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我不是药神》的社会现实意义?

晨伴风
2018-07-04 看过

我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放大镜,一个喇叭,一个不熄灭的热点。

专访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没有用假药 新闻链接

江苏无锡人陆勇是一名白血病患者,此前,他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关押近四个月后取保候审。但是,数百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希望能够免除陆勇的刑事处罚,就连起诉他的检察官也说,陆勇的做法可能在普通人看来就是英雄的行为。本月10日,陆勇再次被公安机关抓捕。那么,陆勇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引起情与法之间如此冲突和矛盾的看法?就在陆勇再次被捕之前,《面对面》的记者在无锡他的家中采访了他。

  陆勇,江苏无锡市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正是因为帮助患有同样疾病的病友购买这种每盒200元的印度仿制药品,2013年12月,陆勇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014年8月,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陆勇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向沅江市法院提起公诉。

  记者:就是在沅江看守所呆的那几个月的时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陆勇:我觉得我挺冤的,我帮助人家,我没有在里面赚一分钱差价,然后把我绑进去了,听说他们要很多钱才放我,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要是那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被关押近四个月后,陆勇缴纳了八十余万元的保证金获得,取保候审,但他未来面临的,仍将是有罪指控。这期间,受到过他帮助的六百多名病友联名写信,希望法院对陆勇免于刑事处罚。而在网络上,有关陆勇的报道同样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并引发争议。那么,从一名普通的白血病患者,到被媒体称为中国购买印度仿制药第一人,从一名热心帮助病友的企业家,到面临刑罚指控,陆勇经历了怎样的一个历程?

  记者:那咱们就从头开始说起,2002年的时候您是查出来得了这个慢粒白血病?

  陆勇: 2002年的那个8月初吧,当时发烧,发烧以后呢差不多有十几天没好吧,然后上医院去做个那个检查,抽了血,然后里面发现白细胞20万,然后当时就发现肯定是白血病。

  记者:就是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它打击有多大?

  陆勇:对。当时我还记得我拿了那个化验单,给那个血液科的医生看了以后,第一句话我就问他,我还能活多久。

  那一年,陆勇34岁,刚刚开办了自己的小加工厂做外贸生意,原本他计划五年内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幸福富足的生活。但是突如其来的绝症让全家人陷入到恐慌之中。

  陆勇:那首先不是考虑能不能赚钱,赚多少钱,首先是考虑能活多久。

  在医生的建议下,陆勇的父母和妹妹全部来到医院,为陆勇进行骨髓移植的配对检测。一星期后的检测结果显示,全家人中没有人和陆勇组织配型成功。那么接下来就只能到中华骨髓库、台湾的慈济骨髓库等寻找非血缘的供者,但在等待骨髓移植的过程中,恶化的危险随时都有。

  陆勇:所以当时在苏州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跟我说做骨髓的时候,他也建议你赶紧吃那个诺华公司格列卫(音),这个药非常好。然后呢这个药呢对你的病情有帮助,很快能控制你的病情,而且对你的移植有非常好的作用。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知道这个药,我还记得当时我父亲带了三万块钱到医院去看病,那一盒药——就光那一盒药要了23500块钱。

  这就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治疗慢粒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卫,也是让很多慢粒白血病患者又爱又恨的一种药。各种临床实验表明,格列卫对控制慢粒白血病的发展有着很好的效果,但只能吃一个月的一盒药,售价高达23500元,让很多患者只能望药兴叹。

  记者:就是你花两万多块钱给自己买一个月的药的时候,你当时心里什么感觉?

  陆勇:那我每天睁眼吃这个药的话,吃药的时候那是100毫升的药4颗,就是感觉吞进去的都是钱,一颗就200块钱,一天就吞了800块钱下去。

  记者:那就是说你从2002年知道自己得这个病,是具体从2002年的几月开始吃瑞士的这个格列卫?

  陆勇:应该是2002年的8月底。

  记者:一直吃到了什么时候?

  陆勇:吃到了2004年的应该8月份。

  记者:吃了整整两年?

