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 火花 9.3分

活成漫才的漫才师

有事甚好
2018-07-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几天连着看完了火花,2016年的日剧。

很确定2016年时我就已经看过它的简介,但是因为害怕致郁就没有看。两年以来,基于对自己的了解,即“致郁的情节往往会让我感到治愈”,于是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开始看了。人的内心真的很神奇,神谷先生的第一次表演就感动到了我,对着观众不断重复“地狱”,那样的生命力、偏执,随着背景烟花绽放,神谷和德永的邂逅开始了。

第二次感受到感动,是在公园里的神谷,对着小哥喊着,“太鼓的太鼓的小哥,红色帽子的小哥,龙在太鼓里觉醒吧”。嘶吼和节奏里,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德永喜欢着、爱戴着这样的师父。神谷先生经常讲一些道理的道理,比如,“漫才师是不能评价漫才师的,那些开始评价的漫才师就失去了作为漫才师的资格”,而坐在对面喝酒的德永反呛:“那么神谷先生这样是否算是在评价呢”。正如我心里所想的一样,作为人是没有资格评价他人的,一旦评价了,心里总有些什么就禁锢住了,评价的越多、人越不自由——是自己给自己加的禁锢,我心里愿意认为我的想法和神谷先生是一样的。神谷先生,比起舞台上的漫才,是用自己的人生活成漫才的大师,他在生活里的一切里找笑料,在荒诞、悲伤里找笑料,所以他的漫才,比起其他人的漫才,晦涩难懂还不好笑,因为比起回避和掩饰人生的悲伤和荒诞、打个哈哈就过去的漫才师,神谷先生面对和认真地创作着人生的悲伤和荒诞,我认为这就是神谷和德永想要的所谓“颠覆”的漫才。

那个在街上的小哥翻唱的《空に星が綺麗》,绝对是我爱上《火花》的原因之一。“吹着口哨往前走吧,我沮丧的朋友啊,虽然发生了很多事,天上的星星美丽依旧,那个令人怀念的公园,要不要去走走呀,最近忘记的事,或许会因此想起来呢”。小哥因为爸爸生病而回老家时,德永说,乡下也有路,也可以唱歌;小哥说,乡下有路,但是没有人,只有牛和羊,还有鸡。没有人、就没有舞台呀。所谓艺术表演,一定要有舞台才可以进行。时间再往后几年,到德永隐退时,神谷对他说“今后的漫才里都有我们”等那样的话来安慰德永,我觉得是一个道理。那个舞台上表演的时间,在他们漫漫的人生里,就像一瞬的火花,在黑夜里绽放开来,很美丽又很短暂。如果要我说,我对德永和神谷,其实是嫉妒多于心疼的,一个人能爱上一个职业,拥有一个梦想,找到一个志同道合、不会抛弃的队友,一起为梦想奋斗和努力的同时,还遇到了不可多得的知己,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算是非常幸运。沦为平庸又怎么了呢,每个人都是这样努力辛苦平庸的活着的。漫才是他们人生里的火花,神谷是德永的火花,德永是神谷的火花,美丽又短暂,明亮又响亮的彭一声后——才消失。

关于最后都没能上电视做长期节目,他们都是纯粹的人们,为了不辜负内心里的自我,和世界在做无谓的斗争,打这样明知道结果的仗。每一次神谷的出现,都是德永在妥协自我的时候,我心里也会偷偷的想,是不是小说作者又吉直树暗自希望自己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前辈、知己,每次在自己妥协的时候,都拉自己一把。或者说,他自己就是他自己的神谷,内心里最纯粹的自己,在妥协的时候不断提醒自己,在妥协太多的时候被淹没也开始妥协,在不断的妥协里一度消失,在最后全盘皆输的时候负债累累地回来,继续在一起。

还有一个细节,每一集都是每一年的冬天,剧里说过,在古代时期,冬天是很不好度过的,人们会因为冬天而死去;那么火花就是无时不刻在拍摄德永的冬天,对一心创作的德永来说,这些事情全部都发生在冬天。

最后,想说酷的人,不是传说里那种聪明绝顶的做什么都手到擒来、毫无困难,而是全心全力努力后、面对不好的结果、还能说出“只要活着、就不会有坏的结局”。就像八九十年代那群人“活得摇滚”一样,那种不服输的样子,神谷先生和德永都是,全心全力地活,“活得漫才”。

在看《火花》的时候,每一集都有很多很多亮点,却没有一一记录,每一次很美的一帧也都没有截图,全部看完以后想起来写这一篇文章,能包含的感动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感谢Netflix拍了这样的一部日剧。(小声哔哔:感谢林遣都的演绎,这么大的世界能够看到林遣都、真的太好太好了,那个星探能发现林遣都真的太好了,林遣都能这么认真地演戏真的太好了。只要是这个世界上还有林遣都,我都要努力地活下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火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