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布裡克說要有光

七迭香
2018-07-03 11:56:31

Day 8

2001放映结束后,我已经对大荧幕的力量崇拜到几乎迷信的地步,它占尽了审美说服力所必要的一切元素,黑暗,现场感,人群,无终旋律。在2001里,每一个元素都变成了完美的隐喻,影院即宇宙本身——

库布里克说,在人群静下来之后,他们看见太初是一片混沌又虚空的黑暗,它是彻底地打碎和抹平,拉扯原有的生命体机能,知识有限和目光幼稚。庞杂过后,恰当,惊慌的死寂。这时候美高梅和查拉图斯特拉同时显形,以理智触不可及的姿态完好无缺的兀立,不可知的神秘,2001的第一块石碑。万籁之初先有电影,它是工业化表达欲和高等智慧下凡启蒙的象征,漫长黑暗之后生命睁眼所见的第一件艰涩,它显得不容置疑,不可撼动的自信,行星和苍穹在它之后诞生,太阳升起,查拉图斯特拉开始下山,至此人类回归好奇心最初的起源,征服欲有了终点,天体间印上了一个艺术家的签名,和一场四维奥德赛的漫长又优雅的总结。

荧幕上打出A Stanley Kubrick Production的时候,bravo和掌声同时从整个美琪的每个角落里肆意爆发出来,我的眼泪不由分说地往外涌,夹杂着敬意,久违和一种在微小世界里沉浮和卑微的哀伤,它在比自己更庞大的东西面前,变得历历在目又如沙般轻薄;

...
显示全文

Day 8

2001放映结束后,我已经对大荧幕的力量崇拜到几乎迷信的地步,它占尽了审美说服力所必要的一切元素,黑暗,现场感,人群,无终旋律。在2001里,每一个元素都变成了完美的隐喻,影院即宇宙本身——

库布里克说,在人群静下来之后,他们看见太初是一片混沌又虚空的黑暗,它是彻底地打碎和抹平,拉扯原有的生命体机能,知识有限和目光幼稚。庞杂过后,恰当,惊慌的死寂。这时候美高梅和查拉图斯特拉同时显形,以理智触不可及的姿态完好无缺的兀立,不可知的神秘,2001的第一块石碑。万籁之初先有电影,它是工业化表达欲和高等智慧下凡启蒙的象征,漫长黑暗之后生命睁眼所见的第一件艰涩,它显得不容置疑,不可撼动的自信,行星和苍穹在它之后诞生,太阳升起,查拉图斯特拉开始下山,至此人类回归好奇心最初的起源,征服欲有了终点,天体间印上了一个艺术家的签名,和一场四维奥德赛的漫长又优雅的总结。

荧幕上打出A Stanley Kubrick Production的时候,bravo和掌声同时从整个美琪的每个角落里肆意爆发出来,我的眼泪不由分说地往外涌,夹杂着敬意,久违和一种在微小世界里沉浮和卑微的哀伤,它在比自己更庞大的东西面前,变得历历在目又如沙般轻薄;查拉图斯特拉在上,我在以审美为日常生活的高中生涯里兜兜转转,每个时期用一把新的滤镜,在毕业的这个六月又回到他在湖畔山上的家中,重新回归宇宙尺寸的叙事,连带他的鹰与蛇,诗意和狂热,野心和勇气。

太空漫游的内容现在看来简朴又清晰,实际上可以概括为人类三级跳的过程,遵循了尼采从猿猴到超人的进化理论,但是库布里克的想象力和主题意识在其中展开的多重讨论渗入了对冷战的影射,机器(人)的担忧,人际距离的疏离,对人类自身带着赞叹的凝视,超现实空间,etc…大师的电影不需要我做一次彻头彻尾的翻译,伟大只能被感受,难以被描述,更何况这个共同体还吸收了所有自创世以来可用的材料,用完古典音乐让电脑在临死前唱情歌。

下午在上海影城看了纽约图书馆,长篇偏离书籍本身的会议看了一半就让我溜回家消暑。当天从放映厅走进静安的夜色,siff闭幕,真实在上海失去寄居地的日子迫在眉睫。走在重庆中路的高架桥下,抬眼一望觉得层层夜色和灯光的堆叠真是美得不行,残酷也浪漫得逼真,结果构图失败没能拍下来,人生日常。

这是SIFF系列最后一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2001太空漫游的更多影评

推荐2001太空漫游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