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钱与良善

7ling
2018-07-03 16:23:53

“我还不想死,我还想活着”

如果有一款药是攻克某种癌症的良方,是不是人类之福?

如果这款药的价格之高让病人望尘莫及,是不是社会合理现象?

我们身处消费社会,金钱是其中的一般等价物。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习惯所有事物皆可交易,也乐于见到用价格去衡量事物的价值,以快速达成我们所要完成的目标。

当下,没有钱确实是万万不能的。

但是,金钱是万能的么?

所有事物都可以待价而沽么?

药品市场确实随处充满商机——有命就有病,有病一定需要药;

如果垄断某款药品,炒热市场,那么就算再高的价格,受众基数再少都有利可图。

更何况一款药物在研发中需要经历的实验成本本就巨大——成功前不断反复测试的成本,耗费的珍贵的人力价值,几年临床的观察。总之在一款药物面世前这漫长的时间里,一点一滴全部都折算定价的话,有什么理由不收取高价?

是啊,如果只是一笔经济账,完全没有理由不高价。

唯利是图毕竟是市场经济下合理的竞逐原则。

但这显然不只是经济运作。

并不是所有物品均应该成为商品。

在蓬勃的经济环境里,我们常认为

...
显示全文

“我还不想死,我还想活着”

如果有一款药是攻克某种癌症的良方,是不是人类之福?

如果这款药的价格之高让病人望尘莫及,是不是社会合理现象?

我们身处消费社会,金钱是其中的一般等价物。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习惯所有事物皆可交易,也乐于见到用价格去衡量事物的价值,以快速达成我们所要完成的目标。

当下,没有钱确实是万万不能的。

但是,金钱是万能的么?

所有事物都可以待价而沽么?

药品市场确实随处充满商机——有命就有病,有病一定需要药;

如果垄断某款药品,炒热市场,那么就算再高的价格,受众基数再少都有利可图。

更何况一款药物在研发中需要经历的实验成本本就巨大——成功前不断反复测试的成本,耗费的珍贵的人力价值,几年临床的观察。总之在一款药物面世前这漫长的时间里,一点一滴全部都折算定价的话,有什么理由不收取高价?

是啊,如果只是一笔经济账,完全没有理由不高价。

唯利是图毕竟是市场经济下合理的竞逐原则。

但这显然不只是经济运作。

并不是所有物品均应该成为商品。

在蓬勃的经济环境里,我们常认为市场是中性而无一害的。

但药品关乎人命,人命如何折算成价?

如果人命可以明码标价,金钱成为衡量其价值的唯一标准,是否有可能抹杀了生命里更可贵的意义?

比如道德,比如尊严,比如一颗良善的心。

“你也有可能生病”

良善是可以被忽略的么?

优胜劣汰是合理的么?

如果贫穷是罪恶,那贫穷的生命是可以被大多数放弃的么?

让人拿刀屠杀一个生命,和通过游戏规则制定高价使穷人负担不起治疗费用有差别么?

高昂的药价下是对生命无言的轻视。

但制药公司就应该大开行善之门,做个行善积德的大圣人么?那整条制药线的运转谁来负担呢?

当然要有人买单。纯粹的市场行为下逐利的状态极易引发不公正与失控。

行政力量的干预或许有可能改变这一现状。

让多数人缴纳的税收用于广泛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才是一个社会良性运转的体现。

每个人都有生存的合理性,制药公司里的员工是,病人也应如是。

市场游戏内的规则不能被涂上正当性的面具,摇身一变就成为普世伦理大行其道。

我们理应保留良善的品性,理应为道德留有方便之门。

而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评价他人生命的价值与存在合理性,等何况用金钱作为唯一标准。

因为任何人,都不过是生命之一

即便平凡如蝼蚁,都有获得生存与幸福的权利

纪伯伦在《先知》里解释如何理解饮食一事时说:

“屠宰你的力量,也同样在屠宰我;我也一样要被食用。

将你送交我手的法则,也将把我送交一只更加有力的手。”

最高的美德不是金钱的富有,而是尊重生命本身。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