  陆勇:对。两年,两年我足足花了将近60万。

  两年当中,陆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提供者。而慢粒白血病,一旦停止服用格列卫或者减少剂量,很容易从慢性期进入加速期甚至急变期,直至死亡。服用格列卫意味着生命的延续。而支付药款,则需举全家之力。陆勇的家境在当地还算不错,父亲开有一家小五金厂,但两年下来,家里的经济也难以支撑下去。2004年4月,陆勇创建了一个名叫“慢粒白血病人交流群”的QQ群,两个月的时间,这个QQ群的成员达到了一百人,当中能吃得起格列卫的病友是极少数。

  陆勇:一百个人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杭州一个病人,我们两个人才能吃得起正版的药物,其他的人,他们只有在进入那个急变期,生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时候,他们才会舍得拿一点钱去吃这些药物,延长一些时间。

  记者:如果生命到了必须吃这个药维持的时候,那这个药起到的是什么作用?

  陆勇:它只是稍微延长一些生命,但是效果已经很差了。他们吃有一定的效果,它的延长性,但是根本改变不了他们很快就会去世这种。所以那个时候经常会发现群里面一个星期之后,说某某某走掉了,一个月可能有一两位、两三位人走掉了,就是大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那个QQ的头像都是在线,都是那个能看到那个是亮的,然后过一个星期,这个QQ头像就变成灰色的,再也不亮。

  转机出现在2004年,据陆勇介绍,这一年6月,陆勇在网上看到一篇反映韩国慢粒白血病病人生活和治疗的文章,文章说韩国的患者从印度买到了格列卫的仿制药,价格只有原版药的八分之一,折合人民币也就是三四千块钱。

  陆勇:所以我发现这篇文章以后我就非常兴奋,因为我觉得我突然就找到了另外一条路,至少从经济方面的话。

  记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改变对你来说?

  陆勇:对我简直欣喜若狂。欣喜若狂那种感觉,所以我迫切的想了解韩国到底是怎么样,是真的吗?所以我同时也搜索了很多文章。从旁边来证实这件事情。

  除了搜索相关文章,陆勇还委托了韩国方面的朋友在韩国国内打听此事,韩国朋友反馈说情况属实;并且陆勇还看到资料说,韩国方面曾经把原版的格列卫药和印度仿制药进行化学成分分析对比,主要成分的相似程度达到了99.97%。在网上,陆勇搜索到日本的一家药店有这种仿制药在售,2004年9月,陆勇委托朋友从日本买了一盒带回无锡。

  陆勇:我觉得没问题,但是实际上我的家人挺担心的,家里觉得那个药你看诺华的药23500,你这个药4000块钱,靠谱不靠谱。

  记者:中国人有句话叫一分钱一分货。

  陆勇:对。他觉得非常有点担心,所以我的父母,特别是我母亲她说这个药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或者怎么样。

  记者:你妈主张让你吃这个药吗?

  陆勇:她也不主张,她就有点担心,但是那个经济压力在那边,这个也没有办法,然后所以呢当时我采取比较策略的办法,就是说拿到瓶仿制药以后,每天我当时每天我吃四粒药,第一天我三粒正版药物,然后加一点仿制药,这样吃,吃一个星期,吃一个星期以后我上医院去检查一下,血象没什么变化,还挺稳定,然后第二星期又加两粒,然后最后加到四粒,中间做检查比原来频繁一点,最后发现一个月下来没问题,挺好。

  服用印度仿制药三个月后,陆勇做了一次骨髓穿刺的深度检查,检查结果是血象稳定。陆勇将这一消息在他建立的“慢粒白血病人QQ交流群”里进行了发布。

  记者: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陆勇:他们觉得这个消息太好了,两万三千五,他们可能吃不起,或者吃得起,他们不能连续的吃下去,谁的经济都承受不了,现在三千块钱,三千块钱的一下子觉得有希望,至少他们有这个能力来承受这个每个月三千块钱的药的,所以希望一下子在眼前了。

  从日本购买回来的印度仿制药的说明书上,明确标注有印度制药厂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陆勇通过传真和印度的制药厂取得联系,得知如果从制药厂直接购买的话,每盒药的价格只需要3000块钱。陆勇开始尝试直接从印度制药厂购药,而群里的病友们都关注着他的举动。

  记者:你接下去这个群里是100人,那你接下去你想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更多的人?

