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 死亡诗社 9.0分

“怂”与“不怂”—《死亡诗社》观后感

Christophe
2018-07-03 看过

走在由报告厅向文虎楼的路上,在黑的庇佑下,那些记忆中的影像翻涌着,一晃而过的又在加深记忆,前方闪开几片灯,那片白的照透下,一切又得回归真实。

“安德森一直都很‘怂’(song)啊。”对于我对安德森的剖析式而带有喜爱的回忆,朋友反驳的声音在一群缓慢的脚步声中飘荡。“怂”是观影时不停从她口中出现的词:尼尔妥协时,安德森说自己没有作诗时……我的思绪在黑暗中忽然沸腾。

其实“怂”是个被讹用的字,怂只读sǒng,释义为鼓动别人去做某事或惊惧。被讹用成的意思为,软弱。

整个电影中,我都感受到了诗歌所带来的软弱与不软弱。

首先是我最喜欢的安德森,刚开始时,我根本分不明白他的脸,因为他的脸总是像被隐藏在刘海中,或宿舍角落的阴影里,给他的镜头总是很多,但奇怪的是,前一部分我只记得他的轮廓,就像他被埋藏在厉害的哥哥的影子里,或者表情胆怯得在父母的提醒下执行命令。他的变化我认为首先是被尼尔撬开的,在宿舍里略带紧张得追着笑得阳光明媚的尼尔,然后被基丁老师将潜能激发出来“他一直在念叨真理真理就像一床总让你双脚冰凉的毯子。你怎么扯,怎么拽,总也不够。踢也好,打也好。它总也盖不住我们,哭着降生到我们奄奄一息”,他在不假思索得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我感到他的内心在纠结挣扎,为了这贯穿人生的真理,这真理或许就人生的意义或各界责任与要求如何抉择,一切由诗激发,这种触及本质的表达,似乎点明白了安德森,让他从自己应该“被……”的思维方式中逃脱出来,他开始从沉默中爆发,这个过程就像在雪地上为尼尔送行,从麻木的感叹到忽然的哭与跌跌撞撞的奔跑,这也是打击重大的一次转折,然后他在全班的软弱之中第一个站子站在课桌上喊出了口号。安德森看似是被动的,是“怂的”,但他不因麻木而不辨是非,出卖真心,他没有在沉默中死亡,他会在关键的时刻爆发,并且他一直拥有可以爆发的炽烈岩浆。

转变最大的是诺克斯,从调转自行车,垂头丧气得奔脱的软弱,到在雪地里热情而勇敢告白的“不怂”,他默念着诗社中朗诵的诗,完成着蜕变。尼尔表面上示弱而背后勇敢追逐梦想,对于最后他的结局我不知应该如何评价,是面对现实无可奈何,相对于生活,他消极得选择了死亡,还是面对现实仍不屈服,相对于活着,他壮烈得选择了死亡。但他永远没有丧失本心,无论什么方式,他以相当于社长的身份,对诗歌所描绘的生活本质不懈追求。查理“不怂”得过分,卡梅隆则“怂”得过分,而基丁老师是不可以用简单的“怂”与“不怂”来形容的,那是用以形容“精力旺盛充满希望”而又为只求成绩所磨平棱角的年轻人的不同应对方式的。基丁老师有了成熟的理解与坚定的信仰与希望,他是炽烈而又冷静的。

“我们写诗,并非为它的灵巧。我们读诗写诗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员,而人类充满了热情。医药、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给高贵的理想。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但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我们怎么活得有意义,活得深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髓,我觉得这是“怂”与“不怂”的评判标准,也是我们读诗以探求答案的问题,那些现实化的理想都是在人们拥有了生活的本质上为了活得更好而追求的,而追求到达了脱离本质的境界,我们有开始回头返璞归真。然而当许多人都开始脱离本质,当追求本质时我们有脱离不开许多现实问题,表现出“怂”与“不怂”,对茫茫洪流的顺流而下与逆流而上。诗让我们坚定得由“怂”走向“不怂”,怎样读诗则应遵循本性,正如诗中内容遵循本性。

灯照亮了白色,那是纸的颜色,黑暗中秘密而放肆的思绪遇到不容隐藏而直白的亮光一一收敛,我的现实仍在继续,我为梦现实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死亡诗社的更多影评

推荐死亡诗社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