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他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周似川
2018-07-02 19:58:0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故事开头,便是那段有名的“一分钟对白“,小时候总以为它有什么深意,长大后才明白实际上并没有。

看起来的晦涩讲究,不过是这个阿飞特有的风流,其本质与男孩子朝过路女孩们吹的口哨并无区别。

高明之处在于,他知道对于不同的女人,要用不同的话术而已。

就像调戏舞女露露,他只扔出半只耳环,然后抬眉痞笑,晃晃夹在指缝的耳坠,一句我在楼下等你,短短几个动作,他就吃住了她。

面对小卖部的苏丽珍,他借”一分钟“的叨叨絮语,是要种下一缕影绰闪烁却可燎原的诗意。

毕竟是一个过着简单生活的老实女孩子,她哪里见过这样的撩动,他的步步紧逼,让她不断沉迷。

下一秒,随着镜头转到床上,她对他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 这时她和所有女人一样,要听到这个男人的承诺。

她要让他明示两人究竟走到了哪一步,于是她问他,我们认识了多久。

可他却说,“不知道,反正是很久了。”

她进一步以自己表姐结婚作为暗示,但他又只说了一句,

“是吗,那替我恭喜她。”

短短的回答,堵死了与她进一步谈论两人过去与未来的可能。

苏丽珍这时提出了要搬到他家住的要求,因为她迫切地需要提高同他的亲密度,以

...
显示全文

故事开头,便是那段有名的“一分钟对白“,小时候总以为它有什么深意,长大后才明白实际上并没有。

看起来的晦涩讲究,不过是这个阿飞特有的风流,其本质与男孩子朝过路女孩们吹的口哨并无区别。

高明之处在于,他知道对于不同的女人,要用不同的话术而已。

就像调戏舞女露露,他只扔出半只耳环,然后抬眉痞笑,晃晃夹在指缝的耳坠,一句我在楼下等你,短短几个动作,他就吃住了她。

面对小卖部的苏丽珍,他借”一分钟“的叨叨絮语,是要种下一缕影绰闪烁却可燎原的诗意。

毕竟是一个过着简单生活的老实女孩子,她哪里见过这样的撩动,他的步步紧逼,让她不断沉迷。

下一秒,随着镜头转到床上,她对他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 这时她和所有女人一样,要听到这个男人的承诺。

她要让他明示两人究竟走到了哪一步,于是她问他,我们认识了多久。

可他却说,“不知道,反正是很久了。”

她进一步以自己表姐结婚作为暗示,但他又只说了一句,

“是吗,那替我恭喜她。”

短短的回答,堵死了与她进一步谈论两人过去与未来的可能。

苏丽珍这时提出了要搬到他家住的要求,因为她迫切地需要提高同他的亲密度,以压住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这时她还没意识到,这是怎样一个男人。

他想也不多想便答应了,因为这于他来讲并不意味着什么。

睡得再近,她也不可能抓住他,他不会在任何人身边落脚。

一切于他,似乎没有什么所谓。

她接着问他自己该怎么同父亲讲,这其实是在要一个名分。

“讲什么?”他像是没听懂。

“我们的事咯。“她说。

“我们的什么事?”

男人平淡的提问如同对她一切期待的嘲讽。

他并不打算给她承诺,她所赖于存在的世界否定了她。

而作为一个无可倚侍的女人,她根本经不起这样的否定。

她有些手足无措,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追问他究竟会不会和自己结婚。

“不会。” 他说。

为了保护尊严,或者又实在是无力还击,她愣了两秒,撂下话说,自己以后都不会再回来,然后快速离开了。

苏丽珍的第二次出现,说是要取回自己的东西,但顿了一下,又低着头说,回到他身边。

“我不适合你,我不是那种喜欢结婚的人。”

在这里,阿飞第一次从自己口中讲出,他不能有归宿的事实。

苏丽珍头发披散遮着脸,听了他的回答,慢慢踱到另一堵墙边,沉默了几秒,道,“不结婚不紧要,我只想同你一起。”

一个女人讲出这种话,大概已经很绝望了,面对一个再三强调不会给自己结果的男人,她却无法收止自己的感情。

但他却继续把她往外挡,说她不可能迁就他一辈子,她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他知道,她渴望的是同人依偎于巢穴,而他只是一只不能下地的无脚鸟。

她要的确定,他给不起。

苏丽珍姿态已经这样低,再也说不出什么来,最后只好问他,究竟有没有过一刻喜欢过自己。

她一定多么希望听到肯定的回答,祈求自己的真心有那么一点意义。

“我这辈子不知道会喜欢多少个女人,到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最喜欢是谁。”男人面不改色。

他从来不给任何人事赋予意义,只是不停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感情于他,如风过耳。

苏丽珍很难过,找小街警倾诉,很久之后才释怀,明白他本性如此。

后来他离开香港去菲律宾,舞女露露来找她要人,怒气冲冲地讲了些恶毒的话,却被她一句 “他对每个女人都是一样的”气到趴在铁网栏上痛哭。

末了露露不甘丢面子,又悠悠走到她面前道,“我始终觉得他是喜欢我多一点,毕竟他是因为我才不要你的!”