  陆勇:我也没有告诉太多的人,因为我们联系主要是在网上群里面联系,所以我不知道,可能有一些买到这个药之后,吃了以后,效果比较好以后,他可能会主动的告诉他周边的病友,所以这个消息一下子就是一传十,十传百,可能就很多的,很多人就知道了,当时我还记得有一个常州的那个女病人,她还特地跑到我的厂里面,来看一下情况怎么样,她当时也吃了大概十个月的药,也花了很多钱家里面,所以她在网上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她跟她母亲说那边有这个药,她也想去通过这个买法来买,她母亲家里人不放心,特地陪她到我厂里来看我的情况,看我的介绍,然后还看了我的检查报告,然后还看我吃的那个药品,她母亲觉得很好,这种情况很多,来过好多客人。

  但是,以个人对公司的方式跨境购买药物的手续非常繁琐,首先要到银行购买美元,然后要用英文准确填写各种各样的单子。陆勇常年做外贸生意,英文良好,即便如此,第一次从印度购药,填写各种手续还是花费了他很长时间。而在QQ群里,尽管陆勇把路径和方法告诉了病友,仍有很多人面临困难。

  记者:他们都能做得到吗?

  陆勇:做不到,很多人都做不到。

  记者:为什么?

  陆勇:因为里面有很多人,可能文化程度不高,然后他也不知道英文程序怎么填写记者:那怎么办。

  陆勇:那他们会找年轻人过去帮助,或者在群里面,后来我们弄了一个模板,就是画了一个模板,里面怎么填写怎么填写。

  记者:谁做的?

  陆勇:我做的。然后他们会把那个模板给打印出来,然后到农业银行去,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着来做这个事情。

  记者:你除了给他们做了这个,告诉他们消息,然后帮他们制作了一个模板之外,还给这些病友提供了什么帮助?

  陆勇:我还给他们翻译跟印度制药公司的邮件,很多不人不会,有的人很多病友他会提出说,这个手续很麻烦,或者翻译不懂,你能不能帮我带药,或者我钱给你,然后你帮我去买,买了以后。我当时考虑到这个药它是有一定的风险,就是每个人吃了以后,每个人情况到底怎么样不同,我当时说,你是不是买这个药,由你自己来决定,然后这个行为必须由你来。

  记者:为什么?

  陆勇:我不会来帮你代言,也不会帮你代购。

  解说:据陆勇介绍,他当时只意识到了病友吃药可能吃出问题的风险,却没有意识到另外一种风险——按照我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进口药品如果未经药监部门审查批准,即视为假药,而不论其有效与否;另一方面,瑞士诺华公司格列卫药的研发者已经在中国注册了专利,当时尚在专利保护期内,中国的药监部门也不会批准印度仿制格列卫的药在中国销售。这为以后陆勇出事埋下了隐患。(隐黑)

  2005年5月,在经过两年多的等待后,陆勇终于等到了一位和他匹配的骨髓捐献者。但是,由于服用仿制药能够有效地帮助他控制病情,再加上骨髓移植同样存在一定风险,陆勇决定放弃骨髓移植。从此,印度仿制药就真正成为了陆勇的保命药,从印度购药的渠道畅通也因此变得更加重要。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种保命药的安全性和可持续性,2006年初,陆勇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一名志愿者以及韩国慢粒协会的律师的陪同下,专门到印度那家制药厂进行了考察。

  记者:但是我有一个疑问,就在整个的过程中,你知道去韩国去问,知道去印度去考察,你唯独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为什么没有去中国国内的相关部门问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我是一个白血病慢粒患者,假如我长期用这种渠道我能不能得到法律或者是相关制度的保障,这是最重要的一环,为什么一开始你没去做?

