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时隔二十八年,《阿飞正传》大陆重映,王家卫仍然是无法超越的经典

麻蛋小姐
2018-07-03 15:36:12

当“蹦恰恰”的音乐再度响起,“哥哥”忧郁的脸庞和张曼玉温婉低垂的双眸再度浮现在银幕上,我的思绪又不由得回到了90年代的香港,那个充满压抑、迷茫和到处都是王家卫的时代。

1990年,王家卫的《阿飞正传》轰动了香港影坛,那时的刘嘉玲还很青涩,张曼玉还正青春年华,张国荣还风华绝代,张学友和刘德华还称霸香港的歌坛影坛,而王家卫在自编自导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大火之后,也成为了香港万众瞩目的一颗影坛新星。那个时代真好,电影人都在纯粹地做着电影,金马奖还是评判港台影人的一个风向标。

若论香港电影,我独爱王家卫电影中的忧郁,他笔下的人物永远都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浪子劲头,虽然飘,却也敢于承认现实的残酷。就像《阿飞正传》里的阿飞,张国荣活像是本色出演了这个角色,阿飞这个角色也让我第一次开始尝试理解渣男这种生物的存在。

阿飞的经典台词:我听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他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他死的时候。这正是阿飞本人的写照,阿飞就是这个“无根鸟”,他刻意地让自己放浪形骸,刻意地游走在不同的女人之中,把自己伪装成渣男的样子,但实际上,

...
显示全文

当“蹦恰恰”的音乐再度响起,“哥哥”忧郁的脸庞和张曼玉温婉低垂的双眸再度浮现在银幕上,我的思绪又不由得回到了90年代的香港,那个充满压抑、迷茫和到处都是王家卫的时代。

1990年,王家卫的《阿飞正传》轰动了香港影坛,那时的刘嘉玲还很青涩,张曼玉还正青春年华,张国荣还风华绝代,张学友和刘德华还称霸香港的歌坛影坛,而王家卫在自编自导的第一部电影《旺角卡门》大火之后,也成为了香港万众瞩目的一颗影坛新星。那个时代真好,电影人都在纯粹地做着电影,金马奖还是评判港台影人的一个风向标。

若论香港电影,我独爱王家卫电影中的忧郁,他笔下的人物永远都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浪子劲头,虽然飘,却也敢于承认现实的残酷。就像《阿飞正传》里的阿飞,张国荣活像是本色出演了这个角色,阿飞这个角色也让我第一次开始尝试理解渣男这种生物的存在。

阿飞的经典台词:我听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他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他死的时候。这正是阿飞本人的写照,阿飞就是这个“无根鸟”,他刻意地让自己放浪形骸,刻意地游走在不同的女人之中,把自己伪装成渣男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对每个女人都有情义,只是惧怕于表现。因为对于阿飞来说,他本就是没有根的,他不知道家在何处,不知道亲生母亲是谁,所以“无根鸟”说的便是阿飞自己。

王家卫的电影总是呈现出压抑的色调,由蓝色和绿色组成,这也是因为王家卫的电影总带着一些抑郁的色彩,或许和王家卫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关,以至于他电影中的人物都大同小异,都带着孤独和漂泊之感,过着平淡又无趣的人生。香港是拥挤的,所以香港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布景都是狭窄的街道,只供一人通行,还有拥挤的房间和单人床,卫生间和卧室甚至没有隔断。若说蜗居,香港才是典型代表,仔细想想,香港和日本倒有几分相像,以至于香港电影和日本电影在情绪的表达上都有很多相似之处,不得不说,王家卫对情感细腻的刻画倒和小津安二郎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阿飞正传》中反复出现了钟表的意象,不管是阿飞手上的腕表,还是挂在墙上的钟,实际上都是代表“时间”的符号。对于浪子来说,年华飞逝、岁月荏苒是再残忍不过的事情,主人公阿飞因为时间的漂流而愈发感觉到不安。

