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Faye
2018-07-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raise your daughter as feminist, she is waiting for rescue by men.”

将你的女儿养育成女权主义者,她却在等待男人的拯救。

和Hannah短暂相遇后,Nick被政府武装组织发现,June只能选择留在郊外等待未知的命运。她即将临盆,慌乱之中寻找出路,却不止一次回忆起自己的母亲。

“她一直都是对的,她早就知道。”

她回忆起和母亲一起参加维权集会,集会中的女性振臂高呼,无所畏惧,她记得飘落的写满强奸犯的纸条像雪花一样多。她回忆起和母亲谈论自己的婚姻和职业选择,母亲的期待和失落呼之欲出,“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早结婚,做一个这么安稳的工作。”她回忆起自己在第一次生育时对自己的担心,希望依靠着医院,医生,丈夫和母亲,那时母亲却说,“你比你自己想象中强大。”

这一次她身边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依靠,她靠自己独自完成了生产。这回忆更像是自省,追求短暂安稳的惩罚。June彻底从一个普通家庭的人妻变成了一个追求自由的女斗士。她在蜕变之中意识到,母亲争取独立,争取平等,或许是为了让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和时时温暖,处处呵护的爱不同,期待你变得足够强大,期待你有独立的意识,期待你在逆境中成为自己的力量,也是爱的一种形式。

风雪之中,一只黑狼在远处伫立,他们四目相对,如同灵魂的审视。这种审视,或许预示着June狼性的觉醒。在恶劣环境下生存的狼,和非人处境下想要生存的自己。

在有机会杀死Serena和大主教的时候,June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枪。杀死一个Serena和大主教不会有改变,现阶段他们反而会站在保护她腹中孩子的利益相同边。个人的力量有多渺小,在极端政治环境下可见一斑。任何反抗都像是丢进水里的石头,激起一层薄薄的浪花,甚至不会留下一点痕迹。只有屠宰场上鲜红色的血祭,高吊着的套头绳,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每一个基列国平民,打消心中反抗的萌芽吧,革命从来不缺少牺牲者,聪明的你不会想是下一个。

杀死精神,将非正常的现象冠以宗教的常态,是政治统治的重要环节。对生育和繁衍的狂热信仰和对侍女的非人虐待都有着宗教的合理信仰——God让我们这么做。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就是在违背God。极端信徒Serena和大主教是宗教信仰狂热的拥趸,所做之事皆为合理,神权大于人权,质疑是对神的亵渎,一个完全封闭的死循环。然而基列国的政治核心,掌握军事实权的主教们,却是支撑着荡妇俱乐部的重要组成人员,一种游离在宗教信仰之外的合理特权。熟练地运用“双重思想”的伪君子们,能够“同时持有两种争锋相对的观点,明知道它们两者之间的矛盾又深信不疑;用逻辑来反逻辑,一边拥护道德一边又否定道德”。(《1984》)

他们运用这种“双重思想”逃避了心中的负疚感,期待他们有所转变,几乎是不可能的。莱维《被淹没与被拯救的》中展示了他所收到的德国读者的来信,有一些令他难以忍受的思想,我看到了莱维冷静的愤怒。但是期待他们对受难者的忏悔,是清醒之人所有的意识。这种清醒的拷问不会进入施害人内心,潜意识中他们甚至不曾认为自己在施害,“施害”皆有理由——服从指挥,服从上帝,服从当时的政治形势,服从求生欲 … 然而他们不能够服从于愧疚感,不能够服从自由而平等的人性。前者代替后者让他们寻找到自己行为的合理性,是可以或值得被原谅的。他们不思考后者是否不值得被原谅,思考即意味着惩罚,如果他们是愿意承担惩罚后果的,就不会偏执地寻找前者的合理性了。因此,期待他们跳出这种逻辑,几乎是不可能,又或者说非常困难了。

从Serena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她出访Canada,看到满街自由谈论的女性,和男友互相亲吻的女性,匆匆行走着工作的女性,她一定看到了女性在某种程度上获得的平等权利所带来的和平。她悄悄收下了火奴鲁鲁的香烟,又把它烧成灰烬。她是一个自律的教徒,维护建立在信仰之上的一切制度,哪怕这制度带来侍女和革命者的家破人亡,哪怕剥夺了她作为女性的工作和写字的权利,哪怕丈夫在她偷偷帮助一位生病的婴儿时以教义鞭挞她,她仍然能从信仰里获得力量;她爱她的信仰——以她的信仰为基石建立起的基列国是她信仰的具象体现,哪怕有无数人反对,她仍然能够骄傲地站在那里,维护上帝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永远不会出错,因此不需要去思考其他的合理性。她坚信基列国能够恢复低迷的出生率,牺牲侍女,牺牲女性都是合理的。然而造成低迷出生率的原因真的是女性吗?这是她拒绝去思考的。

我从未期待过Serena的转变。

比起直接的暴力冲突,侍女的故事主要着力在女性群体和群体之间,女性群体和男性群体之间的非直接暴力冲突,把变态的日常假装成常态的压抑感更让人感到恐惧。June不能代表侍女的群体,这不是集体的反抗,这是个人的反抗,然而它只能“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从一代人到下一代人,通过这种方式来传播认识和经验”,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

2018/07/23

人性的矛盾令人着迷。我曾经认为Serena是不会有所改变的,她有她的信仰坚持,然而Eden的死,让她意识到“女儿”在基列国没有未来。她对孩子的爱改变了她。

她联合所有的主教夫人,勇敢地站在大主教面前,要求提出修正案,要求女孩和男孩一样有阅读识字的权利。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 In him was life, and life was light of men.And the light shineth in the darkness.”

“I have tried.” Serena被割去了小指,她满脸疲惫,也许她也无法做到她想象中的strong enough吧。

最后二十分钟情节十分紧凑。Emily杀死了Aunt Lydia,在以为厄运降临时迎来了自由。June在尝试了数次逃跑之后也终于等到了时机,然而为了汉娜她选择留在这里。

Wife,Handmaid,Martha,Mother,Daughter,Girlfriend,Queen,Bitch,Criminal,Sinner,Heretic.

If they are together.

希望正在萌芽。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使女的故事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使女的故事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