  陆勇:应该2006年的时候,2005年年底的时候是这样我们这个事情也通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志愿者,跟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法务部讨论过这个事情,讨论过以后,就说觉得就是说个人自购的话,从中国的法律上来讲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是允许的。

  从2004年10月起,由于陆勇的介绍,越来越多的中国慢粒白血病患者开始购买并服用印度仿制药。而随着买药的中国患者越来越多,陆勇代表患者一方和印度制药公司多次进行谈判和沟通,印度仿制药的价格也一步步降低,从2004年的每盒3000元,一直降到2011年的每盒1000元,进入到2014年,每盒药的价格降到只有200元钱。而直到今天,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正版格列卫药,在中国的零售价仍然是每盒23500元。

  据陆勇介绍,尽管买药的人越来越多,价格也越来越便宜,但买药过程中的难题却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最初,印度方面提供印度国内的个人账户,由中国患者往里面汇款,但由于印度对个人每年接受境外汇款的次数有明确限制,超过次数,账户就必须变更。后来印度制药厂又转而提供制药厂的对公账户。但国内银行有明确规定,如果往境外的对公账户里汇钱,必须提供相应的合同或者发票。

  记者:那印度那边给张发票不就解决了。

  陆勇:对,但是问题是这样子的,那个他们给发票的话,他们也很麻烦,就是要每单做一张发票才行。

  记者:没错。

  陆勇:做一张发票,比如说某某某,他们也经常会忘记,别以为印度效率很高,所以他有时候也忘记,忘记以后,去银行办的话,一下办不了,然后再跟他们联系,然后他还花时间做一个发票再发过来,发过来再打印过来,再提交。

  记者:那对你们吃这个药的人来说,就不能断顿,一天都不能断。

  陆勇:不能断。

  记者:所以这里面风险就在于能不能联系的上,就是药和药之间。

  陆勇:对。

  记者:那这不对每一次买药来说,都是很大的。

  陆勇:都是一次折腾,真的都是一次折腾。

  据陆勇说,2013年2月,印度制药公司找到陆勇,希望陆勇能够提供中国的银行账户替他们接受药款,然后再把药款转到印度制药公司指定的账户上去。作为报酬,印度制药公司可以为提供账户的人免费提供仿制药品。陆勇把这一信息在QQ群里发出后,有两位云南的病友提供了自己的账户,作为印度制药公司收药款使用,陆勇则持有两个账户的U盾,在国内帮助印度人操作网银。这大大方便了买药的人,买药者直接往这两个账户里汇人民币即可,然后把汇款凭证和英文地址发给印度制药公司,即可在约定时间内收到印度方面寄来的药。

  记者:你当时没有使用自己的账户。

  陆勇:对,我为什么不使用自己的账户,因为我在那个病友圈里面大家都知道,都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我提供一个账户的话,他们可能会想怎么会到你的账户里面,你是不是在里面赚钱了,或者什么东西了,对我的可能会有影响,我觉得肯定会有这种想法,所以我必须要避开这种嫌疑来做这件事。

  据陆勇说,由于病友担心被风险牵连,两个账户只用了5个月就被收回。印度制药公司决定于2013年年底再派人来中国解决这一问题。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的时间里,那些依赖印度仿制药的慢粒白血病人,又要回到以前那种购美金,填写各种复杂英文单据的购药程序中。

  记者:也就是有几个月的断档。

  陆勇:对,但是这几个月的断档,你能不能想一个办法帮他,来想一些办法,想办法,我想了很多的办法,但是都没有人来愿意。

  记者:为什么没有人愿意?

  陆勇:没有人愿意的话,因为我这个事情不好讲到那个,不好在公众面前讲,只能一个一个跟他们商量,所以有的人就不愿意,就不愿意。

  记者:你看矛盾就出来了,你作为一个跟这件事情没有太多关系的人,你在忙前忙后的忙,但是有的人就不愿意去帮助别人,那这种情况下,人家不愿意帮可能也有各种顾虑,觉得里面有风险,人家都知道风险,为什么你不知道风险。

  陆勇:我也知道会有一点风险。

  记者:那为什么知道有风险人家就不干,你知道风险还干。

  陆勇:我为什么做这件事情呢,这里面也有我的私心在里面,就是什么东西呢,因为我希望印度公司他那个生意做的比较好,然后他有信心继续生产仿制药二代甚至三代。

  慢粒白血病患者长期服药,有一部分人会出现耐药性,或者发生基因突变,这种情况下,格列卫一代药就会失去作用,患者需要服用格列卫二代药甚至三代药,而印度制药公司现在仿制的只是一代药。此时,正版格列卫二代药三代药已经上市,但是价格比二代药还要高,其中二代药每月需要3.9万元人民币,三代药每月需要9500美金。陆勇希望印度制药公司生意红火,进而有信心有资金仿制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格列卫药。

