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燃烧 7.9分

关于结尾的一点看法,叙述的入侵

alfmunny
2018-07-02 20:21: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燃烧》的结尾是比较突兀的,如果是现实的话,感觉就像把一个精心营造含而不露的谜题全部捅破,破坏了整个故事的多层次的结构和解读意味,但是如果不是现实的话,却如何解释这场戏。

关于结尾的谋杀是否是现实,导演其实给了两个关键性的提示。一个是镜头,一个是叙述的视角。

镜头:最后男主开始在房间里写作的时候,镜头从房内到房外的拉升,长达十几秒。这是非常典型的Ending镜头。让人物和环境远离,提醒观众回到现实。在大荧幕上看的效果更明显,打断了浸入式的叙述,就差字幕上来了。全篇应该只有一个这样的镜头。可以理解为现实到此为止了。

视角:这个提示则更加关键。除了结尾的谋杀,所有的叙述视点都是以男主展开的,所有的场景都有男主的参与,也就是叙述方式中的"第三人称受限视角”。故事的叙述是非全知的,所以你不知道女主去了哪,不知道高富帅是干什么的,男主没看见的东西你都是不可知的。

就在这个男主写作的拉升镜头之后,出现了第一个明显不是男主视角的镜头,就是高富帅在家里戴隐形眼镜

...
显示全文

《燃烧》的结尾是比较突兀的,如果是现实的话,感觉就像把一个精心营造含而不露的谜题全部捅破,破坏了整个故事的多层次的结构和解读意味,但是如果不是现实的话,却如何解释这场戏。

关于结尾的谋杀是否是现实,导演其实给了两个关键性的提示。一个是镜头,一个是叙述的视角。

镜头:最后男主开始在房间里写作的时候,镜头从房内到房外的拉升,长达十几秒。这是非常典型的Ending镜头。让人物和环境远离,提醒观众回到现实。在大荧幕上看的效果更明显,打断了浸入式的叙述,就差字幕上来了。全篇应该只有一个这样的镜头。可以理解为现实到此为止了。

视角:这个提示则更加关键。除了结尾的谋杀,所有的叙述视点都是以男主展开的,所有的场景都有男主的参与,也就是叙述方式中的"第三人称受限视角”。故事的叙述是非全知的,所以你不知道女主去了哪,不知道高富帅是干什么的,男主没看见的东西你都是不可知的。

就在这个男主写作的拉升镜头之后,出现了第一个明显不是男主视角的镜头,就是高富帅在家里戴隐形眼镜,然后给女友化妆。男主根本就不在这个空间,这是哪里来的视角。和前面的写作镜头形成的蒙太奇,推断这是男主想象中的一个全知视角是比较合理的,也是导演的给的一个提示:现在已经不在原先的叙述中了。再过度诠释一些,可以说导演故意用了两个男主的梗,表明这是男主的一种创作。一个是男主两次很在意的那个柜子里化妆盒,一个是自己家柜子里刀。“如果第一幕里有一把猎枪,那么接下来就要让它开枪”。

所以我倾向于结局是男主的一种思想上的创作或者叫做解脱。我认为这也是很符合导演的整部影片的风格的。

分析到此为止。


还想说说影片的立意,大家都说的“阶级"。

“阶级”,这个来自马克思思想语境的工具,是一种很有效但也是很省力的分析方式,自动的带上一种必然性,“注定是失败的”,“注定会爆发的”,“注定是矛盾的”是此话语体系里注定带来的结论。相信历史教科书已经给出了很好的示范,一切都是可以用它来一锤定音的,这也是这个工具的伟大价值。在恩格斯的笔下夫妻间的矛盾甚至一样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压迫或者反抗。阶级不管你说还是不说,都在那里,不增不减。

但是,这未免错过了另一层。如何用人物的偶然性去诠释阶级矛盾的产生与爆发的必然性,这才应该是故事真正吸引我们的地方。人与人的不可理解。导演带领观众和男主一起在“受限视角”下,产生了别人和世界"就像是一个谜”的感慨。在被“阶级”"盖茨比”这种元叙事语境裹挟下的男主以及观众所看见的线索,并由此产生的推断,已经和真相无关了。他愿意相信,你也愿意相信(因为,算了点到为止吧,我还要搬砖呢),凶手就是他。这种被“阶级矛盾”浸染的视角,带来的对现实的单方面加工和诠释,凌驾于理性而产生对另一阶级复仇的欲念,是更令人不寒而栗的。叙述本身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侵入了现实。

如果一定要在马克思语境中来结束这个故事,是一个光明的结局:终于,在阶级矛盾的压迫中诞生了一名真正的人民的作家,他将满腔的阶级仇恨与怒火诉诸笔端,创造了一幅底层人民反抗资产阶级的壮阔画卷。

(慕尼黑电影节观后)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