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一一 8.9分

事情没那么复杂

社会路难行
2018-07-02 17:36: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两天重看了《一一》。《一一》上午英文译名为<A ONE and A TWO>,两个“一”字上下排列,就成了“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始于一。

当世事回归本质,本质是简单的“一”

所以影片从头至尾透露着一句话:事情没那么复杂。

从影片开始处敏敏敷衍劝说小燕,到中间大田开导面对初恋情人的NJ,再到结尾处简家夫妇坐在床边互相感慨。

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复杂的是人。人只能看到一半的东西,只顾眼前,不管身后。

NJ人生绕了一圈,以离开初恋情人的做法反抗被安排的人生,兜兜转转之下,还是做着他人希望的事情,唯一不同的便是爱人不在身边;

敏敏为了逃避日复一日的生活,逃到了深山,不过是奔向了另一种日复一日的无聊;

阿弟则像个左右摇摆的大钟,在新欢和旧爱之间摇摆不定;

婷婷得到了胖子又失去了胖子,一切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

回到了原点。对于现代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呀,奔波付出之后,结果是回到原点。

但我想杨德昌所想要讲的便是人世间周而复始的循环定律。这种定律在NJ的一对子女身上双双得到验证。NJ和女儿婷婷的约会片段中的平行剪辑一直被引为教材典范,婷婷和胖子的

...
显示全文

这两天重看了《一一》。《一一》上午英文译名为<A ONE and A TWO>,两个“一”字上下排列,就成了“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始于一。

当世事回归本质,本质是简单的“一”

所以影片从头至尾透露着一句话:事情没那么复杂。

从影片开始处敏敏敷衍劝说小燕,到中间大田开导面对初恋情人的NJ,再到结尾处简家夫妇坐在床边互相感慨。

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复杂的是人。人只能看到一半的东西,只顾眼前,不管身后。

NJ人生绕了一圈,以离开初恋情人的做法反抗被安排的人生,兜兜转转之下,还是做着他人希望的事情,唯一不同的便是爱人不在身边;

敏敏为了逃避日复一日的生活,逃到了深山,不过是奔向了另一种日复一日的无聊;

阿弟则像个左右摇摆的大钟,在新欢和旧爱之间摇摆不定;

婷婷得到了胖子又失去了胖子,一切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

回到了原点。对于现代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呀,奔波付出之后,结果是回到原点。

但我想杨德昌所想要讲的便是人世间周而复始的循环定律。这种定律在NJ的一对子女身上双双得到验证。NJ和女儿婷婷的约会片段中的平行剪辑一直被引为教材典范,婷婷和胖子的约会通过平行剪辑应证了她不过是在复制父亲当年约会的情景,就连在宾馆中胖子落跑的镜头也和当年的NJ如出一辙;洋洋也是如同父亲一样从小便喜欢上女同学,于人群中一眼认出她。

初看《一一》,最大的印象源于那个拿着相机到处拍人后脑勺的洋洋。这个古怪又固执的小孩承载着杨德昌所想表达真实想法。他代替杨德昌提出疑问:人为什么只能看到一半的东西?成年人奋力前进,以为人生是一条向前延伸的道路,努力便能到达终点。但如果人生轨迹是一个循环的圆,奋力前进的终点是身后的起点,那努力前进的意义何在?

但我想杨德昌想要表达的是,虽然人生兜转之下不过是回到原点,但站在起点和站在终点的人终究不一样了。如果人能够回头看人生的起点和终点,一定会发现长久以来的钻营、算计、攀比、执念都是白费功夫,他们终将会随着生命的逝去而烟消云散。然后又重新开始新的轮回,不断有人因为同样的事情烦恼着、纠结着、痛苦着,“一”又回到了“一”。

在这样一个严谨循环的框架之下,镜头更加注重表现的是人的情绪和环境的氛围。

整部影片弥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拥挤的客厅、狭小的厨房、随意摆放的物件......婷婷和胖子约会中,胖子兴致勃勃地说着电影,婷婷却说:如果电影和生活一样的话,那过生活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看电影?这时候的胖子就成了杨德昌的化身,一遍又一遍地向不明所以的婷婷(观众)诉说着无人理解的电影理念。

人的情绪在静止的镜头内被放大。《一一》的剪辑师陈博文在《十年,再见杨德昌》的采访中说,当一杯水在一个镜头中停留的时间足够长,人们总会对其进行思考。我相信《一一》采用如此多静止的长镜头也是为了让观众有足够的时间从中体会人物的情绪和心理变化。

很多人觉得《一一》是一部节奏慢得足以让人打瞌睡的片子,也许这是因为这部片子其实是生活最好的写照的证明。

生活没有那么复杂,它只是沉闷得让人打瞌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一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