  记者:你觉得这是私心。

  陆勇:对,如果某一天万一我需要这些药物的话,那我不需要花每个月三万多,三万六三万九我去购买二代药,所以对我们,不光是对我,对我们这个群体,也是多一个选择。

  2013年8月,也就是那两个账户被病友收回一个月后,有一天,陆勇在淘宝上购物的时候,偶尔看到有卖银行卡的,陆勇没想太多,就以500元一套的价格,购买了三套本来是他人身份信息的信用卡。

  记者:你想过没有,就是在购买这个的时候,这里面有没有一些风险。

  陆勇:我没有想那么多,确实没有想那么多,我的想法就是说,我买一张能用就行的,我一想到那个,我唯一想到风险,就是说这个密码,他们会不会更改,或者被他们吞了钱之后,被他们转走。

  记者:你想的是技术上的问题。

  陆勇:对。

  记者:法律的风险。

  陆勇:我没有想到。

  陆勇把其中一张卡作为为印度制药公司接收药款的账户。但仅仅使用了三个月, 2013年11月21日,陆勇在自己的公司被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抓获,并带回沅江市,一个多月后,当地检察机关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将陆勇批准逮捕,直到2014年3月19日,在缴纳八十多万元后,陆勇被取保候审。

  我国刑法规定,出售或者购买伪造的信用卡,侵犯了国家的信用卡管理制度,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法律还规定,为销售假药者提供账号的,以销售假药罪的共犯论处。与此同时,我国的药品管理法规定,进口药品如果未经药监部门审查批准,即视为假药,而不论其有效与否。

  记者:你的药怎么办?

  陆勇:药,我刚去的时候,我家里给我带了一些药物。

  记者:但是你不是三个月一买嘛,你人不在,你怎么买药?

  陆勇: 2014年1月,过年的时候,我那个时候药已经没了,我家里也不知道怎么买,当时跟沅江市公安局来说,他的药没了,你能不能到取保出来,让自己买药,沅江市公安局说,不要紧,我们来帮他买,他们那个找了一个懂英文的去,也是用国际汇款的方式汇到印度去,拿到两盒药。

  记者:我还以为他们给你买正版药呢。

  陆勇:没有。

  记者:就等于他们是帮你买的药。

  陆勇:然后也很搞笑的,那个警察也跟我说,他说那个买药挺折腾的,你看我们公安局没法帮你弄的,还要专门懂英文的人来操作这个事情。

  实际上,2013年时候,随着正版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到期,国内的仿制药已经上市,但不少病友仍然继续选择印度仿制药。因为与印度“格列卫”200元一盒相比,国产药则要上千元,还是贵,且不能入医保。在媒体的报道中,陆勇事件中,销售假药的罪名也引发了人们对现行法律条款和医药审批制度的争议。

  记者:你觉得你用的是假药吗?

  陆勇:我觉得不是假药,你看我那些药吃了以后效果挺好的,对不对?后来发生这个事以后,我出来以后请教律师以后,才知道这个印度药是没有经过注册的,没有经济注册的话在中国的法律意义上,这就是假药。

  记者:那如果我们把这两个放块看,你觉得就是从患者的角度去看待真假,和从法律的角度看待真假,它几乎没有交集。

  陆勇:对,不同的。

  记者:那你说呢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陆勇:所以我也很迷惑,所以也很迷惑。法律的概念覆盖的范围缩小了。

  记者:那你觉得等待你的有可能是什么?

  陆勇:可能会判我刑。

  记者: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心里上接受得了吗?