他始终有带着腕表的习惯,或许就是在提醒着自己抓住时间。阿飞在暗恋苏丽珍的时候曾经有过“一分钟”的约定,他们是从一分钟的朋友开始做起的,随后变成两分钟的朋友,再随后变成每天都可以见一个小时以上的朋友,阿飞说会因为这“一分钟”而永远记住苏丽珍。女人是听觉动物,苏丽珍自然当真的,但阿飞是否因为一分钟而变成了永恒的想念呢?到头来,事实证明,一分钟仅仅是一分钟而已。

电影反复出现的时钟,仿佛时刻提醒着阿飞这个约定,最后超仔在菲律宾遇到阿飞时,才逐渐明白阿飞的苦衷。

苏丽珍与舞女露露一样,都是可怜之人。王家卫的电影多少带有一些男权主义的色彩,苏丽珍和梁凤英都是阿飞生命里的过客,他不想对任何人负责,只是想和她们做做情人。苏丽珍和梁凤英完全是两种类型的女性,一个冰冷如霜,一个热情如火,这就构成了电影中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典型。

白玫瑰指的是苏丽珍,她清纯无暇,一心爱着阿飞,想要和他结婚。她是被动而谨慎的,虽然也和阿飞做了成人之事,但她却用闺蜜结婚的消息来暗示阿飞,她骨子里是传统的,在被阿飞明确拒绝后也决然地断了这层关系。不过几日后,无法耐住寂寞的苏丽珍还是选择了回头,哪怕不结婚也好,她原意为了阿飞去要一个没有结果的过程,这种改变已然凸显了电影中女性地位的卑贱,至少在爱情里,还是男性占据着主导权。

红玫瑰指的是舞女梁凤英,她拥有着洋气的英文名露露,或许因为工作的缘故而让她变得自然奔放,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主动争取,她在阿飞情绪低落的时候可以用玩笑化解尴尬,让两个人重归于好。但可悲的是,在苏丽珍突然出现的时候,她连一双拖鞋也要守护。“拖鞋”可以看作是阿飞的象征,她不想让苏丽珍抢走她和阿飞的任何回忆,哪怕拖鞋是属于苏丽珍的。

红白玫瑰为了一个男人而撕破脸皮,这也不难看出王家卫电影中女性意识的薄弱和缺失,但最后,红白玫瑰都以各自的方式幡然悔悟,然后重新去接受一个真正欣赏她们的人。

电影当中大量运用了特写和近景镜头,将人物的忧郁和不安的心绪透过屏幕很好地表达了出来,在这部电影中,剧情只是起到了辅助的作用,人物的成长和改变才是王家卫的表达重点,若将《阿飞正传》当成一部心理电影去评析也并不为过。

除此之外,《阿飞正传》里还运用了很多半封闭式的构图,譬如苏丽珍和梁凤英在回忆起阿飞而哭诉时,都与镜头之间隔着铁栅栏,这个镜头无疑表现出两个女人内心的隔阂感和封闭感,代表了两位女人的痛定思痛,决定重新开始,忘掉阿飞。

虽说,王家卫在这部电影中塑造了阿飞这个渣男,影片开始时若是抛开张国荣的形象,观众想必都十分厌恶阿飞这个角色,而替苏丽珍和梁凤英感到可怜。然而,随着剧情的慢慢展开,阿飞的身世逐步揭晓,观众又会开始理解阿飞对于婚姻的畏惧,对于浪荡的追求,他虽是无根鸟,最后却踏上了寻根路。

直到影片最后,刘德华一语道破“无根鸟”的无稽之谈,阿飞的梦似乎彻底破碎了。

《阿飞正传》正片结束后有一段梁朝伟的独角戏,很多网友都不明这段的含义,实际上,这段只是梁朝伟参与试镜时的一个片段而已,放在后面毫无违和感,梁朝伟的演技在那时已然炉火纯青。

时隔二十八年,《阿飞正传》再度重映,这是金马奖组委会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也是希望这一经典永不消失,就像张国荣曾经承诺过的“一分钟”一样,有些时间是可以永恒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