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英雄 厕所英雄 7.1分

解构印度电影的文化镜像 ——10年代印度新电影专题研究

何梓鑫
2018-07-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至今日,二十一世纪10年代出现了多次“印度电影热”,印度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的话语权得到增强,涌现了《三傻大闹宝莱坞》(2011年中国大陆上映)、《我的个神啊》、《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厕所英雄》等多部优秀电影作品。异军突起的印度新电影以其独特的电影叙事技巧与文化内蕴,试图揭露印度本土意识形态、社会现状与价值取向,从目前情况看,印度新电影的艺术价值与社会功能已得到了较好的实现,其成功对于中国电影发展具有巨大的借鉴意义。因此,对10年代印度新电影进行整合、解构与分析便十分必要。

关于“印度新电影”的阐述

“印度新电影”是笔者对10年代在内容、艺术表现形式、文化精神特质等方面发生一定变革的一大批印度电影的概念的悬拟,从整体上看,主要具备以下几点群像特征:

1、主体的动摇。随着印度社会女权主义的兴起,印度宝莱坞创作主体(特别是演员)与故事角色逐渐开始向女性倾斜,故事内容多以女性的反抗为题材,对于《摔跤吧爸爸》,“针对女权主义的特点,在‘直男癌’问题严重的宝莱坞独树一帜,成为一股清流,达到了轰动性社会效应,直接催生出傲人的票房成绩。”①一类的评价不在少数。“印度新电影”具有明显的女性地位作用增强的特征,女性在电影创作与故事人物中开始扮演重要角色,并不断产生自我权利与主体的诉求。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男权主义依旧占据着主导,男性主体地位并未因女权的兴起而被取代。

2、渗透着较为深刻而尖锐的文化的隐喻,甚至成为社会运动、文化改造的“武器”。《三傻大闹宝莱坞》以幽默诙谐的方式暗讽填鸭式教育、贫富差距、拜金主义;《摔跤吧爸爸》则在起励志作用的同时,对当时印度、甚至世界范围内各国的体育生态、文化生态、政治生态进行了深刻的批判;《神秘巨星》在《摔跤吧爸爸》基础上又更进一步,励志之外紧紧扣住了“女性觉醒与反家庭暴力”的母题;《厕所英雄》更胜一筹,将矛头直指印度落后文化传统与宗教文化,使影片矛盾上身到文化层面,而不仅仅局限于“女权”等表层问题。

3、艺术表现形式产生“离合”。在歌舞元素上,印度新电影呈现“剥离”的趋向。早期印度电影存在大量印度本土歌舞元素,《三傻大闹宝莱坞》仍有较多歌舞情节,而到了《厕所英雄》,印度歌舞已经由原来的十几场减少到一两场,较少出现“一言不合就集体尬舞”的非本土观众难以理解的情节安排。这一变化既顺应了电影工业跨国消费与生产的趋势,又迎合了全球观众需要,拉近与非宝莱坞区域观众的距离,扩大了宝莱坞或说印度电影的市场与全球影响,同时,剩下的一两场印度歌舞保证了影片的本土化,保留了印度文化的美学理念与审美倾向;

在叙事方式上,印度新电影呈现“整合”的新面貌。正如戴锦华教授对《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分析中提到的:“这个电影的另外一个非常成功的地方正是在于它把古老的民间故事的叙事结构,也是最古老的所谓现实主义电影的拍摄方式和叙述方式,与喜剧式的情节构架、表演风格和电影调度、电影设计手法结合在一起,同时以极端巧妙的方式把整个现实的场景,从细节、从场景、从人物命运的转折和变化当中,清晰地渗透出来,这和我们所说的一个色彩斑斓的、极度迷人的、梦幻性的屏幕,最终成了一个遮挡现实的挡板的效果完全相反。”②印度新电影对传统现实主义叙事方式进行本土化与整合,在探索中形成了自身独有的影像象征系统与叙事语言。大部分影片采用大情节③故事结构的经典设计,具有因果关系、闭合式结局、线性时间、外在冲突、主动主人公的故事特征,同时融入内在冲突,使人物内心斗争与反复成为更深层次的故事鸿沟,从而产生“人物弧光”④。

