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贫穷不再是生命的原罪

梦里诗书
2018-07-03 看过

文/梦里诗书

用喜剧手法照亮的社会现实,《我不是药神》在前半段以忍俊不禁的幽默引人入胜,后半段则张弛有度的在法律、利益、生命三者间构建起了一个催人泪目的内核,面对要价高昂的救命之药,徐峥所饰演的平民小贩从逐利到救命的蜕变,形成了电影诱人共鸣,直击心灵的力量。

基于真实事件“陆勇案”的改编,在真实中陆勇是一个饱受病痛折磨,被高昂药价耗尽家底的病人,他在了解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同自己服用的正版药,药性几乎完全一样的境况下,走上了一条助人买药的代购之路,最终虽然因此被捕,却被免于起诉。而在电影里,陆勇变成了徐峥所饰演卖印度神油的商贩程勇,他在意外接触到这一群体后,受其中巨大利益的驱动,走上了一条走私印度仿制药的发家之路。

电影化的改编,无疑使一个真实的故事变的更具戏剧化了起来,作为商人的程勇,他的出发点其实没有真实事件里陆勇感同身受的同情,他的眼中伊始只有自私的利益,所以最后也理当受到法律的制裁。但电影所赋予这一角色的又并不仅是逐利,伴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游走于法律红线的程勇,为了安全金盆洗手,然而面对昔日建立了深厚情谊的病友病逝,在左右两难的挣扎中他抛弃了自身的安危,成为了电影中用走私药来挽救他人性命的“药神”,宛若辛德勒般的人性之光由此动人心房。

在这部电影中,除了增加戏剧性的假药贩子张长林这一角色外,其实没有绝对的反派,《我不是药神》所展现的高价药问题,在现实中其实远比电影的矛盾更加尖锐复杂。高价药的背后是药企付出了海量资金与时间成本才获取的成果,起诉仿制药贩无可厚非,警察打击贩卖违规药品的人也是依法办事,即便是如今的印度,在世界越发重视保护专利权的当下,印度仿制药也面临着不小的危机挑战。

那么是谁造成了这样的人间悲剧?是病魔,更是电影中一句令人不愿相信却又尤为赤裸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药能续命,可面对高达万元的天价药物,相信没有多少普通人能承担起如此高昂的治疗费用,但在生命面前又有多少人甘于放弃求生的欲望?所以才有了真实的陆勇,才有了《我不是药神》这样一部电影。我们不可能奢望每一个人都变成富翁,但国家对国民的健康却应当尽到更多的责任,在电影最后,国家将正版药列入医保,药品价格下调,取消进口药品关税,这些举措都证明了国家制度的优化完善才是打破利益与生命僵局的最终利器。

现代文明中,我们常言生命无价,但面对病魔,贫富却足以左右生命,如何在保障现代医学进步的同时,让普通人同样能享受现代医学的成果,是一个在当下中国极难攻破的社会问题,但同样也是为政者的社会使命,愿有一天陆勇这样的“药神”不再需要出现,更愿贫穷不再是生命的原罪。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