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 死亡诗社 9.0分

未选择的路

沈超然
2018-07-04 看过

未选择的路

(罗伯特·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

...
显示全文

未选择的路

(罗伯特·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英文好的朋友可以去百度原文诗歌)

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这首《未选择之路》和《死亡诗社》十分神似,这首诗和这部电影都可以从很多角度角度,但它们都歌颂了一种纯粹的追求。

《死亡诗社》似乎讲述了一个平凡的故事,即名师的指导与自我的救赎,相信每个读完大学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类似的经历,只不过没有那么深刻。但平凡背后却是无数的不易:比教授晦涩抽象的诗歌更难的,是想一种准确且富有激情的方式启发学生;比沉重的学业更难的,是没有在压力面前麻木,仍抽空思考行为的意义;比顺从规则更难的,是重新审视规则,并审视自我;比当老师、做父母任务更难的,是放一下一切成见,重新审视这一神圣的职责...

很少有人主动去直面平淡的生活底下涌动着无数战斗,因为它们意味着挣扎、反抗、自审。这太难了,也似乎没什么必要。

大学时期是我三观建立的重要时期,在这段时间里,我被一些宏大壮美、倡导真善美的经典所吸引,同时也向往着那些颇具粗粒感的生命张力。《死亡诗社》完美地融合了这两种气质:博学儒雅的教授,传授的却是最真实野性的情感;沉默顺从的学生,敢于为自己呐喊;被制度所规范的高等学院,爆发了不可控的躁动。这两种相抗衡的气质完美地存在于一个个体,所爆发的强大生命力,让我电影结尾处泪如雨下。

“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这像是现在的青年说出的造作之词,但是亲爱的,这不该是酷,不该是special,也不该是佛系。

这应该是你真正想追求的一切。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死亡诗社的更多影评

推荐死亡诗社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