  陆勇:那我觉得我肯定是接受不了,但是这没办法,不是我能接受不接受的问题。法律我相信他会公正的审判我,该给我怎么样的判决。

  2015年1月10日,陆勇在首都机场被警方再次逮捕,目前已被湖南沅江警方押解回湖南。

陆勇:回家啦,真不容易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炎迅 2015-02-26 15:00:19

新闻链接

因涉嫌销售假药等罪名被湖南沅江检察院起诉,陆勇关在看守所117天。冬天零下三四度,117天里,他洗了43次冷水澡。

陆勇期望,自己的案子最后被判无罪,可以有一个法律上的意义,就是病友可以自由组合,十几个人共用一个账号,给印度汇款购药。

自由真好

“这次下飞机,不用检查身份证,更没有警察在舱门等我,自由真好!”陆勇说,这天是2015年2月12日,离春节只有一周了,他从无锡飞往深圳,参加当地电视台的节目录制。走出舱门的那一刻,这位中年男子不禁想起一个月前,一下飞机就被警察带走的遭遇。

因为协助病友购买印度仿制的治疗白血病药物,46岁的慢粒白血病人陆勇惹上官司,“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销售假药罪”,一度面临牢狱之灾。经媒体披露后,他被称为“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被推向聚光灯下,也被推进漩涡和风险里。

2月11日晚,在无锡的家中,陆勇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以这样的方式成名,他感到很无奈。一切,还需要等待。 成为媒体眼中的“抗癌药代购第一人”后,全国各地很多病友纷纷来找陆勇,有的单纯问候,更多则是寻求他的帮助,咨询购买便宜药,他不得不每天用大量时间去应付这些电话。

“有点力不从心,我本身也是病人,也需要治疗,休息,也需要工作赚钱。”陆勇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虽然感到麻烦,但也总要耐着性子接听这些病友的来电。

而更棘手的麻烦,还是来自自己的官司。1月10日晚上6点半,陆勇从无锡飞抵北京,准备接受媒体采访,一落地,就被警方带走了,3天后,被湖南沅江警方带回,又关进了当地看守所。

这已是熟悉之地,此前,他就因涉嫌销售假药等罪名被湖南沅江检察院起诉,关在此地117天。他在后来接受崔永元的节目访谈时说,冬天零下三四度,117天里,他洗了43次冷水澡。说着,眼圈又红了。

陆勇二进宫,再次引爆舆论。病友们组建了“救助陆勇全国爱心联盟群”,积极奔走呼吁,此时的陆勇在看守所里,除了周日,每天能做的,就是一遍遍学习监规。沅江的冬天很冷,看守所也没有暖气,只穿了单裤和单薄风衣的他,很快就感冒了。“原以为去北京录制节目嘛,那里都有暖气,录完节目很快就能回到无锡,所以就没有多带棉衣。”

1月29日,陆勇才得以回家。当天,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坐在高铁车厢里的自拍照,笑容满面,略显得苍白,“明天回家,开始游泳锻炼,很久没有锻炼啦”。

次日,他在长沙机场,又发了一张自己站在即将飞往无锡的登机口的照片,说:“回家啦!真不容易……”

再等一等

他这轮的获释,缘于沅江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天就做出准许裁定。律师告诉他,如果30天内,检察院不能以发现新证据提起新的起诉,就需要给出不诉的决定。这意味着,真正的安全还没到来。

陆勇在“名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引来意外的麻烦,他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和病友们购买的印度药,两百多元一盒,这事儿被媒体披露后,很多国内的真正的代购药贩子就把我恨上了天。”原来,药贩子倒卖仿制药的市场价,一般在一两千元一盒。

陆勇出事后,他曾经购药的印度药厂又回到以前的模式,开一个公司账户,接受中国患者各自汇款,手续依旧很麻烦,而印度方面也不太会给那么多分散的中国患者逐一跨国快递各种书面材料,太麻烦。

陆勇期望,自己的案子最后被判无罪,可以有一个法律上的意义,就是病友可以自由组合,十几个人共用一个账号,给印度汇款购药,这样能大大减少手续的麻烦。当年他也正是去韩国,看到当地患者一群人共用一个账号跨境汇款买药,才回到国内做类似的事儿,结果陷于牢狱之灾。

每天依旧有很多患者跟他联系。陆勇就会安慰对方,等等,再等一等,看看哪一天,国家就推行强制仿制制度了。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