。那段时间流行的房子里,单间的大小和高度,是可以在每间房间里打羽毛球的。偶尔有楼上楼下的大洋房设计还是很讲究的了。不过大部分那时的家庭里是没有卫生间和抽水马桶的。

家里的妇女, 我太奶奶家,奶奶家,外婆家, 我妈,每天早上都要把一个圆形实木的漆器马桶拎到不远处的露天粪缸,把排泄物倒进去。再拎到小河边刷马桶洗干净, 晾干。然后再周而复始的开始用。小时候也没有恶不恶心的想法, 有时候好奇的看着那些粪缸里扭动密密麻麻的蛆。整个弥散的味道,村里邻居经常为了粪坑粪缸的摆放地界位置争吵,那时的卫生环境能好到哪去。 记得村里偶有的婚丧嫁娶,市区来亲戚的时候, 问一句,有卫生间吗?一看,直筒房间里,一览无遗的一个马桶,很多连块遮布都没有,来的亲戚都没有了享用的勇气。要是回到那个年代,估计我爹妈现在也受不了没有抽水马桶的生活, 不过那会父母大半的生活轨迹里是没有的。那时90年代的小学,无论村小还是镇上的中心小学,都是脚踩黄河两岸那样的大通道排水式公共厕所。每个隔间是没有门的,老师们总是在上课时偷偷上厕所,偶尔被学生们撞到坦诚如厕,也是一脸尴尬。那会有首诗比喻很形象:脚踏黄河两岸,手拿机密文件,先是狂风暴雨,后有黄金落地。村小早期还没有水箱,需要高年级的同学去井边提水冲厕所搞卫生,索性到了我们高年级时已经不用了,终于有了水箱了。

而在那时上海的市区里面,印象中外婆带着我去老南市区外公的单位附近领退休工资, 那里的里弄里,也是这样的马桶拎进拎出。大概那时草根生活方式都差不多。不同的是,有许多相对比较干净的公厕。相对干净是指相对于小时候去的豫园城隍庙这些景点场所里肮脏的厕所,有些社区的厕所还是干净了很多的。当然,现在景点的洗手间已经不再是从前了。

到了90年代,特别是95年以后,村委会支持改建了化粪池,很多人家是自己建了,村里的家庭,陆陆续续都隔断有了独立单间的卫生间,里面有抽水马桶,还有的有了浴缸, 液化气淋浴器淋浴房。特别是那个时代越年轻开化,条件越好的家庭越早有。整个90年代外面的变化非常大, 卫生条件改善的余浪也波及涌进郊区村镇的生活变化。记得我家是在我初中时,爸爸加建了一间卫生间,从此妈妈很开心, 再也不用倒马桶,另外可以在家洗淋浴了,再也不用去公家单位的公共浴室了。特别是90年代中后期,有些家里有分了房子在镇上的,或者后期有买房在镇上的,或者在别的地方买了商品房,从此以后大部分人的生活里都有了抽水马桶这项标配。生活便捷度和卫生上了一个台阶。

相比家庭里商业运用里厕所的变化,到了读高中的时候,还在镇上,厕所的情况也和中学一样,虽然时间跨了世纪,学校的公共设施当时还是一样的比较简陋。到了大学,(有点沮丧还在上海),因为后来去的新校区,洗手间里新的抽水马桶和洁具有了不错的提升。(再也不用上厕所的时候和同学打招呼了。) 以致于后来我去探访交大徐汇旧校区读博的一位友姐时,发现徐汇校区那会的博士宿舍条件那叫一个差,墙上斑驳的霉印,厕所卫生条件堪比我的小学了。隔墙不远就是商业繁荣的徐家汇。感叹还是商业环境下变化的快,快速改变了如厕的简陋和尴尬。那会有个大学同宿舍的同学,家里是南京西路附近弄堂里的一层半的隔间,家里煤卫在那会还是共用的,她无限期盼那份独立的空间--解决方式是盼拆迁, 那会大概她还没想到自己买房。记忆里有和她一起逛过她家附近的老吴江路,用过附近恒隆的洗手间,大概是那时的商场里见过的最干净最宽敞的了。

在我大学时代的前段,穿梭做过家教的那些学生家,有家里是淮海路旁里弄里的二层隔间里面开辟了1平方的抽水马桶,房子的改加,万幸还有下水道可以接排出去。有的在旧片区的一些街道,还只能倒老式马桶。有的家里是各种上世纪末分配的新老公房,卫生间狭小逼仄,整个家里几十个平三代同堂,能整出一个洗手间已经不错了,算质的飞越。内环中环里各种奇奇怪怪的老房子和户型,窘迫和奇特卫生间。当然家教时会尽量的避免在别人家里使用厕所。我还记得在学生家里第一次看到商品房里宽敞的卫生间有当时还没那么普及的卫洗丽。

毕业后的第一家单位,洗手间有TOTO的马桶和卫洗丽,算是习惯用卫洗丽的开始。再后来去的公司,租的房子,旅去的城市,高速边的休息区,度假地,国内国外,形形色色的如厕空间,出去差旅和度假的地方卫生条件各异,人的适应能力也是超强,各个地方的卫生设施也对应发展,大部分越来越好,当然更喜好5星度假酒店洗手间里凭海临风赏心悦目的,但也能将就简陋的,不能忍的是没人打扫太脏的厕所。

