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花之味 米花之味 7.5分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

司马中原
2018-07-02 看过

英泽是个好演员,《米花之味》是一部好电影。

尽管2018年过去了才一半,凡是我认为《米花之味》将是2018年上映的最优秀的国产电影,借用一句时髦的话说:“这是一部有诚意的电影”,尽管我本人对于“有诚意的电影”这种说法感到非常可笑,但是我觉得这句话用在《米花之味》上却又很妥帖,因为《米花之味》首先是一部优秀的电影,然后才是诚意之作。

许多观众会说《米花之味》有小津安二郎的影子和干净,的确是这样,“平静、冷静、沉静、干净”但却比小津安二郎的《茶泡饭之味》更多了一层淡淡的哀伤。

我个人最喜欢电影开场前的小女孩在路面卖鸡蛋的那一幕戏,把生活最真实善良温馨的一面拍了出来,特别是小女孩吃着饼干那羞涩的一笑,全世界都被她融化了。

其实,我更愿意把《米花之味》和陈英雄的《青木瓜之味》类比,在观看米花之味时,我的脑海里不止一次的浮现出《青木瓜之味》的镜头,尽管两部电影锁表现的主题和谈论的感情不一样,但在镜头语言的表达上却有这诸多的一致性。

两部电影在做饭吃饭的场景情感表达上有共通之处。

世界上没有那个民族地区的人比东方人更能领略家庭饭桌上的情感表达,尽管在欧美电影里也有许多吃饭的场景,但是多是做为故事线的推动或伏笔之用,且西方人用餐场景更注重医生干和宗教色彩,在用餐过重人物的语言交流多,喋喋不休且矛盾重重。

例如《教父》中的开场婚礼舞会以及后来迈克在意大利餐厅里枪杀警察的场面,还有《闻香识女人》中帕西诺在弟弟家吃饭在餐桌上的争吵,都是承担了很多的故事功能。而中国电影中一般吃饭的场面往往更加平静、内敛,但情绪表达却更加激烈澎湃。也许中国人吃饭遵守孔子“食不言、寝不语”的礼仪规范吧。例如李安的《推手》、《饮食男女》、《喜宴》中的家宴场面。就连历史上著名的“鸿门宴”,刀光剑影、杀气腾腾、生死搏杀,在司马迁的笔下对“刘项”二人的心理活动不吝笔墨,这也许是因为中国人更加的内敛含蓄的性格所致吧。

而《米花之味》中叶喃回到家,父亲给她煮米线,叶喃吃完米线说:“在外头总想这一碗米饭,现在后来吃,味道却不一样了”,父亲则回答说:“你口味高了!”这一幕,想必在城市里漂泊的人看到,都会感同身受。

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村,这不止是叶喃一个人的尴尬!

《米花之味》是以母女的情感由远及近来串起所有的矛盾冲突的。留守儿童、乡村教育、城乡二元结构等等。但我认为本片还有一个隐含的问题常常被人们所忽略甚至遗忘。

那就是少数民族在当下中国的生存状态及自身民族性的认同和坚守。叶喃回家的第二天一早便去寺里“叫魂”,在换上了民族服装之后,村寨里的村民把她看作城里人,而叶喃心中明白城里并没有他的家,他的根在村寨里。

中国电影很少有变现族群关系主题的故事,特别是少数民族在当下的生存故事就更少,“米花之味”在表现亲情关系的同时,也表达了少数民族在当前环境下对自身文化的信仰和坚守,是可贵的。

最后,我要特别说的是《米花之味》的电影插曲选的很好。《小小少年》原本是1970年德国电影《英俊少年》中的一首插曲。每一个经历过80年代的中国观众对这首歌都耳熟能详,属于一代人的集体回忆。本片采用此歌做为插曲,有一点时间错置,相信现在的00后少年们很少会唱这首个,但不并不妨碍这首个在电影中所产生的奇妙化学反应。汽车里,四个少年和叶喃一起唱起“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的时候,母女之间的隔阂正在揭开,坚冰正在消融,亲情在逐渐的复苏,心灵在慢慢的靠拢。

所以,许多时候,一首好的电影插曲,也能为一部电影画龙点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米花之味的更多影评

推荐米花之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