她懒得争辩,站起来只说了一句,“有些事早点知道总比迟点知道好。现在难过的是你不是我,我已经复原了。”

露露作为舞女,代表的又是另一种极其炽烈又直白的女人。

从最开始蹿进他的房子好奇地东瞧西瞧,到紧接着与他的各种香艳玩闹,以及苏丽珍出现那晚她毫不掩饰的嫉妒与气愤,还有被抛弃之后的一路痴痴追逐挽回,所有的自信、大胆与脆弱,每一秒都赤裸裸地写在她俏丽的脸庞上。

她是凛凛的宝蓝色孔雀,泛着炯炯金光的粉艳桃花;他却是糊不开的暗青绿与掺灰糊滞的土浆黄,日夜唯以浪游冲刷疲倦与昏涨。

最开始凌晨她完事了说自己走了,他只是仰躺在床上,懒懒地吹着电风扇抽烟,没有一句情理中的保重或是挽留。

她又把自己电话号码写给他要他背住,他却问为什么要背,如果电话丢了的话人也丢了,那又如何?

有人说,阿飞是喜欢苏丽珍的,因为他对她讲话始终温温默默; 因为苏丽珍离开时,他还扒下窗户看了一眼;因为他还说,要记得的自己永远都会记得。

但我想,他对苏丽珍的感情, 更像是一种感应与怜悯。

他是她不幸的始作俑者,但他自己对此却也无能为力,不可能如她所希望那样接纳她,解救她。

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在情感上被抛弃的人,这是从他存在伊始就伴随着他的狼狈。

对于自我都不知如何接纳,对于外物更淡漠疏离,永远回避深刻。

他早已被剥夺了同任何人毫无保留真心相待的能力,就像一只被剪去了双脚的鸟,无法下地安歇。

正如电影后半段,中枪后临近死亡时,伴随着镜头中菲律宾那浓滞暗绿的雨林,他说,

“其实这只鸟从一出生就死了。”

他唯一能够做的,只有不停飞呀飞,用风流掩饰焦虑,以玩世解答惶惑,看尽无数聚散匆匆,却不知自己何去何从。

工作,感情,友谊,一切意义都崩溃为虚无。

就像歌里所唱的,路途茫茫,只求片刻感动。

他说一辈子喜欢了很多女人,到头来自己都不知道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类似的话说了两次,一次是苏丽珍问他,还有一次,是他临近死亡时的自言自语,那时他紧接着下一句却马上说,“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她在做什么呢?

在最后一刻,他想到了她,到头来,他对她是有感情的。

看到苏丽珍,似乎就看到了他自己,只是他更加偏执也更加脆弱。

她最后能够释怀,他却走不出自己的心结。

他的救赎方式,只有死亡。

那么,是什么最终把他推向了死亡?

如前文所述,他的心结就是他的身世。

随着影片第一部分交代完他与苏丽珍的过节之后,我们开始了解他的家庭。

镜头一晃,他直直走进屋,把一个醉醺醺的老女人从地上拖起,架到床上,胡乱裹上被子,用手擦了下她的脸,又嫌弃地在被子上抹了一下手,接着就拎着榔头狂怒地打那个外面的男人。

在老女人后来的两次出场中我们逐渐知道,这是他的养母。她一直在包养年龄小自己很多的男人,因为养子一直同她作对,她只有以这样的方式寻开心。

而他之所以如此叛逆,是因为她太早告诉他自己被抛弃的事实,并且又不肯告诉他自己的亲生父母。

他恨她置自己于孤独,让他从来没有归属。

后来他又讲狠话刺激养母,养母终于心灰意冷,懒得再同他相互怄气,给出了生母的地址。

就这样他上路了。

或许他不求被接纳承认,只要一句冠冕堂皇的解释,象征性地安慰他这么多年未曾落脚的疲惫独飞,和小心翼翼的辛苦期待。

然而生母碍于身份,不能与他相见,只能远望他离开。

大风呼哧哧鼓动他的衣衫,昏暗的天光里,他大步踏得硬劲,不回头一次。

他不幸的始作俑者拒绝解救他,多年的苦涩希冀与等待被宣判完全没有意义。

这里没有被母亲接住下地,

其唯一下地的方式,必只有死亡。

接下来,不知道他为什么办假护照,又为什么挑衅黑帮,只知道那场打斗伴随着咿咿呀呀的朦滞配乐,像是他最后的逍遥。

跑船的被他连累,埋怨说刚才那帮人真该一枪把他打死。

听到死亡,他笑了没有答话,想了想,开始说,“喂,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

跑船的立刻打断他,说这话只能哄女孩子。

他不知道他的心结,当然也不知道没有脚的鸟是什么含义,看到他的落拓欠抽,他只骂他是唐人街垃圾站捡回来的醉鬼。

说完,又像在为谁出气一样质问道,“飞啊,不是说你是鸟吗,倒是飞来看看啊。”

他瞟了他一眼,没有表情,目光平淡地说了一句,“有机会的。“过了一会儿又笑嘻嘻地补充道,“不过到时候你别嫉妒啊。”

这番话,像是在预告自己的死亡。

下一秒,他中弹,无脚鸟落地。

镜头又慢慢荡到那片森林,浓浓的蓝青,气雾弥散在远方,混着茫茫的白。

天快亮了,他却马上想到不知今天的日落是怎样,这是怎样一个悲戚绝望的人。

就像最后在火车上,他说死时一定不要闭眼,因为要看见自己怎样死去,因为这么多年来,他只想知道落地是怎样一种感觉。

他生下来就没有脚,飞了很多地方,实际上哪里也没有去,一直盘旋在最初心结之处。

而落脚的安稳,是其一生之念欠。

( Wechat ID:imzhousichuan)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