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从怪罪

孟锦瑟
2018-07-03 23:39:49

电影“我不是药神”的主人公程勇,毫无疑问,在影片的最后体现了人性的光辉,就好像烟雾缭绕中声声梵音,最终佛祖现世,普度众生。只可惜,他不是佛,也不是救世主,渡不了苦难众生。众生皆苦,无一幸免。

电影中,病人没有钱购买昂贵的进口药,活着的愿望价值千金,这都是无良制药公司的错。而现实往往比电影更残酷,人们根本无从怪罪。

盗版药是救世神药吗?诚然,代理价仅仅500元,可想而知原料加人工的成本价一定远远低于40000元。但是,如此昂贵的定价全是由于资本主义无止境的贪婪吗?公司前期源源不尽的投资,研究员们辛辛苦苦花费数十年青春和精力,从理论研究到筛选成本路线再到工艺开发,还有毒理学验证,制剂选择,最终成药。一招不慎,万事皆休。更别提之后种种试验、检验、调整。试问其中哪一步不需要前期成本,哪一步没有像你像他像那些病人一样挣扎求生的普通人的努力呢?难道这些努力可以因为人道主义统统双手奉上吗?谁没有生活想要安稳度日,谁没有父母想要承欢膝下,谁没有伴侣想要要携手白首,谁没有孩子想要看他长大?对于普通的盗版产品,我们总能轻易说说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但对于以道义法律为献祭,成全更弱势者的行为,却总能轻易

...
显示全文

电影“我不是药神”的主人公程勇,毫无疑问,在影片的最后体现了人性的光辉,就好像烟雾缭绕中声声梵音,最终佛祖现世,普度众生。只可惜,他不是佛,也不是救世主,渡不了苦难众生。众生皆苦,无一幸免。

电影中,病人没有钱购买昂贵的进口药,活着的愿望价值千金,这都是无良制药公司的错。而现实往往比电影更残酷,人们根本无从怪罪。

盗版药是救世神药吗?诚然,代理价仅仅500元,可想而知原料加人工的成本价一定远远低于40000元。但是,如此昂贵的定价全是由于资本主义无止境的贪婪吗?公司前期源源不尽的投资,研究员们辛辛苦苦花费数十年青春和精力,从理论研究到筛选成本路线再到工艺开发,还有毒理学验证,制剂选择,最终成药。一招不慎,万事皆休。更别提之后种种试验、检验、调整。试问其中哪一步不需要前期成本,哪一步没有像你像他像那些病人一样挣扎求生的普通人的努力呢?难道这些努力可以因为人道主义统统双手奉上吗?谁没有生活想要安稳度日,谁没有父母想要承欢膝下,谁没有伴侣想要要携手白首,谁没有孩子想要看他长大?对于普通的盗版产品,我们总能轻易说说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但对于以道义法律为献祭,成全更弱势者的行为,却总能轻易理解。每个人都有不如意的事,难道因为一些人更不如意,就以牺牲看不见的或者比他们如意却与自身无关的人的生活来成全最弱者吗?这世上谁有是最不如意的人呢?

难道要责怪国家吗?责怪国家的福利还不够完善,没有让国民从生到死到安枕无忧?从我个人来看,我相信我们国家已经竭尽所能,努力更好了。但是供养国民要资本吧,这个资本又从哪里来呢?收税吧,好吧又回到了起点,正版药刚开始就包括进口税和增值税。我们国家不提以前,最近进口关税又有下调,钱从哪里来。我不懂政治也不懂经济,但我知道国家就像是一个大口袋,,一味地掏钱怕是在做梦,国家都要被掏破。我们可以也跳过这个问题,来看看别的国家的例子。以英国为例,英国的国民医疗制度是全民免费医疗,所有医疗行业的开销都通过财政拨款支付。听起来很美好吧,但是英国国家财政根本无法承担起全民巨额医疗费用,这就回到了上一个问题;其次,为了保证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刀刃上,每一个人都享受到一样的资源和服务,门诊、检查、开药、住院基本被拆分成了不同的体系。能从中牟利还要跨体系勾结,挺难的,但是,跨体系合作一样难,效率就像是可能比树懒先生还低。排队排队派对,看病就是无休止地排队。等不及,可以呀,私人医院欢迎你。可是私人医院的费用那是可想而知的高昂。

难道要责怪科技还不够成熟吗?要知道,科技发展水平越高,医疗就会越贵。人类最大的欲望就是活着,从古至今,人们最期待的不就是长生不老吗?生命无价,为了活着或者为了爱着的人能活着,钱又算什么?流水般的投入,不断问世的新型医疗手段,越来越长的寿命,老龄化的社会,需要医疗人数攀升,医疗成本不断提高。有因有果的流程线,所以目前看来,医疗只会越来越贵。

难道像电影中所讲的那样,责怪“穷病”吗?人生而不平等,生命本就是一程艰苦卓绝的战役,无人可选出身,无人可选经历。贫穷可以改变,努力却不是唯一标准。运气也挺重要的。寒门越来越难出状元,生活成本只有更高没有最高。

困厄苦难无从怪罪,只能逆旅而上。不能躲避倒不如坦然面对,用尽力气去活着,起码拼搏一场,不负此生。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