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 8.3分

极致幻想下的极致孤独

易堇昕~
2018-07-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hauser Gate.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Time...to die.

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我见过太空飞船在猎户星座的边缘被击中,燃起熊熊火光。我见过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那幽暗的宇宙空间。然而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一样。 死亡的时刻……到了。

——电影《银翼杀手》

尽管是科幻电影中无法绕开的经典之作,但《银翼杀手》和其35年之后的续作《银翼杀手2049》都遭遇了票房低迷的境况,无法赢得市场青睐。有人说,这是观众的悲哀,有人说,这是这部电影的宿命。

《银翼杀手》改编自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不过它的改编已然跳脱原作,独立构造出一个奇诡的世界,这个世界杂乱无比,是香港、东京、洛杉矶拼凑出的落寞时空,处处皆是霓虹灯闪烁的蓝红光影,伴着永远下不完的酸雨和潮湿雾气,压抑而孤寂。密集空洞的高楼和拥挤麻木的街道透着沉闷的气息,穿梭其中的人一贯懂得冷漠和纵欲,却永远学不会快乐。

后来人们将这种风格称为“赛博朋克”,一种容科技与黑暗于一身的后现代语境,进入之人如同溺水,求生不得,求死更难。此后,几乎所有的科幻作品都能见到它的影子,当年不受好评的影片,随着时间流逝,成为再也无人可以撼动的存在。

我看这部影片时极不舒服,却又极其着迷。片头那只眼睛是复制人和人类之间的界限,人类通过询问问题,并观察眼睛的异动来测试复制人是否“正常”,是否有人的感情。“生命”二字成为一种诉求,复制人想要借此获得生的尊严,人类则追杀他们,将其扼杀。

整部影片围绕银翼杀手Deckard展开,他奉命追杀叛逃的复制人,却与女复制人Rachael相爱,并在最后一刻被攻击他的复制人Roy救下。Roy,影片的灵魂人物,这个复制人完成“弑父”大业,被无数影评人和学术研究者用弗洛伊德的理论进行研究,他钉入手中的钉子如同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暗示涅磐重生,而他不断折磨男主却终放其一条生路的行为,昭示他向死而生的最后抉择。于是,一场堵上命的追逐像是泪水消失在雨中,什么都没有留下。更令人不安的是,影片最后才点到,其实Deckard也是一个复制人,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纸鹤是一份植入的记忆,他所追杀的一直是自己的同类。

这是一个极度孤寂、极度悲伤的故事,生与死、爱与恨、真与假的命题捆绑其中,个体的孤独被放大无数倍。它的续作《2049》在35年之后上映,继承了这一份庞大的悲凉,却再也寻不回那种苦涩的感觉。不过,影片虽然少了前作“赛博朋克”的味道,但其融入了废土美学和极简主义,画面精致梦幻,风沙废墟里极简的构图让人忍不住沦陷其中。而它的故事尽管简单,高斯林饰演的男主K开始寻找Deckard和Rachael的孩子,何为生命的命题再度成为焦点,但整部电影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台词都被精心雕刻,神秘与诡异的气息笼罩在上,悲哀深入骨髓。

这个系列是最打动我的科幻作品,连配乐的每一个音符都深得我心。不过,正如戴锦华所说,《2049》尽管在画面拍摄和内容挖掘上已经十分优异,但它仍在暗示生命的延续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意义,生殖二字,依旧牢牢固化在人们的观念中,捆绑着性别,生产着偏见。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人的尊严,真的逃不开生育二字吗?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