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树

苏先生
2018-07-02 看过

香树

苏先生

我们家有两个院子,另一个院子是我弟弟在四岁的时候就继承下来的,那是他的院子。院子里有六十九棵树,我们一一数过,这个院子是我们童年时期很长时间段内的游乐场。在这个院子里有棵树,太阳一照,就发出一种香味。

小时候我们几个玩伴经常守在树下面等它发味的那一刻,起初我们觉得是香皂的味道,后来我们觉得是化妆品的味道,直到我拥有了第一个女人,才确定那是女人的味道,女人的味道很复杂,是各类味道成分的综合体。

当我确认了这棵树的味道时我已经二十多岁了,我兴奋异常,我多么想把这个发现分享给当时的玩伴,等我一一追寻他们,令我记忆最深的是那个早逝的女孩。

这棵树一直没有它的确定称谓,它像一只候鸟含在嘴里丢下来的种子,在我们这里发了芽。我们一直管它叫香树。树不高,它长在三棵樱桃树的右边,周围被窜天的白杨树包围着。

每到下午,女孩总说,你们快走开呀,我要尿尿了。

我们就跑远点等她在那棵树下尿尿。都知道她在等死,她得了某种病,我们不知道的病,他们家一家子都是病人,都在等死。她说她的尿有毒,不能尿到地里祸害庄稼,也不能尿到任何其他植物上,只能尿到这一棵奇葩的树下,她说她把这颗树毒死就毒死了,因为它也不应该来这里,还长大。

她的头发日渐减少,但她每日欢欢喜喜的和我们在一起,直到她死后被送到村子外,埋得远远的,早逝的孩子是不能埋在村里。

之后多年,那棵树一直活着,每次看到那棵树,我总能想起女孩的笑脸,她从不垂头丧气,从来都笑意盈盈。

时间游到2018年的北京,我看完《我不是药神》后,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她。

这部电影做到了所有它能做到的,截至目前,尽其所能,哪部电影也不敢如此坦诚地这么被认定,这部可以。

见惯了堆积苦难情绪,无节制煽情的故事,《药神》的悲悯就更加高贵了,这个故事表达的人和人之间的唤醒之困苦,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之距离,以及乞求理解之隐忍,都让人胸腔穿刺着力量,这种力量比大哭一场要后劲更大,余震不断,这就是好的现实主义作品的光辉。如此这般的作品我们还能看到《活着》,看到《许三观卖血记》,看到《尘埃落定》。我浸泡在电影的情绪里,体味到故事的台词,甚至演员的音色语速都和主题融合了,这种感受是电影无与伦比的魅力。

《我不是药神》的故事、主题、表演和品质,以及我们不得不说的审查,都做到了满分,是一部接近伟大的片子,是一部让中国电影人获取尊严的作品。我几度落泪,为人物为现实性。

“等死”这件事,我真是无比熟悉,在我小时候,村里的人得了病,就开始等死。有些人等得时间很长,有些人一等就死了。一场病毁掉一个人一个家人的人事情满眼都是。

我第一次产生冒险的想法是去一个独居的老太太家,因为大家都说那个老太太家不能去,因为她得了病正在等死。我跑进去,看见她躺在一场竹席上,我问她,你在干啥呢?她慢悠悠地说,我在等死呢。我说,那你等着吧。她说,我天天在等死,我都把一家人等没了。

死亡教育在我心里是提前的,死亡对我而言几乎就是天意,因为贫穷让生命失去了机会。

电影用悲喜剧手法把一个故事的复杂性做的如此透彻,罕见。

天才的导演天才的故事天才的表演。这是一部用自己品质站立的作品,一点也不媚。底层叙事角度,抛除所有精英化表达,和故事的语域结合天然。古典叙事方式的使用也让故事真实不虚脱,表演分寸到位让现实意识恰到好处。

如果不是这部电影上映,我几乎对国产电影失去兴趣了,把自己麻醉于娱乐语境里编造“故事”。

我喜欢的电影我希望是有自己的语言的,而这几年看到的电影和电视剧的语言是想同的,它们接近一致,相互亲近,没有电影独特的语言系统,没有个性,没有气质。

我个人比较兴奋的那种艺术感觉是:博尔赫斯的气势博大,马尔克斯的雄壮诡秘,罗恩拉什的丰富灵动,余华的奇巧冷峻,阿乙的嶙峋黑涩,肖江虹的诡艳魔幻。

因此我长时间痴迷于文字而找不到国产电影带给我的冲撞,带给我那种揪心又生猛鲜活的力量感,我对故事失去表达欲,对现实感强烈的东西婉拒甚至惧怕,因为我内心孱弱,因为我的书写环境讲究娱乐,讲究故事性的蹊跷,认同的逻辑是假定,从来不求假定前的切入。

《我不是药神》让我的电影心又一次跳动起来,它拯救了我的表达欲——这个世界不配她死。

1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