大约十年前,有次颠覆过耐受力。震后几年的捐钱捐物主流,必须的政治正确。当时所在公司捐了一批物资给陕西商洛市灵龙乡宝洁希望小学的一个地方,工会组织需要北京和上海的员工自愿自付旅费的去那里支持几天。比较好奇,就报名去了,结果大部队都去了四川灾区,单独我一个人分去了那里。那就去呗,从小喜欢独立自主的我自以为是的买了机票,又到了西安,从西安那里周折去了商洛,到了灵龙乡还是哪里的一个集镇的时候天色晚了,山下的河水已经干涸退潮,为了安全考虑迫不得已找了一家当地的旅馆。算是条件好的,20块一晚。好吧,告诉你,条件就是《人在囧途》1里面徐峥经历的那个厕所。唯一不同的是徐峥电影里那会是冬天,我住的那会是夏天哦, 没法洗澡,就这么臭烘烘的实在厌恶自我。然后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先坐了一辆面包车,再有貌似一辆拖拉机,绕着美丽的秦岭山脉和风光,穿山越岭过隧道,风光着实优美,条件也是确实简陋。以至于那会看的《盗墓笔记》里写到秦岭的,自动带入有点恐怖的味道。

翻山越岭到了目的地,和北京的同事会面,当地的校长和老师对我们很好,安排住在一户村民老师的家里。房子很大,只是旁边是猪圈,比较恐怖的是厕所自然是和猪圈连着的,如厕的时候,非常需要豪放的勇气,看见一群猪对着你叫,狂吼和看着它们以为掉下去的美食,那种记忆现在还有点不那么清晰的噩梦。苍蝇蚊子和小虫叮的满腿包就不说啦,穿着7分裤去都是失策的。恨不能有套穆斯林长袍。可是这所小学里的孩子们的住宿条件更差, 看了心酸心塞,有些孩子住的远,每天走山路需要2个小时,所以大部分住宿了。老鼠在上下铺间的地上穿来穿去。年轻老师们的住宿单间在前院,条件比孩子们的好多了,除了厕所稍微远点,有痰盂可以临时解决。为了提高我的住宿卫生和如厕条件,主观空前强烈,计划背叛刚认识的3个北京同事小伙伴啊,以教电脑的名义偷偷地和学校最年轻的姑娘小毛老师搞好了关系,最后小毛老师热烈欢迎我一起住,我忐忑负疚的抛弃小伙伴们艳羡的目光搬到小毛老师的校舍啦。免于被蚊蝇欺负。3个小伙伴幸福的又鼓腹的住在猪圈边上听着猪叫,配合蛙叫虫鸣的交响乐,数着星星,拍着蚊蝇讨论着诗和远方.......梦想着城市的家乡吧。 如果不考虑卫生条件的话,这里不就是世外桃源里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诗和远方嘛。当然没睡好的夜晚很快就被鸡犬相闻吵醒啦。作为没被明恨讨伐的娇气叛徒,隐隐感受到了与临时同伴们有点不和谐的羡慕嫉妒恨啦。 这也算因厕所引起的往事不堪回首系列之一。好在没几天就回来了,当然也伴随着深刻而难忘的些许美好回忆,卫生条件自然不包括。

多年后的某个夜里,回想起来--满身胞的狼狈返程。“我从乡下来!”想到如厕问题和夏天几天不洗澡真的很难受啊。 如今那里的条件已今非昔比,但我对当初那些物资和帮助的意义心存怀疑否定,我们离开的时候年轻的老师们也还是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在敲击键盘,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网络聊天和外面的世界互动接触,小毛老师也一直在那里教书结婚生子安居乐业。不知道印度有没类似的希望工程,我挺想知道电影里印度政府那29亿的厕所基建费用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和印度相似,东南亚的许多国家露天洗浴和如厕习俗仍在,在巴厘岛就见过。早前在越南去古芝地道团游时,吃坏了肚子,在车上就不舒服,地导帮忙停车找了路边的一户人家打了招呼,让我上个厕所,尴尬的没得选,说是厕所,其实就是户外的一个屋棚围了一个粪缸,遮一下,感谢解决了燃眉之急。那种厕所有点像另一部印度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小男孩使用的那种茅厕。估计这种厕所在中国广大的内陆农村也还有吧。

从小时候的马桶到现在家里的卫洗丽,前后20多年的时间,和这个城市的发展变迁迅速。抽水马桶的记载是400多年前英国人最初的发明,保守的英国人那会也爱用夜壶。两三百年后分别有个两个英国人的做了重大改进,才在约150多年前的伦敦开始普及。同时代的乾隆因为受不了出恭时的臭味, 据说是他的太监费劲心思的发明了一个办法: 就是用厚厚一层檀香灰放在皇帝的恭桶里,每次黄金落下时, 香灰迅速自然升腾包裹起来,盖住了味道。以后的皇帝们沿用了这个办法,每用一次恭桶,太监们都要迅速替换恭桶。相比这种劳顿的方法,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英国, 绅士们的抽水马桶真是伟大的发明,拉开和惠及了现代卫生的历史。英国人对自己个人卫生有了要求,念想建成城市下水系统。现在即使普通家庭里--马桶的洁净和方便都胜过乾隆奢侈的檀香灰。不止于小聪明, 卫生是文明的一个系统。

刚开始想写点别的,也不想写任何影评,写下来停不住的完全跑题,记忆中的部分如厕记闻。下次再写别的吧。不知道有没有同感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厕所英雄的更多影评

推荐厕所英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