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病”怎么治?

George
2018-07-03 22:23:0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不是药神》里有一句台词:“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病你永远治不好,那就是‘穷病’”。

工薪阶层的我也有这种“穷病”,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月入几十万、开上豪车、灯红酒绿、姑娘们争着喊我“老公”……更何况《我不是药神》里面,那个遭遇中年危机、老婆不忍家暴离婚、孩子要被带出国、父亲脑血管瘤要手术却掏不起医药费的主人公程勇,他是个买印度神油的小老板。

尽管程勇落魄地不象个男人(还家暴前妻),可电影开头用一系列长焦距的镜头拉近了观众与程勇的距离,比如他和妻子谈判时的面部表情、喂父亲吃饭的动作、给医生和敬老院老板送礼的动作等,加之徐峥市井气十足的表演,使得观众并不讨厌这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反而产生共情,这正是精准到位的电影语言与接地气的剧本共同达到的效果。比如小旅馆老板那句“现在没人用你那玩意儿,人家都用伟哥”,一句台词,即道出程勇的窘境。

当然,《我不是药神》的中段,程勇发财了,靠倒卖治白血病的廉价印度药发财了,电影着力刻画了程勇发财前后的心态,这也正是中国人普遍的心态。好在程勇最后完成了自我救赎,只不过是以非常惨痛地的方式。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四位功能性非常强的配角,正是他们

...
显示全文

《我不是药神》里有一句台词:“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病你永远治不好,那就是‘穷病’”。

工薪阶层的我也有这种“穷病”,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月入几十万、开上豪车、灯红酒绿、姑娘们争着喊我“老公”……更何况《我不是药神》里面,那个遭遇中年危机、老婆不忍家暴离婚、孩子要被带出国、父亲脑血管瘤要手术却掏不起医药费的主人公程勇,他是个买印度神油的小老板。

尽管程勇落魄地不象个男人(还家暴前妻),可电影开头用一系列长焦距的镜头拉近了观众与程勇的距离,比如他和妻子谈判时的面部表情、喂父亲吃饭的动作、给医生和敬老院老板送礼的动作等,加之徐峥市井气十足的表演,使得观众并不讨厌这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反而产生共情,这正是精准到位的电影语言与接地气的剧本共同达到的效果。比如小旅馆老板那句“现在没人用你那玩意儿,人家都用伟哥”,一句台词,即道出程勇的窘境。

当然,《我不是药神》的中段,程勇发财了,靠倒卖治白血病的廉价印度药发财了,电影着力刻画了程勇发财前后的心态,这也正是中国人普遍的心态。好在程勇最后完成了自我救赎,只不过是以非常惨痛地的方式。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四位功能性非常强的配角,正是他们一步步推动着程勇完成了自我救赎。

首先是谭卓饰演的刘思慧,她独自照顾白血病女儿。当程勇发财后,曾为刘思慧打抱不平,当然了,是用钱砸出的“公平”;不过他最后的心思是想把这位会跳钢管舞的少妇揽入怀中。可是当程勇在刘思慧家里看到她病重的女儿后,却再也没有“兴趣”。

程勇在刘思慧房中

刘思慧一角引出的情节,恰好使程勇暴富后“为所欲为”心态视觉化,砸钱、打车、脱衣服等等可以被观众看得见的动作呈现在银幕上,背后正是程勇的心态。同时,目睹刘思慧的艰辛后,程勇似乎完成了第一次自我救赎,而这一过程也是由一系列可看可听的视听方式呈现给观众,比如脑门上贴着退热贴的女儿形象,又如程勇“我看还是算了吧”的台词,以及他夺门而逃的动作。这些真实可信又非常有中国特色的情节的构建和呈现,正是来自于文牧野的精细编导。

与刘思慧一样,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章宇饰演的黄毛,帮助程勇完成了第二次、第三次救赎,同样也是以一系列巧妙设置的情节。

比如程勇将代理权转让后,导演需要给他设置一个困境,于是安排了这样的情节:吕受益的妻子来服装厂找程勇,而程勇此时正要陪一位大老板去视察,于是便有了汽车前拉扯那一场戏。吕妻的拉扯和汽车鸣笛的催促,恰巧代表了良心与利益的博弈,程勇个人内心的困境被很好地进行了视觉呈现。而之后程勇在KTV包房里心不在焉的状态,更是这种困境的延续。

上述情节的构建无不小心微妙地推动着剧情的发展,人物状态与人物关系互为因果,细腻而生动。除了情节的构建,《我不是药神》在人物刻画上亦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配角黄毛。

黄毛

黄毛是个只有20岁的白血病患者,留着一头黄头发,平时少言寡语,可他的台词却句句精炼,比如质问程勇的那句“你TM说的是人话吗”,愤慨溢于言表;还有生前最后一句话“痛快了”,明显在掩饰内心情绪,却透着真挚。

寥寥几句台词,一个热血男儿郎的形象跃然于银幕之上,也正是因为他的热血仗义,程勇才会对他的死更感到心痛。可以说黄毛是四位配角中塑造地最成功的角色,他的落幕,给了程勇破釜沉舟的决心,帮助程勇实现了真正的救赎,同时,又把剧情推向矛盾最尖锐的高潮之处,既实现了剧情功能又不减损角色自身的魅力。当然,文牧野给了黄毛一个完美的“谢幕”,当他听从程勇的话剪去一头黄发之后,正是他命陨之时。

与吕受益的悲剧、刘思慧的艰辛、黄毛的悲壮相比,牧师老刘更多地承载了一份讽刺。老刘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God bless you”,在不同环境下有着不同的味道,比如在打电话时,这句话就显得搞笑;而在吃散伙饭时,却显得伤感。而上帝也许并未像牧师所说的那样Bless每一个人,程勇的五人团体实实在在的行动才Bless了每一个病人。

王砚辉饰演的张长林,是真正得了“穷病”却“不可救药”的人。他抢下程勇的代理权,是为了钱;他不知足一再抬高药价,导致病人们都不维护他,最终被抓,正是他“穷病”之大限。到最后,张长林亦被程勇赔钱卖药的善举感动,在受审时没有供出程勇,可见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利欲熏心之人虽救之已晚却也尚存善念。

王砚辉浑身是戏,尤其是上下台阶的小碎步

上面这些配角,在实现影片剧情功能时,亦透着自身魅力,黄毛自不用说,上台揭发假药贩子的牧师老刘、第一个抄起椅子打架的刘思慧、戴了三层口罩却在小餐馆里第一个脱下口罩的吕受益,无不生动。然而这帮有血有肉的配角也并不完全令我信服,比如颇令我质疑的一点是,当程勇带着一箱印度药回国却卖不出去的时候,刘思慧为什么没有像《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里的雷蒙那样,敲程勇一笔或者提出入股分红?毕竟刘思慧有“客源”……

其实,当程勇在印度看到神像后用手绢捂住口鼻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和戴口罩的病人划上了等号,他的“穷病”得治……

更多影评请扫码关注我的公号“电影知何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