以《厕所英雄》为例,男主人公科沙夫寻找“权宜之计”帮妻子解决厕所问题,试图暂时协调经过高等教育的妻子与虔诚的宗教徒父亲的矛盾,在父亲拆厕所、扇巴掌等一系列举动的刺激下,科沙夫经历了思想的蜕变,从回避、妥协、软弱,变得信念坚定,下定决心要和全村人思想观念、和印度落后传统文化与宗教文化作斗争;科沙夫父亲对宗教神明秉持无比虔诚的信仰,不容许儿子儿媳任何侵犯神明的行为,坚决反对建“厕所”一事,但当其母亲清晨准备到野外解手,却意外滑倒而无法行走,不得不带她在被破坏了一半的儿子建的厕所解决时,科沙夫父亲内心经历的是腥风血雨的斗争与挣扎,他最终接受“厕所”、并主动与儿子儿媳和好,这也表现了主人公内在冲突后闪现的“人物弧光”。

文化镜像的个体表达

个人极其反对将《厕所英雄》视作单纯的“女权主义”表达,客观上来讲,《厕所英雄》的精神内涵十分复杂。总体上看,影片主要冲突是现代人权观念与落后的宗教传统文化的冲突,其中掺杂着女权与男权的矛盾问题、家长制(父权)问题、民族主义问题等等。印度社会具有复杂的文化背景,这些复杂的文化因子形成了强大的合力,成为了男女主人公、印度政府“厕所革命”的最大障碍。《厕所英雄》将小小建厕所上升到文化层面,矛头对准的是落后腐朽文化的痼疾,具有极大的文化价值与社会价值。

(民族主义掠影)

此外,影片对印度政治生态进行了直接的揭露与攻击,给全世界政府警示。电影中总部长面对七八个部门拖拉办事的官僚主义作风,治标不治本、建了没人管的“厕所骗局”,下令“买七个锁”,锁上所有部门的所有厕所,一个星期内不许打开,相关部门负责人要上厕所的自行解决。在这种上级奇葩的强压之下,原本11个月才能批下来的文件11个小时就完成了!这不断回扣了影片中反复出现的那句话的中心:只有在自身利益受损时,才会拼尽全力解决问题。在《摔跤吧爸爸》中类似的社会关照也曾出现,虽是点到为止,却是一针见血,例如主人公小镇上混日子不作为的小官,奸诈自私、心胸狭隘的国家级教练……

一部电影,作为一个国家电影文化的个体与基本单位,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10年代印度新电影给了我们很好的学习的榜样。近年来中国电影新力量的作品质量亟待加强,更有过度商业化倾向。淡化代际划分并不意味着新一代电影文化语言的流失,并不意味着商业片就不再有文化镜像功能的担当。电影是“梦”,是“窗”,是“寓言”,更是一面“镜子”。文化镜像的个体表达方式可以不同,或崇高或通俗,或严肃或滑稽,或正面或侧面,但必须有精神内蕴与文化价值的思考,必须表达特定人群的文化价值追求(超级英雄等类型片)或反映某个国家或地区的社会状况与文化的症候。若电影不再追求“镜子”的作用,那便是舍本逐末,失掉了初心了。

①何梓鑫《多重内涵中的精神独语与艺术展现》,《东北之窗》,2017年6月A,总第614期。

②戴锦华《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2017年12月13日

③这里采用罗伯特麦基《故事》中“故事三角”理论的说法。

④人物弧光:“最优秀的作品不但揭示人物性格真相,而且还在其讲述过程中展现人物内在本性中的弧光或变化,无论变好还是变坏。”

罗伯特麦基《故事》,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周铁东译。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厕所英雄的更多影评

推荐厕所英雄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