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应为制度落后而埋单。

张泽寰
2018-07-03 22:10:57

任何制度的革新,都很少有自上而下的神来之笔,它们绝大多数都是对抗、呐喊乃至血泪斗争的结果。正如片中所讲述的故事,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抗癌药代购这种行为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这种民间的非正规“销售假药”活动,政府一方面勒令禁止,不是坐牢就是枪毙,另一方面又对极其昂贵的进口药完全没有办法。

而在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被捕的那段时间里,围绕这个符号化的案例,发生了极为激烈的病友请命和论辩之声。一是陆勇代购药物之行为并非盈利,而是为了帮助更多绝望病友获取实惠的生存希望,二是国内药品市场所呈现的无力现状,解决之道在于降低关税、加快审批、自主研发、代购合理化,断无依靠刑罚来维系药品垄断的道理,这使对案件本身的讨论上升到一个群体、甚至一个阶层对自身生命安全的担忧与惶恐,以及对药品体系改革的呼吁。

在未来的日子里,药品变革将会在这个人口基数极其大的国度里继续小心前行,但对于政府来说,最重要的无疑是一个个国民鲜活的生命。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平均每天1万多人被确诊为癌症,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将面临痛苦而又不能中断的漫长治疗,他们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人、最好的学者、最好的教师,最好的农民,哪怕都不是,他们也是这个国家的一员,他们也是见证了这个国家时代变迁的一份子,他们没有犯过任何错误,请不要用他们的生命,来承担他们完全不应该承受的改革代价。

毕竟,法律是人类发明的概念,为什么最后反而是人类成为了这个概念的牺牲品,这在一个刑罚尺度都极具政治色彩的国度里,更应该得到执杖者的重视 ——泽寰于卫星湖畔,2018.7.2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